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拜访老同学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6 15:37字数:315759

  我叫叶知秋,三年前大学毕业后来到西南一个小城市谋了一份不错的职业,混迹于官场,可我渐渐发现我并不适应这种阿谀奉承的生活,几年下来感到很累,像一个戏子般在各种权谋中摇摆,几千年了,华夏人仍沉浸于这种人际浅规则中,让人不得不感慨这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难以大成,而且我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无奈,只不过早已安身立命,在自己的位置上得过且过罢了,还好,我仍是单身一族,没有太多的束缚,当我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倒让人大跌眼镜,大叹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了……

  我走出单位大门,回头望望,只觉得一身轻松,是继续找工作呢,还是回到学校读书,还真让人费思量。现今这个社会,科技已经相当的发达,华夏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不过话又说回来,人类就像瘟疫一样不断的繁衍,畸形的强大,但自身的生存条件却越来越苛刻,很多高科技领域都被当权政府为维护国家利益所控制,在军事、国防及科研等方面保持着自己的优势,而在民用方面却不是很多,面对日益膨胀的人口,各国政府都尽力规范社会的体制,保障个人的最低生存条件,只可惜实际的效果并不明显,有钱人毕竟是少数,贫富的差距相当的严重,就普通人而言,学习更多的知识增进自己的能力、加强自身锻炼保持强健的体魄才能在这种环境中更好的生存,基于此,对我而言回到学校去充实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的教育实行的是宽进窄出的制度,除义务教育外,只要你持有一个等级的毕业证书,那么就可以享受高一个级别的教育,从大学开始,每位入学的新生都须向院校缴纳较为高昂的学费,若交不起,可以申请贷款。当然,不要幻想着取得贷款后拖欠或者是不还,全国联网的身份验证系统不但详尽记录了个人资料并采用指纹、角膜等验证方式,每个人的信息都记录在一张身份卡上,在使用各种公共设施时候凭一张小卡片可以让你无所遁迹,一旦被抓捕构成犯罪行为,处罚会让你痛不欲生。在学习期间有各种公司企业赞助的奖学金,也有各种项目的开发或实习的机会,只要自己努力,足够让自己偿还贷款并维持最低生活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说,读书不是难事,难的是毕业,想要从高等院校毕业只有两个途径,一是很有天分,二是异于常人的付出,对于第二点,不是谁都可以忍受的,以至于从大学开始很多人到校园里混几年又不得不到社会谋求职业,不过这样也好,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毕业生的含金量。

  回到宿舍,想想该给父母去个电话了,也不知两年未回家的我在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后会不会被痛骂一通。

  “知秋,是你么?怎么这么久也不给家里来电话?”在几声嘟嘟声后就听见母亲那熟悉的唠叨了,“工作怎么样?身体还好吧?嗯~臭小子今天怎么记得给家里电话了,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妈,你都说尽了,还让不让我讲啊。”我懒洋洋的答道,“我辞职了……”

  “哦?辞职了……也好啊,你老不在家里,我和你爸都挺挂念你的,既然辞了那就会来吧,你四叔还说给你处对像呢。”

  “妈,你……你没有什么吧?哈哈,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看来你们一切正常,这下可好了!我决定了,准备去西南大学念研究生,开学时间还有两个月,我想到外面转转。”   “你想气死我啊?”

  “行了,妈,反正西南大学离家也蛮近的,我会常回去看你们的,到时候一定给你带个儿媳妇回去,就这样,你和爸都保重身体啊!”说完挂上了电话,若继续听她唠叨也不到什么时候。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除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一张电脑桌外其余大部分都是书籍,零件虽小但也摆放的错落有致,三年多了,处处透着熟悉……唉,除书和必要的衣物外该处理的就处理了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不知道你们能否明白?再想想即将开始的旅行,还真让人期待啊!

