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生命中的邂逅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6 14:50字数:315759

  西南市一个普通的居民住宅区内,一个少女和一个老者正吃着早餐。只见少女明媚皓齿、清秀典雅,而老者正是已经‘死’去的凌云。

  “外公,您说的那个人,昨晚已经进入游戏,触发了情节,不过现在还在村长室内,应该是下线了。”

  “哦,呵呵,这个有趣的年轻人,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咒骂我呢。”

  “外公,您是不是高估了他,要是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您这么多年的心血不是白费了么?”

  “灵儿,你可不要小窥了他,这个年轻人心理素质非常好,也非常的狡猾,哈哈,你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取得那密码箱的吧,连我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最难得的是他心态平和,少了一份利欲熏心,多了一份正直,这也是我将方程式交给他的原因。我想,凭他的能力能够参透其中玄机。呵呵,有可能他会去西南大学读研哦,到时候你能见到他也不定。”   “外公……”少女好像听出了什么。

  “灵儿,不是我为老不修,你父母离开后,我有想过报仇,可是这些年来这心思也淡了,现在我只有两个心愿,一是方程式不要被仇家所得,为其牟利;二则是希望你能找个好丈夫,平淡幸福的过一生,但我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勉强,所以我会尊重你的选择的。”   “谢谢外公。”   ※※※

  带上头盔,登录游戏,我发现自己还在村长室的客厅坐着。刚走出村长室,见玩家比昨天多了许多,集中精神使用鉴定术向玩家看去(鉴定术不单能鉴定物品,也能鉴别和自己级别差异不超过10级的人物和怪物),见大多都是7~8级的玩家,突然觉得不妙,我能够看别人,别人也能看我,赶紧使用锦囊的伪装功能,将自己的各项属性相应调低,然后才放心的向广场走去。

  玩家三三两两地低声议论着什么,正好奇,就看见昨夜星辰笑盈盈地向我走来。

  “星辰,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你们不用去升级了吗?”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这村子变天了,我也是刚回来才知道的。昨晚不是和你联系的时候被我师傅听见了吗,结果被师傅罚去做苦工,好不容易做完了回到师傅那里,师傅居然笑盈盈的问我累不累?我当时就蒙了,离开前还是一副死人样,回来后居然变成了笑脸。后来听别的玩家说才知道,原来昨晚有个家伙在前面的小河里面钓到一条鱼,好像后来这村子里面的NPC都聚到村长那屋子里面做了一次鱼肉羹吃,吃完出来后一个个都满面红光的一改常态,好像得了宝贝一样,也不再到处晃悠了,呆在自己的房子里面倒腾东西……你说晕不晕,居然有人能在前面的河里钓到鱼?我靠,也太邪门了。”昨夜星辰唠唠叨叨地说道。

  越听我就越吃惊,进屋前有两个家伙说我钓到鱼的事我是知道的,可他们传的也特玄乎了吧,还鱼肉羹都出来了,宛然一笑道:“这种事情都有?不过不管怎样,我看现在这样才正常很多,比那死气沉沉的气氛舒服多了。”

  “就是,不说了,我得去炼药去了,有事call我。”说着一溜烟跑掉。

  我没有理会其它人,上铁匠师傅那里要了箭矢,备了一些干粮和水,准备练习我学到的一些基础技能。准备妥当后,我找了一片没人的地方,拿着弓箭在一棵树前一阵狂射,射完箭矢又去捡回来重射。将近1个多小时游戏时间,我射箭的准确率、射程以及发箭速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休息一阵,补充了一下体力,才慢慢朝村外走去。

