第三八九节:咱们慢慢玩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21 15:53字数:1145424

随后听得陈蓝龙在电话里答道:“哦,张志兄弟啊!你的事我知道了,我已经和唐大哥他们,安排人手在法院等着了,你说说要怎么做吧!”

不错,不错啊,总算还有一步路可以走!

看来大蓝哥这个人挺不简单的,也难怪他第一个出来追杀他,就怀疑他杀刘天龙的事有些蹊跷。张志应了一声说:“真是太感谢大蓝哥了,到时看情况再说吧,相信大蓝哥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明白了,放心吧,张志兄弟,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陈蓝龙的语气有些冰冷,让人感觉得到他的野心。

张志挂断电话,故作郁闷的把手机举得老高,望着两名法警大声叫道:“靠他妈,居然找不到一个律师来帮忙,找不到就找不到,本大爷靠我自己还不行吗?”

“哎哎哎,你请不到律师也别拿我的手机出气啊!”那警察一把夺过手机说,“我们快点去法院吧,不好意思了,小子!”

说完,他拿出一副手铐把张志给铐上了,让他又郁闷的戴了一回金手铐。然后,两名警察带着他上了一辆警车,向法院开了过去。

张志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移动的景物,心里总是忐忑不安的,不知道诡计多端的大良哥要让他面对的是什么,也不知道陈蓝龙的最后一条路,会不会还要出现问题。

来到法院时还有两分钟就开庭了,张志被直接带到了被告席,比上次更郁闷的时,这次是被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好像以为他要逃跑似的。

其实,张志如果真要走,凭这铁笼子,又如何约束得了他,关得了他?这些人啊,未免也太会异想天开了!

除了原告方那边还是坐着那些死去的警察家属满脸凶相的直着他,还是李潇那个鸟人为他们辩护外。和上次不同的是,被告席这边没有一个辩护律师;还有一点不同的时,唐若琳不在现场,但最不同的是,大良哥和一帮显得有些神的人也坐在听众席。

当大良哥看到张志看向他时,不由对他得意的嘿嘿一笑,还举起手来挥了挥。那个动作,那个表情,简直就是非常欠扁的那种。

张志看得直咬牙,心想你个老贼就慢慢在那里得意吧,呆会儿再让你见识见识本大爷的厉害,嘿嘿,到时候可别怪我太残忍。

另外听众席上还坐了一些时常注意着大良哥的人,也不知道是大良哥还是大蓝哥安排的手下,只希望是陈蓝龙的兄弟们了。

法官走出来了,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仪式,便正式开庭啦!

李律师站起来向上次一样陈述了诉讼词。便一脸镇定的走到了张志面前说:“以前我问过的话,不想再多问一遍!你直接把4月12日晚上和13日的情况说清楚吧!”

这句话让张志感到心里有点虚,因为这一切都是大良哥设的一个局,但他还是学着李律师,作出一副镇定的样子说:“以前说过的话,我也不想再多说一遍!”

李律师微微一笑,今天他的第一个表情就是微笑,看来麻烦大啦!听得他说:“好,很好。法官大人,请让证人刘思琪出庭作证吧!”

随着一声传呼,刘思琪缓缓的走到了证人席。她静静的望着张志好一会儿,对他摇了摇头。张志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大良哥,想着这个女人竟然是大良哥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棋子,感觉真是天意弄人,不由冷冷笑了笑。

“请问证人刘思琪,上次你说你和被告从十点过开始聊天一直聊到凌晨三点过,请问这是事实吗?”

刘思琪嘴巴动了动,好像很想说话,却怎么说不出来。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大良哥,闭上了眼睛才说:“这不是事实,那是被告逼我撒谎骗大家的!”

她说完,除了大良哥和他背后那帮神秘人,早料到结果外,几乎全场的人都躁动起来。原告席两个家属站了起来,盯着张志,满眼的怒火,还是旁边的警察把她们拉了下去。

张志这时想着刘思琪在早上告诉他的那些话,一面摇着头,一面痴痴的笑着。或许他已经彻底崩溃了,尽管在她出来的那刻,他就想到了她会这么说!

李律师又笑了笑,看样子他今天神气惨了。他走到刘思琪面前说:“请问证人,你说被告上次是逼迫你作假证,那么他是如何逼迫你的呢?”

刘思琪再次看了一眼张志,或许她此时心里犹如刀割一般,难受至极。她沉默半天终于开了口:“我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了他利用异能屠杀巨兽的事,还有他超强的自愈能力,就想到他既然能使得伤口不治而愈,应该也可以治好我妈妈的病。”

“于是我从那时起就开始找他,直到12号那晚才找到他们家,可是他却不在家,我见他房门坏了,就走了进去。我等了很久,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在别人家里,怕影响不好,本打算离开。但想到妈妈的病,就继续等他回来。直到凌晨三点半左右,我都很困了,他终于回来了。”

李潇听后,笑了笑说:“大家听到了吧,那晚张志是凌晨三点半才到的家,这刚好和作案时间吻合。虽然马头山和他的住址有一点距离,但对于我们张大神来说,用不着一分钟吧?”

说完话,他一脸得意地看向了张志,好像在说:“偶像,这回我可以打败你了吧?”而张志却是沉默不语,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刘思琪却很是心痛地看了看张志,好一会儿才说:“接下来,我就把我妈妈的病情说给他听,求他帮我治一下妈妈的病。谁知他只不过是一个伪君子,他说要我治妈妈的病可以,必需要我答应他两件事,一件就是说他如果被抓,要我帮他假证。另一件就是他看我漂亮,要对我,呜……”

她又一次哭了,可能是因为帮大良哥一起陷害张志而心痛的哭了,却刚好融入了证词中,听众席的一些人看着张志,都显得很愤怒。

张志冷笑着摇了摇头说:“从证人编造的故事中看,我并没有逼迫他啊!”

刘思琪转过头去,抽泣着说:“张志,你这披着人皮的禽兽,你不必狡辩了,我说的是事实,根本没有编造什么!后来他跟我去Z城治好了我妈妈的病,然后对我说,他能救活我妈妈也能杀死她,一切就看我是不是乖乖听话了。”

张志淡淡一笑,又问道:“你不要捏造故事来骗大家了,那我问你,又是什么原因让你现在到法庭来这么说呢!”

“做完假证后,我忍受不住良心谴责,就把张志救妈妈的原因告诉了妈妈。妈妈听了很气愤,她说她宁愿死也不愿让张志这种伪君子逍遥法外,叫我马上回去告诉警方这个事实!”

张志听她说完,强迫自己一定要保持镇定,要是被法院判罪,他就永远也抬不了头啦!搞得不好,真的要成为公敌。

他点了点头说:“证人的故事编得非常好,太让我佩服啦!不过我请问原告方,就算刘思琪的故事是真的,那也只能说明12日那晚我到凌晨三点才回家而已,叫她帮我隐瞒一些事情,并不能说明我去杀了那些警察。相信那段时间不在家的人多的是,凭什么偏偏怀疑我?”

这话说得不错,张志就是张志,不愧是经历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人,在这个时候,依然能保持冷静,脑子也反应很快。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