  处理好单位的事情,我背上行囊,踏上了南去的火车。我的下一站是华夏一个国际型大都市-南方市。在小城市呆久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像乡下人进城一样!我的思绪也随着车窗旁快速移动的景物飘散开去……

  “你知道么?由华夏、美国等联手开发的巨型网络游戏《异界》明天将在全国三大城市公开授号,我这次去南方市就是看能不能买到的。”旁边旅客的谈话引起我的注意,我收回思绪,见说话的是一个20出头的年轻小伙,从他那眉飞色舞的表情和发光的眼神来看,这家伙是一个地道的游戏迷。

  “有什么好稀奇的啊,现在网游无数,再好玩的也不过昙花一现,火爆一阵子便走向低谷,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么?”回应的是一个年纪稍大些的青年。

  “不是这样子的,以前的网游仿真最多能达到60%,而且经一段时间后,出现相应的游戏外挂,影响了游戏的公平性,还存在游戏规则太死板,场景、人物乏味等因素,所以不能长久,但《异界》却不一样。”说到这里,小伙明显提高了声调,“据其宣传简介来看,该游戏有以下几个卖点:1、由华夏、美国等国科学研究院经10年之久投资1000亿人民币联合开发,采用先进的虚拟仿真技术,以远古时代为背景,充分考虑了各国民族的信仰及神话传说,仿真度达到99%,并可以同时容纳40亿玩家同时在线还没有网络阻塞感,而且游戏宣称:一切皆有可能;2、在研发后期,各国曾邀请资深游戏玩家及网络工程师约20万人先后四次进入游戏进行内测,现在该游戏经过不断完善后已经趋近完美,杜绝了外挂,游戏一旦运行,将完全由一台超级计算机的光脑主管,工作人员将无法干涉游戏进程,每位玩家只能拥有一个账号,不需要通过电脑,只须购买等级不同的游戏登录器即可;3、游戏情节丰富且不拘泥,NPC也将人性化,连同怪物也同样存在升级和死亡,而且游戏里面风景独好,大部分是现代社会无法体验到的远古景致;4、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比为4:1,玩家在游戏里面的感觉基本等同现实感觉,比如,游戏中饥饿,现实中也会精神萎靡,需要下线进食,呵呵,听说在里面zuo爱也和真的一样哦……”看着大家炙热的眼神,小伙子咽了口唾液继续讲道,“最吸引人的是最后一点:游戏货币将开通和现实货币的互换,每位注册者的账号其实也是世界银行的账号,为了防止某些财团注入大量资金,现金兑换为游戏币将收取较高的手续费并限制最高额度,而游戏币兑换为现金则只收取5%手续费。这样一来将会产生更多的职业玩家,哈哈,真是幸福啊!”

  “这是真的吗?”刚才还不为所动的青年也急切的问道。

  “那是当然的了,这是我在官方下载的游戏简介。”小伙子说着便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叠打印资料,这家伙随身携带这东西,中毒还不是一般的深。

  我也被他们的谈话提起了兴趣,问道:“如果是在游戏中进食,现实中不进食,会不会感到饥饿呢。”

  小伙子见我一直沉默的都开始发问,得意地说道:“游戏设定每位玩家在游戏时候均有疲劳度和饥饿度,在游戏中进食会有饱的感觉,但如果现实中不进食的话,饥饿度会下降的很快,到了一定的下限会被强制退出,疲劳度却可以在游戏中休息补充回来,官方宣称游戏不会影响人体正常的生理机能,也就是说在睡觉中也可以进行,《异界》开发的是人脑深层意识部分。当然,官方推出的不同的登录器功用也是不同的,现在只有四种型号,从1000元到100万,高级的登录器是营养舱的形式,里面随时可以补充营养,可以让玩家连续在线1个周的时间,当然这也不是普通人消费的起的。”

  “的确不错,看你也算一个骨灰级的游戏迷了,难道你参加过内测?”我漫不经心的问道,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更有用的资料。

  “唉!哪能啊,说到玩游戏,我可真算是老玩家了,呵呵,《幻界》、《第二国度》、《传奇世界》这些游戏都玩遍了,可惜还不算‘资深玩家’,我的一个好朋友到是参加了内测,实不相瞒,我这次专程去找他,就是想以他内测玩家的身份多弄一个登录器来着。”