  村子周围是一片树林,摸索着走进林子,只见在不远处一只野兔正在吃草。因为知道这看似温顺的动物其实十分的凶悍,所以远远的找了一棵树爬上去,瞄准目标,‘嗖’的一声,箭矢直奔野兔而去,眼看就要射中头部,可是野兔好像感知到危险一般向旁一窜,只射中了它的腿部。野兔受伤后,一声怪叫,然后朝我这方向猛扑过来,来到树下,张牙舞爪地向树上蹦,可是怎么也蹦不上来。我看着一乐,射了十几箭才把它结果了,跳下树来取了兔肉和兔皮,然后拿出铁锹,在那棵树木的周围4m左右的位置,开始挖像战壕一样的圆坑,大约2m深的样子,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布置上削尖地木棍,再在壕沟上面铺上一层枯枝烂叶。这时我坐在树下又渴又累,这个壕沟尽然花了我2个小时的时间!休息一阵子后,我又在壕沟的前方位置稀疏地布置了一些陷阱,在陷阱的旁边设置了一些简易机关,这才作罢。

  布置好后,啃了一点干粮,又向其它地方摸索过去,用同样的办法杀死几只野兔和其它小动物,回到布置陷阱的地方,将动物的血液流在陷阱旁边,解剖后剩下的内脏放在陷阱上,然后快速向村子里面跑去。

  刚跑出树林,就听见后面动静渐渐大了起来,各种叫声回荡在树林里,此时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即使不能自己涨经验值,能捡点钱和装备也是不错的,再说怪物的刷新有周期,让它们自相残杀,剩下那种不好血腥的动物也好打发,那样我再进去采药探矿什么的就方便多了。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林子里恢复了平静,我小心翼翼摸索着走向布置陷阱的地方,只见陷阱周围满地狼藉,到处都是怪物的尸体。我心头一喜,赶紧在尸体堆里忙了起来,动物身上有用的通通采集下来,掉落的装备和钱币也通通收入囊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腰酸背痛,地上的尸体和物品也基本上被我收刮,天色渐晚,我才喜滋滋地向村子走去。

  没走多远,就听见后面有玩家的声音:“奇怪了,这里的血腥味怎么这么重,啊!快来看,这里到处都是被解剖的尸体。”(怪物死后,尸体在1天内消失,物品不会消失)

  “哇,我们来晚了,不知道是谁这么好运,遇上怪物自相残杀,东西都被他捡去了,晕,连个铜板都没有剩下。”

  “你不觉得奇怪么,这一片现在基本没有玩家来这里练级了。”

  我没有再听下去,被他们发现麻烦可不少,悄悄的向林子外隐去。回到村子,看看饥饿度居然到了52,难怪觉得又累又饿了。咦,广场边怎么多了一间房子,原来是猎人师傅搬回来了,呵呵,好歹我也是个猎人了,于是进了猎人师傅的小屋下线了。

  刚到现场的那两个玩家并没有发现我的踪迹,可我今天的行动早已被有心人盯上了,这时在裁缝师的小屋内,两个少女正在谈论着我。

  “啊,跟踪了这家伙大半天,真够累的,灵儿,你说他是不是太残忍了?看他当时那兴奋劲,骨子里透着血腥。”其中一个娇艳如花,个子高挑的美女说道。

  “残不残忍我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他和这个村子的改变有莫大的关联,所以就想看看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另外一个看起来并不像第一个美女那般娇艳,却给人独特的感觉。

  “就是,要不是你细心发现村里的NPC见了他后改了性格,我还真以为是有人钓到了鱼呢!”   “不说他了,我们也下线吃饭吧。”……   ※※※

  走出房间就闻到父亲炒菜的香味,在家里,父母一般很少下厨,都由专门的保姆做,但是父亲的厨艺却没得说,我和老妈都爱吃他做的饭菜,相当的可口。

  “知秋,你怎么一上午都在房间里面不出来啊,我进去几次见你戴着个头盔躺在床上,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妈见到我便唠叨开了。

  “妈,我在玩游戏呢,这游戏非常不错哦,要不要我给你们也买个头盔来试试?”

