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零节:太不好意思了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19 12:57字数:1145424

唐若琳则向车子开来一枪,猎枪上的散铁沙打在车子上,溅起了很多火花。/见得她继续把枪口又瞄了过来。

菲菲怕呆会真把事情搞大了,赶紧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姐姐,我们是罗瑞和诗娜啦,回来给你们报喜的,兵工厂已经被我们拿下啦!说完,她打熄了汽车灯,把车子里面的灯光给打亮了。

唐若琳两人这才看清楚了车子里面,见得当真是菲菲和张志两人。唐若琳歪头笑了笑说:好你个死妹子,竟然也会学乌鸦怪叫,装神弄鬼的吓你姐姐!

露西见状,激动的冲了过来,靠在车门望着张志大叫:罗瑞,罗瑞!我哥哥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啊?我担心死他了,你就快点告诉我吧!

或许是菲菲的开车技术太好了吧,在她停下车后,他就觉得心里闷闷的,特别不舒服,没有心情和他们说话。

现在见露西问到自己头上来了,他才缓缓的打开车门,打算把其他人的情况告诉她。谁知,他刚打开车门,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忽然感到五腹六脏沸腾得厉害,再也抵挡不住胸口那股沉闷的气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把唐若琳做的好菜全部喷到了露西的脸上。

露西觉得恶心,赶紧拿出纸巾抹掉脸上的秽~物,但还是继续非常担心的问道:罗瑞,求你快告诉我,我哥哥到底怎么样了,他千万不能死了!

张志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心口没有那么沉闷了才开口说:露西老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做诗娜的乘客比玩过山车都还要霸道几十倍,晕哇他话还没有说完,又喷了几口出来,露西的脸都还没有来得及擦干净又给她添上了。

菲菲在旁边见状,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我开车技术好着呢,只是想不到你这么窝囊!露西老师,我劝你还是早点闪开吧,依我看,呆会儿他可能还要往你脸上喷!

你放心吧,你哥哥现在好好的,一点皮外伤都没有,露西把他安排去整理兵工厂去了,可能要天亮才会回来。我哥哥嘴里喷出来的东西很臭的,你回去赶紧把身子洗洗吧,然后睡一觉,醒来保你能见到你哥哥!

张志转过头,恨恨的瞪了菲菲一眼,赶紧跳下车去,长长的吸着凌晨时分的冷新空气。总算觉得很舒服的转过头来望着唐若琳笑了笑,做了一个很猥琐的手势。

唐若琳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四十了,也因为没有炼功的原因,渐渐感到身子有些疲软起来。现在张志不会因为炼双修**而怎么样,她反而因为身陷其中了,这功法还真是邪门啊。

只是露西在这里,总觉得有些不方便,她望着张志点了点头。

然后走到了露西的面前说:露西,诗娜说得对,你看看罗瑞把你脸上弄得好脏,赶紧去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吧!罗瑞他们不都说了你哥哥没事,天亮了就回来吗,一觉醒来不就刚好可以看到你哥哥了!

嗯,我这就去洗洗身子,那样子也能更精神一些。你们困了就先休息吧,呆会儿我继续等我哥哥回来!露西说完便向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唐若琳等露西走进去一会儿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用国语说:唉,看来今晚要炼不了功了!

张志淡淡的摇了摇头,还打算今晚和丽莎再来一次呢,看样子是弄不成了。准备趁现在马上和唐若琳去房间开始炼功,忽然又觉得肚子里闷得慌,看来是想把早上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才罢休。

他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向洗手间冲了进去,又是一阵猛吐。吐完后,拿过杯子揭了两杯水来溯了一下口。

终于感到脑子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他正欲转身向洗手间外走去,却闻得隔壁浴室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刚才露西不是说要进来洗澡吗?

张志看了看隔着浴室和洗手间的那堵没有到房顶的墙,只要巴到墙上去就能看到隔壁的无限风光,不由嘿嘿的笑了笑。

哎呀,今晚和她做不成,能爽爽的看看也不错啊。张志忍不住了,跳起身子就抓紧了墙顶,把头探了过去。

但见得露西老师所有的衣服都挂在了衣架上,包括她的内~衣在内。

张志心里有些激动,赶紧继续扫视过来。只可惜,这堵墙虽然没有顶到墙顶,但是很宽。露西躺在浴缸里,只能看得到他的头,连双峰都看不到。

张志郁闷的跳回洗手间,看了看墙顶到房顶的距离。看到那差不多融得下一个身子的样子,他倍感惊喜,赶紧又跳了上去,打算把身子卡在墙顶和天花板之间。

谁知他双手抓在上面,由于缝隙太小,想要上去却非常的费劲。

这时张志已经看得到露西老师的双峰了,浑圆而丰~满,白嫩白嫩的在水中更是另一般风光。他越看越忍不住,想要再上去一点继续看看下面的风景,就汇集力量,猛的向上冲了一把。

不料这下子用力过猛,把他整个身子都送了过去,听得扑通一声,就掉进了宽半米长两米的大浴缸里。

只怕露西大叫,张志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捂住了她的嘴,不停做着嘘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叫喊出来。他们两个的身子现在就在浴缸里紧贴着,由于水里放了很多沐浴露的原因,他感到她的肌肤异常的柔滑细嫩。

全身无任何丝物的面对着一个高大而帅气的男人,还以为自己没有偷吃过禁果的露西,此时是一脸绯红。

感觉到他下面好像有根棒子在顶着自己的大腿,她很快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因为有一次亚卡多在河里洗澡把裤叉掉了,她无意中看过那男女不同的地方。

张志此时就算是再想做露西也放不下脸皮了,他不好意思的从浴缸里爬了出来说:真是对不起,刚才我看到墙上有一只蝉螂爬到了墙顶,想把它打死,谁知道一不小心就滚过来了,还掉到了浴缸里!你放心吧,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什么没有看到。

嘴上这么说着,张志双眼却是忍不住的时不时往浴缸里看着。因为他那句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潜台词正是:除了你的身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事实上,张志这句话本来就不该说的。要是他真的没有看到,还需要狡辩什么?

