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小说:末世之进击的女配作者:酸菜汤更新时间:2018-12-14 15:14字数:212672

等楚冉收到鱼江江的信号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楚冉顺着信息的方向,使出空间转换术钻进了g基地的研究室。狭窄的走廊里很安静,楚冉只听得到自己脚下的步子声。顶上的摄像头已经被人用暴力手段破坏了,在地上,楚冉还能瞧见现场一些碎裂的玻璃和铁片。

楚冉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她拐到走廊处,一条蜿蜒的小血流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血流的源头是七八具被割掉头颅的半尸人。

那被踢到角落里的头颅还对着楚冉瞪大了充满血丝的双眼,嘴巴一张一合,朝外吐着泛着酸臭味的血。

楚冉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这可能又是鱼江江他们的杰作。

在这条走廊上,大大小小的实验室的门都被打开了。

忽然间,一道响亮的枪声从不远处的实验室里传了出来。

身子还没站稳,顾凯之就从身后钻了出来,微微地弯着腰,他的脸靠得很近,一股冷气吹到楚冉的侧脸上。楚冉本来想喊声,但对上他的目光后,那声自动就被咽了回去。

真是悲催。

“你还活着呀。”现在的她很矛盾,一边希望顾凯之能救出简泽,一边又希望这家伙能在营救的时候挂掉。这是种赤果果的心里报复。确实,她还是很讨厌他。

楚冉一把推开了顾凯之,嫌弃地丢了个眼刀子后,又继续往前走。

“嚯..”

“你别说话。”她的眼里满是冷意,狠狠地投在顾凯之的脸上。用句老土的话来讲,要是用眼神能杀人的话,那顾凯之早就死了不下千次了。

顾凯之没有顺从楚冉的意思,一把拉着她往前头的实验室里走去。一进门,楚冉就看到鱼珊珊的背影,她蹲在地上,原本扎好的马尾已经洒落下来。

蓝色的外套上沾着鲜血,光看背影和那姿势就有种萧瑟之感。

“你蹲在那儿做什么?”

鱼珊珊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缓缓地站起身来。等她转过身来时,突然之间,她猛扑过来,快如闪电。楚冉忙往后拉了一步。

可到了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是虚惊一场。顾凯之早已在鱼珊珊的周围建起了空间屏障,无论她怎么挣扎都出不去。

眼前地鱼珊珊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小巧的脸上满是伤口,那双眼睛里朝外吐着白色分泌物。一滴又一滴,眼泪珠子一般的大小。

“嚯嚯嚯。”鱼珊珊用指甲死命地去抠空间屏障,但是毫无作用。

“她怎么变成丧尸了?”楚冉深吸了口气,明知道顾凯之回答不了,但还是问出了这声。

“那鱼江江呢?怎么没有见到她?”顾凯之那张扑克脸也露出了难得的紧张表情,双眉皱起,神色严肃非常。

这会,两人难以交流,那么无措,无力。

‘啪’!

在屋子里的水槽内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紧接着是一阵湍急的水流声,水龙头开了,水从里头蹿了出来,一下子就灌满了水槽。

楚冉的脸上露出警备的神色:“我们出去。”

顾凯之伸手示意楚冉等下,这房间里古怪得很,g基地的人可能还控制着这里,或许是夏余?

楚冉上前几步,想去把水龙头拧紧,但忽然间,那水就跟发疯似得,化成十来把水箭朝她刺来。

那一刻,楚冉立马在身前造起冰墙抵挡住了水箭。水箭的威力很大,在冰墙上头裂出了好几个缝。有惊无险,楚冉又发动异能,让屋子里凡是有水的地儿都被冻成了冰。

**********

楚冉爆掉了鱼珊珊的头,动作干脆利落。她在顾凯之所设置的空间防御罩周围又附上了层冰。等出门的时候,顾凯之走在前头,楚冉跟在后头。趁着他不备之时,楚冉把那镀着冰的空间防御罩搬进了空间。

g基地的研究所基本上已经被顾凯之搅得天翻地覆了。楚冉走了半天也没在这儿瞧见除了他们外的活人。满地的尸体和鲜血,触目惊心。

“你们还没找到他对吗?”