  “你说的可是最近电视上老在广告的《异界》?多大年纪了,还玩那东西。就是你那样老一动不动的对身体不好。”

  “知道啦,我会注意的,就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做,才多玩一下,过阵子我还要去上学呢。”

  吃饱饭后,四处走了走,然后才进入游戏。这时天已经黑尽,我检查了一下今天的收获,颇为丰富的:蛇、狼、虎等动物的皮肉有4000多块,金币5个、银币50多个、铜币1000多个(1金币=10银币=1000铜币=1000RMB),还有戒子3个、项链1条、匕首2把、盔甲2件、靴子3双、弓1把,其它的就是一些矿石和一本书了。哈哈,这下发了!看看自己的各项属性:等级:1级(怪物自相残杀的不计入个人经验),生命:280,攻击:62(弓箭加10点攻击),速度:54(新手套装加2点),防御:100(新手套装加20点防御),力量:13(练习弓箭术和陷阱术后系统加的),体力:14(同上),敏捷:13,内力:5,法力:5,悟性:隐藏(15),魅力:隐藏(16),幸运:隐藏(13),负重:∞,饥饿度:0(达到60强制下线),疲劳度:0(达到100将无法移动),声望:5000。装配:新手套装、新手弓、乾坤锦囊。技能:陷阱术(初级2/5)、伪装术(初级2/5)、弓箭术(初级2/5)、攀爬术(初级1/5)、采集术(初级4/5)、鉴定术(初级1/5)、辩药术(初级)、制药术(初级)、探矿术(初级)、锻造术(初级)、伐木术(初级)、建造术(初级)、解剖术(初级3/5)、烹饪术(初级)、裁剪术(初级1/5)、管理术(初级)、经营术(初级)、制器术(初级)、五行术(初级)。

  接着我开始集中精神对那些收获的物品进行鉴定,看的眼睛都花了,除那本书外,其它物品都鉴定完成,其中一个戒子(治疗之戒:生命+20,每秒回复生命2点)、一件盔甲(冰之闪烁:防御+40、对冰系伤害减少10%,使用者力量最少为8点)、一双靴子(纱织之靴:敏捷+3、体力+2)、一把弓(天击:敏捷+1,攻击+30,撕裂伤口,使用者敏捷最少为8点)还不错,其它的对我来说都是垃圾了,将有用的装配上后,其它的全放进锦囊中。

  乾坤锦囊里面放着4000多快皮肉也要处理掉,正好可以将肉拿来烧烤,作为以后的干粮,多余的交给厨师师傅,他一定很喜欢。至于捡到的矿石,除了钢铁矿石外还有几块青铜矿和高锰矿,都是不错的铸造原料,等烧烤完就到铁师傅那里去练习一下铸造技能。

  第二天,找到鉴定师傅将昨天得到的书交与他,想不到这竟然是一本西方法师用的技能书,虽只有初、中级的内容,但也令我欣喜若狂。修整好后,又开始了我村外树林的旅程,却再也不敢像上次那样杀怪了,老老实实的挖陷阱、做机关,然后用弓箭也好,用刀剑搏斗也好击杀怪物。在这过程中,让我悟得基本剑术、基本标枪术和冰箭、闪电弹以及火球(从法师技能书中学到),杀怪之余顺便采集草药及矿石。

  就这样,我白天进山采药、挖矿以及杀怪,晚上回到村子里练习各种技能,所得的物品除钱币外,留下自己所需部分,全部交由几位师傅处理,因为我的幸运很高,所以收获颇丰。不知不觉间,《异界》已经运行近1个月了,第二批登录器即将在各个城市发放,数量也没有限制,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好友秦风的电话。   “喂,知秋么?我是秦风啊,最近忙什么呢?”