露西看着他的双眼不停的扫视着自己的身子,觉得有些害羞的翻转过去,打算用背面来对着张志。不料她翻转身子时,把浴缸的水给荡漾开了,把那丛~林地带暴露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水浸润过的原因吧,在露西翻转身形那一瞬间,张志看到的风光,一片姹紫嫣红,觉得比昨晚看到的要美丽得多。

感觉到张志半天没有走,露西老师声音有些吞吐的说: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出去!

其实张志也很想走,可是看到她那光滑如玉的背,在清水中白得透明,又想着那片满园花红,就觉得浑身充血得有些麻木,叫他怎么也不能移动半步身子。

或许在以前,就像当初站在陈嫣茹身前一样,他能够忍住。但是现在他什么也不管了,只在意自己的当时的心情,不想在考虎太多。

确实,现在的张志,已经有了几分的邪恶,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邪恶,其实这也是一种个性。

大约过了几秒钟时间,露西在这种被一个高大帅气威武,充满阳光之气,集聚男人许多优点的男孩面前一丝不挂的尴尬场景中,她感觉就像过了大半天一样。

她保持身形的侧过头,向后微微看了一眼,见张志还没有走,心里猜想着接下来他会干些什么样的事,自己又会从那些事中感觉到什么。

她不由有些畏缩有些渴望的说道:你怎么还不走,是不是从上面摔下来把脚给摔疼了?

张志正愁找不到借口搪塞自己这种不合情理的行为,没想到露西竟然给他找到了,看来今晚有戏。他故作不好意思的说:是啊是啊,摔得双腿麻麻的,走都走不动,你说这该怎么办才好啊?

那,那你就呆在这里不动,等我洗完了在扶你出去。本来露西只是随口回答,可是当她说完这句话,心里惊得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在这个时候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张志听了,感到很意外很惊喜。因为她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你继续看吧,一直看到我洗完。我从浴室把你扶出去,让她们都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了些什么。

毕竟露西也是一个二十一二的女人了,她这种全身上下都熟透的老处*女肯定也早就希望得到男人的滋润啦,说不定她经常偷偷裹在背窝里自我安慰呢。

张志用江涛教给他的这种猥琐想法,自嘲的摇了摇头,却是觉得他今晚和她不些事情恐怕是不行了,他试着意味深长的说道:露西老师,对不起

具体对不起什么,他故意不说出来。

露西应了一声: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其实也不想这样,只是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把腿给摔痛了,实在是没有办法!

不,不是!我不是说今晚的事,我是说

不是今晚的事?露西很惊讶,把身子又翻了动来。于是张志又看到了她那片无限美好的美景。见他正看着自己的三个部位,她赶紧又把身子转了回去。

是昨晚的事

露西想着昨晚怪怪的感觉,朦胧中好像被一个重重的东西压在身上,下面还传来一种很疼很刺激很兴奋的感受。再次大吃一惊,不过这回却没有把身子翻过去,就这样说:昨晚生什么事了?

算了,我还是不说出来了,怕说出来你会很生气!张志继续故弄玄虚,目的就是想让露西在意会中渐渐明白昨晚生的事。

你说吧,我保证不生你的气!

保证不生我的气?不管是什么事都不生我的气吗?

露西听云落说完,心里不由犯起嘀咕,努力想着昨晚生的事。猜想难道那种感受是不是在makeloVe,不由把手指抚摸到了粉红的花瓣中,不知怎么的她摸了几下就感到浑身有些火热,并且好像再多的水都冲不掉一样。

她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了: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不会生你的气,你说吧!

你知道我们昨晚都喝多了,半夜的时候我被小便给憋醒了,醒来时却现我和你抱着躺在沙上。当时我们都没有穿衣服,而且我还看到你大腿上有几滴血渍

我明白了,不想生的事都已经生了,就让它过去了吧!

不,露西老师,其实我想跟你说对不起的也不是昨晚的事,其实我是想,我是想你不知道我昨晚在梦里感到很快乐很舒服,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此时张志已经脱完了身上的衣服,蹲到了浴缸前,试着把手摸到了露西老师的后背上。

感觉到张志的手,露西惊得猛的翻回身来,但见得他此时也是一丝不挂的样子,他的兄弟现在也是昂挺胸,好像一而不可收拾。她呆呆的看着他的兄弟好久才说:罗瑞,你,你你想干什么,干嘛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了?

衣服都打湿了,穿久了会感冒的?

哦,那你就不要穿,等我洗完出去帮你拿两件干衣服进来。只是,只是你摸我背干什么?

我,我,我想跟你搓背!

露西此时忽然嫣然一笑,充满了无限的深沉意味,她说:那好吧,反正你的脚都痛得走不动了,不由就帮老师擦洗一下身子吧!

总算搞定了,所幸自己昨晚做得够温柔,让她爱上了那种神奇的感觉。

张志这时也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坏到了极点,猥琐的笑了笑说:老师,我的腿真的很痛,蹲在外面觉得很难受,而且夜里阴冷阴冷的。

言罢,他还故意打了一个喷嚏。

此时张志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像江涛说的那样,一直都在装腔作势,其实他是猥琐到了极点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