顾凯之点头。如果没有找到简泽,那么这次的行动就是白费了。鱼珊珊死了,鱼江江下落不明,怎么算都是他们亏了。

在g基地广场的上空出现了许多生着长翼的舔食者,不知为何,他们都朝着广场中间的雕像撞去。

楚冉眯了眯眼睛,远远地望去,这才发现雕像上头站着一个人。他的身量矮小,右手费力地抓着旁边的石头,试图不让自己掉下去。

有件事儿让楚冉很惊讶,为何舔食者撞上去都避过了顶上的那个怪人。这样的场景有些诡异,让她想到了磁石,或许这人的身上也存在着类似的宝物吧。

等楚冉靠近石雕的时候,她才看清眼前人的脸。那人是夏余,他的头发变得有些长,嘴角都是胡渣,看上去很是邋遢。他望向楚冉的双眸里满是害怕地神色,这样夏余让楚冉觉得陌生。

“你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旁边的舔食者闻到鲜肉的气味,越愈发地狂躁,朝着楚冉冲来。从楚冉的周围散开冰雾,缠绕在舔食者的周围,无数锋利的冰刃飞向舔食者。他们应声而倒!

夏余吓得差点摔下去,抓着石雕的大手上已经磨出了血。在他的周围升起水墙,他是水系异能者。这不免让楚冉联想到实验室的场景。那发疯的水柱...

“你们放过我好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们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们了,我把g基地都送给你们,真的都送给你们!”夏余苦笑了几声,眼里的胆怯和害怕看得人心凉。

“快告诉我,简泽在哪里?”楚冉的冰刃指向了他的额头,只要稍稍一发力,他的额头就能被刺穿了。

他不敢动自己的脖子:“简泽?谁是简泽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冰刃已经扎进了他的眉心,一丝鲜血溢出。

“你真的都忘记了?”

“我..我...”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顾凯之用土刃刺穿了他的胸膛。那一刻,楚冉觉得心都被提了起来。

她就算找到夏余也找不到简泽的下落。

夏余从石雕上跌落,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狰狞。在他的身上忽然生出了一层厚厚的茧,楚冉只觉得怪异,立马用冰墙围在茧的外头。这冰墙又不是普通的冰墙,只要楚冉动一动手指,墙面上就能冒出无数把冰刃直直地刺进茧内。

但是此茧也非同寻常,比钢铁还要坚固几分。任是楚冉使出多少柄冰刃都不能动它分毫。

“这到底怎么回事?”夏余明明已经死了,但是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这家伙该不会遭就在自己的身上动过手脚?死后也如同凤凰般涅槃重生吗?

现在的楚冉拥有十级的异能登记,但面对眼前的茧,她显得有点束手无策。手心已经冒出了些许冷汗。

楚冉在心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照这情况发展下去,夏余就是要破茧而出的节奏了。

嗤——

冰墙开始松动,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茧中的夏余开始蠢蠢欲动。

顾凯之的目光沉沉,手心之中早已酝酿出了一条火龙。火龙游向夏余的旁边,用身体团团将白茧包围住。

楚冉的冰墙在融化,片刻间,它就化成了水。

火龙身上的火焰越烧越烈,炙烤着白茧。火红的焰似含着冲天的怒火发出嘶嘶的响声,疯狂地燃烧,猛烈地想在它的身上钻出一个洞。要是可以,火龙也想将眼前的白茧吞噬殆尽。

白茧外头的丝开始脱动,露出缝隙,火苗见缝就钻。一切看起来确实是朝着光明的方向发展了。这会子,茧子里头的夏余肯定毫无防备,它说不准就跟蝉蛹一样有着软绵绵的身体,用火一浇就能被烧焦。

想着想着,现实又打了响亮的一巴掌。

火龙加速了夏余的破茧而出。

外头的白茧一下子炸开,露出里面的夏余。诶,不对,眼前的不明生命是夏余吗?它看来多么像只八爪鱼。圆乎乎的身体上生着几十只触角,一双圆滚滚的眼睛长在额头上。现在的他可是有十来米高了。

骨头被嚼碎的声音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但夏余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这期间,楚冉和顾凯之都没停止对夏余发动攻击,冰墙和土墙在半空中结合在一起,快速地冲向夏余的周身。这一切对于夏余来说毫无作用,他就像挡灰尘般轻轻一拍,那冰土墙就被拍碎了。

楚冉嗤笑声:“你跟我的异能在他的跟前简直就是小儿科。”

顾凯之没吭声,目光里带着丝冷意。他使出空间异能一下子飞到了夏余的头上,夏余的眼珠子一转,费力地想盯住顶上顾凯之。可惜那眼睛又不长在顶上,根本就瞧不清顾凯之的情况,只好挥舞触手刺向顶上的人。

在触手快要接近他的身体时,顾凯之伸手用土刃一挥,触角的头部转瞬就飞出了十来米。

这样的情况出乎了楚冉的意料,顾凯之居然能切掉它的触手?