  “离开南方市后直接回家来了,都在家呆着呢,你呢?玩游戏进展怎么样?”不是我不相信朋友,而是关于游戏头盔的事情关系重大,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再说何必增加朋友的负累呢。

  “我今天就是要给你说这事的,游戏头盔马上就普及了,你什么时候进入游戏啊?我现在可是狂龙城‘无极’行会的一个堂主哦,在南方市工作的除黄铭夫妇外都在我们堂,还有在北方市工作的竹竿(大学同学李双全:又瘦又高)、明媚(大学时同学)我都联系上了,也进了我们堂,哈哈,知秋,怎么样?到时候我带你升级,给你弄个副堂主来当当如何?”

  “晕啊,都快成同学会了,哈哈,我才不要进你那什么会当什么副堂主呢,我进入游戏要做一个流浪者,逛遍所有大陆,那才叫爽呢。”

  “唉,就知道你不愿来,要做什么独行侠,懒得理你了,我游戏去了,记得以后call我,我在游戏中的名字没变,还是叫秦风。”说着挂了电话。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进入游戏,开始新一天的征程。现在我已经能够进入山区里茂密的森林里了,等级也升到了14级,辅助职业基达到了中级,弓箭术、陷阱术达到了高级,已经是一个称职的猎人了。法师法术学会了寒冰装甲(在身体外形成一件冰封装甲,防御技能,阻挡一定的物理伤害)、霜之新星(在身体周围形成流动的霜墙,对靠近的敌人有一定伤害)、静态磁场(和霜之新星一般,但引发的是电流,而且威力较大)、雷云风暴(召出一片蕴藏着闪电的乌云,任何走入风暴范围内的目标将被狂风所席卷,并受到强烈的闪电打击)、温暖(通过收集周围空气中热量的精华,并将这种能量转化成法力,被动魔法)、火墙(点燃一个火焰的屏障来保护侧翼免受敌人的包围)等法术,法力值变成了200点。那本法师技能书也基本学完,我也搞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学习法术这么有天赋,可是领悟了许久的内力去进展甚微,那本无字天书也迟迟没有动静,看来一切随缘了。

  当我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正准备收工回村时,前方传来一阵娇呼声,作为猎人,我已经习惯在这种环境下保持高度警觉,有点风吹草动都得让我提高警惕。我寻声摸索过去,只见一个少女正和一条蟒蛇搏斗着,旁边躺着一个受伤昏迷的同伴,搏斗着的那个也娇喘吁吁,力有不支的样子,正握着宝剑和蟒蛇游斗。如果是我击杀蟒蛇,我会在它游走的路线上布置锋利的刀锋,再激怒它让它追击,这样很容易搞定,近身搏斗是不智之举,不知道这两个少女如何遇上这蟒蛇的。

  毫不犹豫地施放了一道火墙,隔开少女和蟒蛇,再放一个冰箭,迟缓蟒蛇的行动,这样一来少女压力大减,趁着蟒蛇一滞的空隙,我拿出弓箭,并在箭矢中加入冰系力量,几箭便结果了蟒蛇。

  见蟒蛇倒下,少女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娇喘着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我仔细打量两个少女,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早已受挫的少女身材高挑,细腰丰臀,虽神色有些颓废却掩饰不住那妖娆的外表,而刚才坐下的少女说不上十分美丽,却给人舒畅的感觉,再一细看,这两人都是20级的玩家,怎么还在新手村?即使这样对付这条蛇也不是难事啊?

  “这位大哥,谢谢你了,你身上有药么?我们的回血丹用完了。”

  我拿出自己配置的回血丹,递给眼前说话的少女,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依你们的能力对付这条蛇没问题啊?”

  少女接过丹药,来到受伤的朋友身边,将丹药喂朋友吃后,说道:“我们早都到狂龙城就职了,后来发现还是这边练级环境好,所以就回来了,今天杀的兴起,往森林里多走了些,刚才遇到一条变异狮子,我们两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杀掉,自己也受了伤,药也用完了,往回赶时却遇上了这蛇。”

  “哦,你们是从这新手村出去的么?在这森林里是非常危险的,你们赶快离开吧!”