  “哥们,你看能不能让你那朋友给我多弄一个,呵呵,价钱好商量嘛。”在看游戏简介的青年听到这里,也忙过来凑近乎。

  “这我可不敢打保票哦,到时候我给朋友说说看,呵呵,即使没有买到也没有关系,等你进入游戏的时候,我带你不就成了。”两个家伙看我似笑非笑的没有搭腔,又热乎到了一起。

  这《异界》还真让人吃惊,虚拟网络技术在早些年就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只是不敢相信那高达99%的仿真度,以前的网游我也接触过一些,但游戏币和现实币的相互兑换还从未得到过官方的认可,而这次竟大张旗鼓的作为一个卖点,看来各国政府面对过饱和的人口及越来越贫乏的资源不得不利用网络游戏来缓解压力了,可是超级计算机的光脑又怎会有这样的能力呢?可以同时处理40亿在线数据,简直是不可思议,就游戏本身而言,超低的掉宝率和升级困难是肯定的,但是并不代表一些有组织计划的财团介入不能赚钱,这里面商机无限啊!呵呵,这些好像就我而言又可望不可及,有时间进入游戏体验一下那不同于现在社会的风情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现在所见的景物几乎都是人造,而且相当有限,到处高楼林立,一点自然气息都没有,希望在游戏中能够让人有重返自然、心旷神怡的感觉。

  火车进站,已经傍晚,我随着人流向出站口走去,只见通道四周张贴的全是《异界》的游戏宣传画报,各式各样的介绍充斥着人们的视野,周围人流中也有很多在讨论着《异界》,这次,看来真的不一样。

  我没有理会满大街铺天盖地的《异界》广告,得找个地方住下来先,嗯……去哪里好呢?我有数位老同学在南方市发展,这次来,我并没有通知他们,不知道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会不会有惊喜,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按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喂,秦风吗?干什么呢?你猜猜我在哪里?”

  “我靠!还以为你和禽流感一道被扑灭了呢,居然记得给我来电话,我说你不会在南方市吧,这玩笑一点都不可笑。”说话的是我当年的室友秦风,也是我在学校最谈得来的一个。

  “呵呵,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我刚下火车就给你打电话,还说我没有惦记你,你看我多么的惦记你啊,哦,对了,我还没有吃晚饭,没有地方住,没有……”

  “得得,我马上去接你,也不知道你是惦记我还是惦记着吃我一顿。”

  这家伙还是老毛病,尽爱说些疯话。看着四周川流不息的车流,有点想家了,为什么每次打电话总会被对方痛骂呢,父母如是,老朋友如是,看来我真的很少和别人联系,想想也是,都是别人和我联系的多些,难怪这些年来都单身了。

  胡思乱想一阵,秦风到了,丫的这家伙居然开辆宝马来接我,更想不到的是同车来的还有大学时的另一个同学-梁雅茹,原本就标志的她几年后真让人刮目相看,大美人一个嘛!啧啧,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当初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她的潜力呢?难道眼光有问题?

  “哈哈,知秋,你也有吃惊的时候啊?看看我们的美人怎么样,杀伤力够强吧?”秦风在一旁戏虐道。

  “去去,别说的这么肉麻,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和梁雅茹那可是纯正的友谊,哪像你啊,满脑子的坏水。”

  “哈哈,还纯正呢,还友谊呢,瞅瞅你那猪哥的模样,也难得,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色狼的本质呢,尽装的人模人样的。”

  “你们两个啊,都是坏东西,别闹了,咱们走吧,其它同学还等着呢。”梁雅茹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话说回来,杀伤力是够强的,还好咱免疫力强。

  我们笑骂着上了车,车子顺着车流缓缓的向前开去,坐好车的感觉就是爽啊!我看看车内装饰,价值也不菲,于是对秦风说道:“这两年你发啦啊,都开上名车了,是不是傍上富婆,做了人家的小白脸啊!哈哈……”

  “嗯……哦……”这家伙居然吞吞吐吐,肯定有古怪,这时梁雅茹转头过来,满脸的笑意,眼珠子不停的在我和秦风之间游晃。

  “是这样的,去年我让你来参加我和唐婉的婚礼,结果你这个家伙居然没有来,气死我了。结婚后我才知道,我的岳丈是科研院虚拟网络开发部的总工之一,也是九洲集团的总裁,婉儿是他老人家最小的女儿,倍受疼爱。我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婉儿居然中意我,所以结婚后我就到了九洲集团工作,以至于现在过的蛮好的,不过这也和我的努力分不开,我从未因此而放纵自己。呼,我现在全都告诉你了,你可不能笑话我。”秦风有些尴尬,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哈哈……”沉默了片刻,我终于忍不住这种怪异的气氛,笑出声来,就连梁雅茹也抿嘴偷笑。