真是让人惊叹,要知道刚才的攻击可都被夏余给拍散掉了。

很快,事实证明,最终的boss往往都会有过人之处。比如,太被切掉了一只触手,那就会再长出两只。这简直比基因突变还来得厉害。

现在的她也有些想放弃跟眼前这只根本就没有人类意识的怪物进行决斗了。这样的怪物应该要交给奥特曼来解决才对。她开始力不从心。

肚子里不是还有个孩子吗?

要是找不到简泽,她应该带着孩子好好地活下去才对。

可现在的她又是在做什么呢?完全就是自讨苦吃的节奏。

顾凯之还在跟夏余纠缠,楚冉挣扎了许久后,用空间异能往后闪了十多米。

顾凯之注意到了楚冉,在闪躲间,快速地切换到了楚冉的身边。他的手按上楚冉的肩膀,将她推出了十来米。他的动作意思明了。他想让楚冉走。

这算是什么呢?在过去,楚冉记得顾凯之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她推向火坑。他就像看着跳梁小丑般望着在丧尸群里斗争的自己。自己如果是决斗场中冲锋陷阵的斗士,那么顾凯之绝对是在高级看台上拿着高脚杯细细品味美酒的看客。

可这一刻,一切都显得不一样了。顾凯之推开了她,把她推向了没有丧尸没有怪物的一端。

他还在愧疚对不对?楚冉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

身子如风般轻盈,缓缓地朝后飘去。现在的她毫无防备,以至于等夏余的微小火球超她砸来的时候,她还没有晃过神来。小火球刺进楚冉的额头,钻心的痛。脑袋里一切开始‘燃烧’。

顾凯之又想伸手去抓楚冉,但她用异能切出了百米,让他根本就碰不着。楚冉趴在地上,脑袋变得昏昏沉沉。

天边出现了一架巨大的战斗机,金色的机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战斗机的炮筒正对着跟前的八爪鱼。数十个炸弹毫不留情地砸下。

八爪鱼的身体根本就支撑不住,摇摇晃晃,也不甘示弱地朝着战斗机发动攻击。黑色的墨汁飞蹿上天,形成柱流,散开后,空气中的腐臭味就更重了。

站舰快速地变化位置,忽然间,从它的中央开始裂开,一把巨刃伸了出来。银白色的刃面,上面有着整齐的锯齿,每一寸锯齿上都带着强烈的能量。一刀下去,八爪鱼急急躲开。

紧接着一刀又是一刀。八爪鱼四处逃窜,黑汁飞溅,毫无招架之力。

楚冉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切迷迷糊糊,那么不真实。

在楚冉失去意识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阵温暖包围。她微微睁开眼,好像是白毛。

************************

等楚冉醒来的时候,她在一间开着暖气的房间里头。

她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跟前坐着一个人。虽然只有背影,但楚冉已经猜到是谁了。她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但说不出口,好像有东西噎在胸口,是难受的感觉,丝毫没有久别重逢的欢愉。

“现在还早,你应该多睡会。”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站起身来,缓缓地坐在楚冉的床边,伸手帮她理了理好被子。

“简泽,你不是死了吗?”

简泽露出一口白牙:“你想我死吗?”

楚冉拉住简泽的的领子往前一扯,一下子,两人就贴到了一起。简泽看得出楚冉还在气头上,在心里叹了口气,脑袋埋在楚冉的颈侧,深深地吸了口。

“楚冉,g基地已经没有了,一切都结束了。”

楚冉的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一把抓住简泽的手腕:“刚刚..刚刚我不是还在g基地吗”

“现在已经没了。”简泽云淡风轻地开口,起身在屏幕上挑出g基地的位置放大。现在的g基地果真是一片废墟了,在g基地的一角还燃着熊熊的大火。这意味着什么?曾经称霸一方的半尸群已经落寞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八字适合于任何一个时代。

对于顾凯之的下落一无所知,楚冉根本不知道。如果按照约定的那般,他应该会来找简泽帮忙治愈他。

但是他没有来。

很久后,简泽说,那时候,顾凯之飞进了g基地的大火里后就没出来过。得知这消息后,楚冉有点不理解顾凯之的举动。这是自杀的节奏?

她不相信顾凯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肯定趁着简泽没主意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无论怎样,这件事情也都已经过去了。在楚冉眼里瞧来,顾凯之已经变成她生命里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了。

是的,毫不相干。这样让她如释重负。

以后,她的生活就是在空间里种种田,养养娃,那么惬意和悠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两篇番外,顾凯之的番外和男女主的番外。

男猪去哪里了,番外里会交代。番外免费,我等会马上开起来,那么这文就打上完结标志了。谢谢一路支持的妹子,么么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