  “你不也在这边来去自如么?哇,大哥你才14级,这么厉害!”这少女用鉴定术看我后吃惊地叫道(玩家基本都会鉴定术,在用鉴定术看玩家时候,成功率不高,资料不一定准确,因为外在因素很多)。   “我是猎人,能在这里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时昏迷的少女悠悠转醒,看了看我及躺在地上的蟒蛇,明白了发生的事情,朝我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们。”

  我又拿出一些回血丹给她们,说道:“你们快离开吧,以你们现在的状态,在这里非常危险。”

  “大哥,你熟悉这里的环境,能不能送我们回到新手村?你看我朋友刚才搏斗时把脚扭伤了……”说完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我。

  天色已晚,看着她们这样子,出森林确实有困难,再说有美相伴也是快事一件,于是说道:“好吧,你搀扶着你同伴跟在后面。”

  “谢谢你了。”少女见我答应,神色一喜,搀扶着同伴紧跟在我身后。

  我们边走边聊,谈的蛮投机,那个高挑的少女叫带刺的玫瑰,22级,是个弓箭手,而另一个叫风灵儿,21级,职业是剑仙,她们两个是上大学的同学,到狂龙城转职后发现在那边人多怪少,而且各种消耗品的质量和价钱并没有在新手村时来得划算,所以就一起回到这边练级。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护城河了,如今的新手村已经不再像以前的模样,在我那8个师傅的努力下,新手村渐渐恢复了飘叶城的雏形,广场上临时搭建的屋子已经拆走,废弃建筑间的道路也重新修葺一番,两旁的房屋重新搭建后也显得有了人气,师傅们各自回到以前自己住的府邸,只是将房子改建成实用方便的门面而已,护城河也从山里引来活水,不再死气沉沉连条鱼都钓不上来,而以前半人多高的杂草也被开垦出来做了菜园。我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在猎人师傅的后院建造了一间杂物房及工作室,每次上下线都在猎人师傅那里,再说我总早出晚归的,所以村子里面很多玩家都不熟悉。

  “好了,已经进村了,和你们聊得很高兴,不过吃饭的时间到了,呵呵,只能说下次再见了。”回到村里,我有些不舍地对她们说道。

  “那一会吃完饭再上线啊,你烤的肉真不错哦,晚上我们可以在河边边烤肉边聊,嘻嘻!”在回城的路上,吃过我烤肉的带刺玫瑰说道。

  “呵呵,那是我的荣幸,不过,到时候再说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于今天遇上的两个美女,我总觉得怪怪的。

  “哼,你难道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么?我们约你还推三阻四的。”风灵儿有些生气地说道。   “怎么会呢,有美相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小时候我们在这里见面,你要是不来,哼哼……”带刺玫瑰举着拳头威胁我,取的名还真是名至实归,我唯唯诺诺应承了几句后,大家才下线了。

  封灵摘下头盔,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回到新手村跟踪这家伙这么多天,才设计了今天的相遇场面,要不是自己和萍姐等级比他高这么多,还转了职,还真会被他发现……

  “灵儿,谁惹你生气了?”凌云看见外孙女摘下头盔,却好像有心事的样子,于是走过来问道。

  “外公,”灵儿转过头去靠在凌云的怀里说道,“就是那个叶知秋。”说完一副好像我欠了她钱没有还的样子。   “你遇见他了?怎么他出新手村了么?”   灵儿摇摇头,将这段时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呵呵,我早就说过,他很狡猾的,只是没有想到他走了歪路,沉迷于西方魔法,如果不练内力,走道家修仙的路,那无字天书是不可能解开的,唉……”

  “外公,这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再聪明也不可能悟这么多啊?”