  “都说不能笑话我的,我招谁惹谁了,你们这帮可恶的家伙。”

  “呵呵,我不是笑话你当小白脸,哦,不是小白脸,是你的运气太好了,居然被这么大的一个馅饼砸到,而是笑话你像偷吃了蜜糖的孩子似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即使你告诉我们,我们只有祝福你,说不定以后还要你关照大家呢。”从观后镜里看到秦风涨红了脸,我说道,“不过你也太不仗义了,守着个金屋也就罢了,居然瞒着我。”

  “就是,藏着、捏着的,生怕我们抢去了一般,就是在南方市的同学也是最近才从他口里逼出点口风,要不然啊,也不知道要瞒到什么时候,我就奇怪,当初结婚的时候你们恁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家公主样的人儿也愿意?”梁雅茹笑问道。

  “这是婉儿意思,在结婚前我真不知道她的身份,当初也是喜欢的紧了,她说什么我都信,后来她告诉我,很多知道她身份的公子哥追求她并不稀奇,重要的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对她那么好。结婚前我们也就见了双方父母,征得大家同意后就简单操办了婚事,后来我知道真相也觉得委屈了她,可难得的是婉儿如此通情达理,并不在乎这些。”秦风说完,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神色。

  “有道是各有姻缘天注定,莫羡鸳鸯莫羡人啊,我想你们的经历可称的上缠mian动人的了,我说啊风,有没有考虑过出本书什么的,绝对吸引人。呵呵,还有啊,刚才梁雅茹不是说还有别的同学么,今晚这客你是请定了,不让你出点血,我这心里怎么都不舒服。”我不打算这么放过他。   “就是,多请几餐都不为过。”梁雅茹也不依不饶的。

  “我怎么觉着你们俩有些夫唱妇随的味道,呵呵,知秋,我们的梁大美人知道你来了可是放下一切精心打扮了来接你的哦。”说道这,秦风转头过来暧mei的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你艳福不浅啊。”

  “要死了,开你的车吧。”梁雅茹神色扭捏地叫道,脸上两朵红晕在迷糊的车厢里显得更加娇媚。一时间倒是大家都沉默了,好像都有心事,而我则细细的玩味着刚才的一些话,这一切变化的太快了。

  “对了,你岳丈多少岁了?怎么有这么小的女儿?”我打破沉默道。   “婉儿是他老人家近50岁得的孩子。”

  “够强,做男人就要像你岳丈看齐,哎呀……好好的,你掐我干嘛?”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不知不觉间车已停在了泊车位,走出车外,那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十分刺眼,只见如峰似巅的现代化建筑群落中一座以冷光色为背景的饭店显得格外顺眼,我看看秦风,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到了,跟着礼仪小姐往里去,发现里面的布局别具一格,过道旁一棵粗大的榕树上稀稀地挂上几盏宫灯,树下是一条人工水流,临水布置了形体不一,高低错落的石头,但显得主次分明,别有味道,大厅里整齐地摆放着餐桌却没有拥挤感,四周墙壁上的壁画也独出心裁地画上了少男少女劳作的春耕图,一切都显得自然、亲切。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秦风得意的说道。

  “嗯,很好,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说完我向秦风投去会意的笑容。

  “如果我还不了解你,不是白和你做了那么多年兄弟了么?”秦风搂住我的肩头,真挚地说道。   “真受不了你们,肉麻!”梁雅茹打趣道。

  “羡慕啊,羡慕你也去找个人来让我们肉麻一番。”这话引的前面带路的礼仪小姐也动容微笑。

  上楼后进了一间较大的包厢,只见几张熟悉的面孔朝我迎来,夹杂着各种“问候”让我倍受“蹂躏”。

  “好小子,什么风把你吹到南方市来的,来之前也不通知一声,搞突然袭击啊,呵呵,前几天我们还念叨着你呢,”第一个上来的是个1.8m高的壮汉,名叫萧浩天,长的跟擎天柱似的,别号柱子,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唉,他也不掂量掂量这一巴掌力道有多重,快赶上降龙十八掌了。

  接着是一个长的较为斯文的大男孩,叫黄铭,带了一副眼镜,但晕的是,他给了我一个法国式的拥抱,一句柔柔的“好久不见,真想你”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逗得旁人大笑。

