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由来一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6 15:46字数:315759

  佛教初传中国的时期问题,古来有种种异说,其中,以後汉明帝永平十年(纪元六七),迦叶摩腾与竺法兰,随从王使,来到洛阳,译出“四十二章经”为公然的佛教初传,乃是从来的定说似的,可是,後来由于学者的研究,逐渐明了,这个永平十年说,并不是传著事实的。不过,这个永平十年说的全部内容,究竟是不是由完全的空中楼阁?我认为:尚有研究的馀地存在。因为一般学者不信任永平十年说,所以有的学者乃以魏略西戎传及魏书释老志中记载有:前汉哀帝元寿元年(纪元前二),景卢受大月氏的伊存口授了“浮屠经”之事实,而取之为佛教之初传中国,又,另有学者乃反对这个“伊存口授说”而云:大月氏在公元元年左右,应该是在於大夏北方的,而尚未知有佛教,因此,伊存口授说也不是传著事实的。

  然而,如据后汉书的楚王英列传看,明帝异母弟的楚王英是於永平八年(六五)就信著佛教的,故据此正史所传,明帝时代,佛教已被中国人所知道了。这是目前有力的学说。

  佛教究竟是从什麽地方传人中国呢?在当时(明帝时代)以前,中国已从新疆省东南部爬越过葱岭,而与印度腱(本是牛+建字写不出来)驮罗地方即蕨宾,有商业上之交通,所以,可能是由此通路而传来中国的,因此,并不能断定佛教是於何帝何年来中国,宁可说是在彼此商业上的往来之间,腱驮罗的佛教乃自然地(不知不觉的)传入了中国的,这个看法,似乎是对的。而且公元六五年,楚王英信仰了这个,故在公元元年左右,中国的有些人,可能已知道了佛教。在进一步说。那末当时的佛教,究竟是怎样的东西?从印度看来,当时的腱驮罗,全可谓是大乘小乘并行的,同时,当地也已进人了腱驮罗美术的初期,所以楚王英所信仰的佛教,大概是小乘佛教,又说:楚王英做了斋戒、祭祀的行为,那末,当时可能已画出有佛像,又说有“伊蒲塞”“桑门”等语,故从此点看,当时也知道了有“优婆塞”、“沙门”之分别。然而,究竟传来了有些什麽经论没有?此事仍无确实可据的东西存在,所以当时所理解的佛教教理,其程度究竟如何?尚不得明了。

  然而,明帝以後七代七十年间,关於佛教的内容问题,殆无任何记载的流传,而始自於一四七至一七六年间在位的桓帝时,安世高、支娄迦忏,竺朔佛三人继续而来,译出了很多经典,所以佛教在实际上,可谓是这个时候才传来的。

  安世高是安息国的王子,他出家之後,建和二年(一四八)左右,来到洛阳,到灵帝建宁四年(一七一)左右为止,二十多年间,翻译了“安般守意”、“阴持入”、“大小十二门”、“道地”、“人本欲生”、“阿毗昙五法”、“四谛”、“十二因缘”、“传法轮”、“八正道”、“禅行法想”、等诸经约有三十部三十七卷之多,同时,可能有四部左右之著述。如据道安说,安世高精专於阿昆昙,通

  达禅经,务修禅观,开辟了禅数,所以他是小乘佛教的学者,并且是卓越的实修家。他就是一位实修家,所以才能够对当时的中国,种植了佛教,使道安。敬慕说:“若及面禀,不异见圣”,他竟成为历代.高明大德所咸赞叹的伟大人物。

  支娄迦忏是月氏国人,他於垣帝晚年,来至一洛阳,灵帝光和(一七八)中平(一八四至一八九)之间,译出了“道德般若”,“首楞严”,“般舟三昧”等诸经,又,“兜沙”、“阿闪(原是一门三人,但是写不出来)佛国、“宝积”等般若、方等、华严诸部之经典,也可能是他所译出的,所以大击迦忏与安世高不同,专门传译了大乘经典,其中,般若经的传译,特别值得注意。

  竺朔佛是天竺人,他带来了“道行般若经”的梵文本,而在灵帝之时,译出此经,此经可能是太过於直译,故有意思不通达的地方,可是,因此对於後来,倒给与一种好的影响。如此,垣帝、灵帝之间,大小乘均被传人,尤其是例如般若经,对於实际性的中国人值得惊异注目的经典也被译出。

  此外,据云:灵帝,献帝时,“支”译出“成具光明经”,优婆塞“安玄”与沙门“严佛调”共译了“法镜经”,“康孟详”与“昙果”共译了“中本起经”。严佛调可能是中国人并且也是出家人,他撰有“沙弥十慧”之书。吴的康僧会对法镜经加以注解,而“中本起经”是一种佛传的经典。由此可知:后汉时代的佛教,是比较有相当的进步的,尤其是恒帝好佛,奉祀黄金的佛像於宫中,献帝之时,

  “笮融”乃建立佛祠,读诵经典,举行了法会云。可是,笮融是藉佛教的名义而集众徒,在江苏一带,起了祸乱的人。从一般看来,汉代的佛教,必与黄老并举或连称“释者注:由黄老以解释佛教上这叫做格义佛教”,故对於佛教,还没有正确的知识,真正的佛教尚未普及於一般人,有时候倒会被认为:佛教是形成社会祸乱的根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