  “也是,反正学习法术也没有什么坏处,对他来讲多精通一门技能是好的,不过,你们不是和他见面了么,在这方面多提点一下他,不知道有没有用。”

  “外公,您不知道,这家伙总是皮笑肉不笑的,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像萍姐这样的大美人,多少男孩子像蜜蜂一样围过来,可他总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

  “呵呵,慢慢来,这也说明把方程式交给他是正确的,当初是草率了些,可我们也是幸运的。”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帮助他的。”……   ※※※

  我再次进入游戏,发现两个丫头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赶紧上前赔笑,插科打诨过去,才结伴来到河边。

  选了个宽敞的地方,找来树枝驾上烤肉架,从锦囊里选了块鲜嫩的羊腿放上去,忙得不亦乐乎。两个丫头却叽叽喳喳在旁边说个不停,还美其名曰说我迟到了要惩罚我,我心里纳闷,不会是桃花运来了吧,两个美女像粘上了我,难道我今天看起来比较帅气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忙乎着。羊肉味膻,有的人不习惯这个味道,我撒了些香料,是由一味草药配置而成,可以去膻回味,相当的不错。不多久,羊腿烤的差不多了,油黄的精肉哧哧作响,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两个丫头坐不住了,围过来叫嚷着开工。

  “哇,真好吃,呼呼,你的手艺不错哦!”带刺玫瑰一边吃着一边说道,“以后我们组队练级吧,哈哈,这样就能经常吃到了。”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吓的我差点把刚咽下去的肉给吐回来,给你们做专职厨师,这还了得!我赶忙说道:“我等级太低了,和你们组队会拖累你们的。”

  “怎么会,看你在森林里穿梭自如,再说你还会西方法术,攻击不比我们差,又是猎人,怎么会拖累我们呢?不会是闲我们两个拖累你吧,要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风灵儿笑意盈盈地打量着我。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像个女人样,婆婆妈妈的。”

  “我只是觉得两个美女和我在一起,一来会被两位的‘朋友’痛恨,二来怕自己犯错误!当然了这种错误不被当做是错误,我还是很乐意犯的,呵呵。”

  “刚才还像个老实人,一转眼就油嘴滑舌了。哼哼,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轨的行为,看我怎么收拾你。”

  风灵儿在一旁看着我和带刺玫瑰你一言我一语的瞎闹,打断了我们说道:“说真的,你怎么还不去城里转职啊?转职后你的能力会比现在强很多的。”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看着这里一天天地变化,真有些舍不得离开,你们不也回来了么?”

  “话不能这么说,你去转职后再回来也是一样的啊。对了,你那法术是怎么学会的,怎么不学习内力法门,有了内力,再配合招式或武器,威力很大的。”

  “不是我不愿学,说句老实话,当初无意得到西方法师的技能书后,就一直较为沉迷地练习,后来也花了一段时间,凭自己对内力的了解去自悟,可惜进展不大!”

  “哈哈,你没有内功心法,靠自己悟当然不行了。”说道这,风灵儿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本《玄黄真经》递到我面前。

  “灵儿,你把师门秘术给了他,不怕你师傅知道了责怪你么?”带刺玫瑰看见书后吃惊地说道。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看完了,只要你不弄丢了就行,到时候师傅问起,我再从你那里拿回来就是了。”说完宛然一笑。

  我才知道这本书关系重大,是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不对,高级的技能书都须从怪物身上或交易获得,而这本是她的师门秘术,难道她也是和我一样的特殊玩家?她的职业是剑仙,不会天绝神剑的主人是她吧?我疑惑着了看她放在身旁的宝剑,说道:“这本书这么贵重,我不能拿。嗯,不知道我能不能看看你的剑,呵呵,总觉得做你这个职业很潇洒的样子,是不是很厉害啊!”