  后面的是一个女士,头发整齐地盘落脑后,神情愉悦,衣着简练,浑身上下透着成熟妇人的美,复姓欧阳单名裳,是黄铭的爱人,两人在大学时候就恋爱,毕业后一起到南方市闯天下。

  最后一个名叫郑爽,原本肥硕的身躯现在看起来更加恐怖,我们都叫他胖子,也是名副其实的,只是不知他父母当初怎么给他取了这么个不男不女的名字!胖子的拥抱倒是温柔很多,话也简单:“每次你总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不过不管怎样,见到你真高兴。”

  我有些哽咽,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算算在南方市工作的同学尽在眼前,多年后见面仍能找到当初在一起时的愉快记忆,这是难能珍贵的,一眼望去,他们也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不自觉的大家伸出手臂相互搭在一起,这一刻,尽在不言中……

  “好了,上桌吧,知秋坐了半天的车,饿了吧。”柱子说着拉着我向餐桌走去,还不忘向服务员招呼道:“小妹,上菜……”

  随着大家入座,菜也源源不断地端上桌来。我看着满桌的菜肴,不禁食指大动,接下来气氛一直较为活跃,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都显得无拘无束,大谈自己这些年来发生在周遭的鲜闻趣事,其间自然少不了对往事的回忆和一些插科打诨,这样一直闹腾了三个小时,晚饭才宣告结束。

  接着服务员给我们泡上一壶上好的茶叶,大家围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一个个神情怪异的看着我,柱子首先发话了:“知秋,饭也吃过了,我是知道你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来南方市有用得着兄弟的尽管开口。”

  “瞧你这话说的,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各位么?我这次是来旅游的。”

  “什么?旅游?”秦风吃惊的用手向我额头摸来,“我没有听错吧?”

  我躲过这只罪恶之手,笑道:“是真的,我辞职了,没事可做,便想来这边转转,算是散散心吧!”

  “难怪了,当初毕业你选择去了那个欠发达的小城市,虽说是政府部门,吃的是皇粮,可我怎么都不相信你会在那里长久下去,依你的性格早晚会辞职的。”胖子像一个预言家一样分析着。

  “就是啊,今后有什么打算?这次是不是来南方市踩点啊?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公司来?虽说规模不是很大,但也是我和啊裳亲手创办的,你要加盟,我们一起闯天下!”   “是啊,我和黄铭都热忱欢迎。”欧阳裳附和着。

  “要不让秦风这小子给你介绍进九洲集团,那里的发展空间很大哦!”柱子说完看着秦风,“你可别说你没有这个能力!”

  “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要是知秋愿意来,我当然鼎立相助,”秦风咽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提议,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网游《异界》,哦,知秋,你可知道《异界》?”

  “在车上的时候听别人谈论过,据介绍这款网游做的相当不错。”

  “是的,其实我的岳丈就是开发这款网游的负责人之一,我也是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到消息,这款游戏将来很可能成为人们生活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所以我的提议是进入游戏发展,里面有极大的商机。”

  “是啊,我也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明天就开始在市广场公开授号,第一次只卖100万个登录器,上次秦风说能弄到内部发放的登录器,我觉得他的提议相当不错,我们虽不是职业玩家,但有组织地玩肯定有赚头。”旁边一直默默注视着我的梁雅茹听到《异界》后也加入话题。

  “我们的力量是不是单薄了点,要不要联系其它同学,到时候我们在里面快意恩仇,有酒大碗喝,有肉大口吃,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胖子也动容地说道。

  “打住,”我举起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这游戏确实很吸引人,进去玩玩是可以的,但我不认为单凭我们这帮人能混出个什么名堂来,这需要靠机运和实力,赚钱的始终是少部分人,所以我不打算像压宝一样把身心全部投到游戏中去。”说道这里,大家都露出深思的神色。我不想太过打击他们,独自捧着茶杯细细品味着茶香。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会留在南方市么?”梁雅茹问道,其它人也回过神来,见梁雅茹语意暧mei,都笑盈盈的看着我。