  风灵儿奇怪地将剑递过来,突然像明白什么似的微微一笑。

  带刺玫瑰却稀奇地看着风灵儿,心中却想:这丫头多半对他有意思,难怪在新手村时就跟着别人,还把我给扯进来,嘻嘻,看她那副模样,别人缺什么就给什么,要什么就拿什么,看我回去不好好审你。

  我接过宝剑,仔细看了起来,只见剑柄上刻着‘轩辕’两个字,看来我多心了,这叫风灵儿的也不简单,应该是特殊头盔从事特殊职业吧。抽出剑来,只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剑身颤动发出嗡嗡声,好的宝剑我不是没有见过,我自己都打造过一些宝器级的宝剑,可是这把宝剑给人的感觉富有生命,绝非凡品!   “真是好剑。”我递回宝剑感叹道。

  风灵儿接过后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凝望着我。我不经意地滑过她的眼神,忽然一震,好美的眼睛,于是也呆呆地回望着她,再也不想移开了……

  带刺玫瑰看着我们两个,满脸充满笑意,一时间也没有说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一阵子后,带刺玫瑰举起手在我们之间晃了晃说道:“我说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当我是死人啊!呵呵,看不出来,你除了烧烤技术不错外,眼光也蛮独到的嘛,嘻嘻,看上我们灵儿了?”

  我转醒过来,干笑了几声,在心里却仍在回味刚才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让我找到了那种祥和、安宁的感觉,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风灵儿却羞红了脸,有气无力地回击着带刺玫瑰。

  我的心思很乱,再也没有心情练习技能了,那一刹那,已经深深在脑海里烙上印记,这么多年了,我要找的不就是这种感觉么?我的好好想想该怎么办,于是说道:“肉也吃过了,有些疲倦,今晚就到这里吧,嗯……明天见。”说完冲她们微微一笑,向自己的小屋走去……

  两个女孩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离去,带刺玫瑰悻悻地说道:“真是怪人。”突然之间好像记起什么似的转向风灵儿,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说,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认识他?为什么总叫我和你一起鬼鬼祟祟地跟着他?是不是喜欢他?”

  “萍姐,你不要瞎说,人家哪有啊。”说着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还说没有,你自己照照镜子看,脸红的都可以滴出蜜来,哼哼,是不是要我逼你你才肯交待啊。”

  “我真不认识他,以前跟踪他是觉得他和这村子的改变有关联,这你是知道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

  带刺玫瑰歪着脑袋想想后说道:“即使你以前不认识他,那你也一定中意那小子了,要不怎么去了狂龙城又回到这边来,回来后还跟了他这么多天,还设计个什么‘巧遇’的场景,你这鬼丫头古灵精怪的,就和他一样,古里古怪的,嘻嘻,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好姐姐,你越说越离谱了,不和你讲了,被你弄的什么心情都没了,我也下线休息了。”

  “哼,喜欢就喜欢,还埋怨起我来了,真是出力不讨好,呵呵,不过没有关系,我都把路给你铺好了,你可要趁热打铁,那小子看样子也被你迷住了,你这小狐狸精,把容貌降低20%还能把别个迷糊的一愣一愣的,做姐姐的自愧不如,哈哈……好了,灵儿……停手……痒……”……

  封灵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回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么?自从父母去世后,自己和外公相依为命,战战兢兢过了这么多年,这颗心就没有对谁开放过,同学里面好多追求者都被冷冰冰地回绝了,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老是不争气跳个厉害,他真的具有魔力么?想着想着,灵儿陷入回忆当中……

  外公处理好南方市的事情回来后,说把方程式交给了一个陌生人,因情况紧急,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外公还说,这个年轻人很不错,虽接触时间不长,却给人感觉沉稳多智。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个怎样的人呢?短短几小时内,外公就将自己多年心血给了他,以后进入游戏,我一定要见见他。

  谁知半个月过去了,游戏情节中因他改变的部分还没有发生,难道他怯弱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我不禁猜疑着……

  当得知新手村的NPC发生改变后,我好高兴,终于可以看到他了。当见他从村长室出来的时候,就仔细打量着他,只见他相貌普通,却给人的感觉强健有神,呆呆地站在门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用鉴定术一看,叫散宜生,呵呵,套用古人的名字,不过现在知道这本书的人应该很少了吧,再看属性,他居然有很高的天分,8项总和居然超过了50点,可是一眨眼间却变少了,原来用锦囊伪装了自己,看来他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把相貌调低了呢?

  见过他第一次杀怪的经过,还真有些独特,看着他在尸体堆上兴奋地手舞足蹈,会不会向萍姐说的那样骨子里透着血腥呢?唉,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后来要不是我刻意注意他,还真难觉察出村里有这么号人,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不知道在忙什么,也不知道他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就职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老是惦记着他,才拉上萍姐回到新手村来,跟踪他还真不容易,像个狐狸一样,嘻嘻,要不是等级比他高很多,很多次都被发现了,好不容易设计一个见面的机会,可这家伙居然像防贼一样,他的心思到底有多深?为什么总让人看不透呢?唉,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模糊中,灵儿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正和自已的意中人翩翩起舞,脸上流露出幸福的表情!   ※※※

  一天后我再次登陆游戏,心里有些恍惚,我想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叫风灵儿的女孩了,只是不知道她的心思怎样?这么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唉,不去管这么多了,随机应变就是了。

  “公子,最近可好,这两天都没有见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才走到猎人师傅的房间,就听见他问道。

  “哦,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对了,师傅,这两天会有大批的人到村里来,您和别的师傅说一声,叫大家做好准备。”

  “呵呵,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再说以前拜在我们门下的都有陆续回来,现在我们村人气增加不少,不知道公子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嗯,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子,争取把各项基本技能练更扎实些,然后会出去走走,说不定会很长的时间,村子的事情就拜托各位了,建设上不用搞的太夸张,实用就可以了,等这里人多了起来,看能不能将某些地方出租给他们让他们自行发展,还有能不能在飘叶外围布置一些复杂的阵形什么的,最重要的是将我们的真实实力藏匿起来,不飞则以,一飞冲天。”

  “这些应该没有问题,只是我们几个都没有战斗职业,要不我相信来这里的人会更多的。”

  “当时飘叶破城的时候不是有一些侍卫和你们在一起么?怎么没有听你们说起?”

  猎人师傅听到这里,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悠悠说道:“城破过后,那几位侍卫商议要继续追查凶手,给老城主报仇,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唉!”

  “原来如此。这不要紧,他们能给我们意外的惊喜也难说,没有战斗职业也没关系,很多人都是去别的地方转职才来这里的,再说一旦人口和职业技能达到要求就会提升至城市,我们的力量还不够,慢慢来吧。好了,师傅,出去练级去了,您慢慢忙。”

  离开猎人屋,就见到风灵儿独自站在不远处的街道上,心中一喜,赶紧向她走去。   “咦,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带刺玫瑰呢?”

  “怎么?想她了?呵呵,她可是大忙人一个,不愁没人陪的。”

  我静静地看着她,郑重地说道:“要说想,倒是十分想你。”

  风灵儿脸一红,羞涩地说道:“你都是这么追女孩子的么?再说我又没有玫瑰漂亮,值得你想吗?”

  “不论你相不相信,下线后,我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呵呵,说来可笑,追女孩我没有什么经验,直来直去的,不过我不喜欢把话憋在心里,不是有人说么,向女孩子表达出来,那么就成功了一半。”

  “还说没有什么经验,都油嘴滑舌的了,不和你说了,走吧,我们升级去,你昨天可是答应了的,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说完将身子靠近了些,轻轻地扯了扯我。

  闻着从她身上飘来地幽香,不禁有些想搂住她地冲动,定定神后说道:“怎么会呢?我们走吧。”说完顺势抓住她的手,向前走去,只觉得她微微一挣,却没有再动了,就这么让我握着。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