  梁雅茹对我有意,我是知道的,记得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背着她上医院后,她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只是这些年来我都没有正视自己的感情,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谁想到在过了这么久后,她还像当初躺在病床上的丫头一样,对我有种说不出的依恋,要说我对她不心动,那是睁眼说瞎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并不是我今生要找的爱人,人就是这样,是复杂的动物,面对情感,再能耐都没有用。

  “我暂时还不想急着找工作,过段时候,会到西南市大学去读研究生,呵呵,趁着现在有空闲,就四处走走,看看以前的老同学。”

  听我说完,大家流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只是梁雅茹显得有些失落。

  “知秋,你是我们这届中最有天分的,当初毕业原以为你会继续读研,可谁知你找了份让人意想不到工作,几年后又回到起点,你总是这样,做事让人难以测度,不过不管怎样,我们始终是兄弟。”柱子伸出手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感到很高兴,人生在世就当如此,不讲什么丰功伟绩,大展宏图,只要有些了解自己的朋友,和自己意气相投、相濡以沫,曾经有过一两个激昂的瞬间,那样就已经很让人满足了。眼前的这帮朋友,无论他们是否做作,但他们确实给了我这种良好的感觉,在我的生命里遇见他们真是幸事。

  “今天能和大家聚在一起我也非常的高兴,就像柱子说的那样,不管今后会是个什么局面,我们都是好兄弟,好朋友。大家能走在一起很不容易,相识即是缘分,更难得的是我们相知。呵呵,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都是大忙人,大多都是有家有口的,我也不左你们时间了,我看就散了吧。”

  大家看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秦风打趣道:“你会在南方市呆几天?今晚上是由我安排,还是到他们哪里去啊?”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梁雅茹,其它几个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一个二个都找借口要离开,一群损友。

  我无奈地笑笑:“会停留几天吧,然后到别的同学那边转转。”

  “呵呵,雅茹,你可要招呼好知秋哦!我们还有事,走先了……”几个家伙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梁雅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脸红的都可以滴出蜜来,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们也走吧,”沉默一阵子后我起身,轻轻的说道。这时服务员提着我的行李包进来说是秦老板让转交与我,这才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梁雅茹也顺势起身,挽着我的手臂向外走去。

  夜风徐徐吹过,让人精神一爽,我们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些年过得还好么?怎么没有考虑成家什么的?”

  “还记得四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么?我做兼职在回校的路上,的士司机想占我便宜,我拼命挣扎好不容易下了车,就往校园跑去。那晚的风好大,雨也好大,不时还有闪电滑过,我真的好怕、好无助,脚也扭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我跑了那么长的路,可是在我看见你后就再也支撑不住倒下了。当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后来才知道是你背我去的医院,我就在想,你一定是老天安排到我身边的。”   “呵呵,那是巧合,无论是谁我都不能看着不管啊。“

  “不是这样的,从那以后,我都很留意你。我很惊讶你的天分,每门功课都能轻松完成,你还乐于帮助别人,没有架子,最吸引人的你那双眸子,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还有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总让人猜不透。那时候女生宿舍很多话题都是关于你的,而我只能在一旁偷偷地听,默默地注视着你,因为我知道很多比我优秀的女孩你都没有放在心上,又怎么会中意我呢?毕业后,你消失了一阵子,后来才知道你去了一个偏远的小城市,可是这些年我始终忘不了你,秦风也知道一些,所以今天告诉我你来了,让我一起去接你。呼……这些话在心里憋了好久了,你知道这样很难受的,你不会说我自作多情吧!”

  “怎么会呢?傻丫头,我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可我总把你当小妹妹来看,感情的事,说不清道不明的,你要是不把心里话讲出来,拖泥带水的,我都怕你会憋出病来。呵呵,其实我并没有你讲的那么优秀,你要是换一种眼光来看我,一无是处也不定啊。”听完梁雅茹的一段内心告白,我有些感动,也为她高兴,打开心结自当迎接新的生活。

  “其实今晚刚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一开始你一副惊艳的表情,可是一阵子后眼神就清澈而没有那种眼光了,我再苯也看的出来。刚才你说把我当小妹的,那以后我就叫你大哥咯!”

  “那好啊,呵呵,有你这样的小妹是我的福气。那今晚大哥就叨扰了。”   “住多久都没有问题,就怕你不愿意。”

  “我可不敢,到时候你要是有了意中人,他不拿刀砍我才怪。”   “他敢?呵呵……”……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