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飘叶村的变化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6 15:44字数:315759

  上学后,我们游戏的时间少了很多,白天除上课外,我基本都和灵儿泡在一起,吃饭、上图书馆功书、溜街……晚上便进入游戏在遗忘森林里面杀怪,日子也过的充实快乐。其实在游戏运行几个月后,大部分人都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除开一些职业玩家上线时间较长外,其他人也渐渐有了自己习惯的作息方式。

  在遗忘森林呆了差不多两个月的现实时间,我们终于再次遇见了那头麒麟圣兽。那天我们进入游戏不久,刚摆平一只凶猛的三足鸟时,四周异像突现,前方好似有一个时空漩涡般扭曲了原本繁茂的森林,一阵怪异的金光之后,走出一只似狮非狮、似豹非豹的异兽。我和灵儿以为是遇上超级大boss,拿出武器准备战斗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年轻人,不用惊慌。”   “圣麒麟!”我和灵儿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是的,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能再见面,今天我是来送你们出遗忘森林的。”圣麒麟悠悠地说道。

  “难道我们的锻炼结束了么?虽然这里与外界失去的联系,但在这里得到的收获还是很大的。”

  “你们的锻炼远远没有结束。在这片遗忘森林,只不过是你们人生路途中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你们靠勇气、毅力及智慧来证实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这点我非常欣慰,这也说明你们作为神器的新主人,并非仅仅是幸运的关系,但是,遗忘森林对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帮助了,即使出现的怪物再强大,环境变得更恶劣,你们在适应这种方式之后也是可以应对的,相反,如果这种方式在你们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定性思维,那么对你们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当你们适应这里的时候,也是你们走出这片森林的时候。”

  圣麒麟继续道:“在你们今后的人生路途上,我希望你们能时刻保持在此修行时的良好心态,如果被自大无知迷惑了心灵,你们得到的能力也将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里,有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所以,你们将面临的将是更大、更危险的波折与痛苦,但你们要记住,世途险恶最危险的并非凶猛的野兽,而是那些有极高智慧的生灵,比如说你们人类……这里也不再适合我居住,我将要离开,在走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帮我照顾我的孩子,一个已经孕育万年即将孵化的生命,最后希望你们能够善待它。”说着只见圣麒麟将一个椭圆的蛋放在我们面前。

  我的思路有些短路了,真不知道眼前的生物与人类到底谁更赋有智慧,只听见灵儿有些惊讶地说道:“您把您的孩子送给我们做宠物?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它的,只是,它将来会不会像您的样子?我们用什么喂养它啊?”

  “呵呵,你们吃什么它就吃什么,作为圣兽,变幻无方,具体的形态并不重要,你们不必担心将来它的样子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不过要提醒你们的是,当你们渐渐挖掘出它的潜力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地使用它的力量,我并不希望我的后代变成妖兽。”

  灵儿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地上那个宠物蛋,我想她可能喜欢上这还没有孵化的小家伙了,于是说道:“我们记下了,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照拂,至于这颗蛋,我想作为您生命的延续,它应该具有您的力量或者超越您,但我们一定不会将它作为一种强大的工具来使用,这点请您放心。”

  “它的力量会不会超越我这得看你们如何训练它,实力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你们将它作为温室里的宝宝,那么它也不会强大到哪儿去,我既然将它交付与你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别的思虑,好了,我也该离开了,祝你们好运。”

  眼前的幻境突然消失了,我们惊奇地发现我们又回到了第一次遇见圣麒麟时的地方,只是脚下多了一个麒麟蛋。

  灵儿兴高采烈地拣起麒麟蛋,对我笑道:“好高兴,我们也有了宠物了,呵呵,不知道它孵化出来是个什么样子。”

  “你这么喜欢就让它做你的宠物好了,圣麒麟不是说么,作为圣兽变化无方,只要你让它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不就行了。”

  “那怎么行,大哥,以后你处境比我更危险,再说,我都在你身边,你保护我就好了,所以这个宠物应该给你才对。”灵儿有些固执地说道。

  “傻丫头,你都说了我们会在一起的,所以谁拥有它并不重要,你这么喜欢,当然应该给你才对。”如果这个蛋现在已经有灵力的话,不知道里面的小家伙听到我们推来推去的当作何感想。

  “那就谢谢大哥了。”说着灵儿兴奋地捧着麒麟蛋,道:“你什么时候能孵化啊?我真的好想见到你哦!”

  这时,麒麟蛋有了动静,蛋壳裂开,一个小脑袋破壳而出。小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会,便开始一口口地吃起蛋壳来。灵儿睁大了眼睛很紧张地样子,好像害怕从蛋壳里面爬出个什么怪物来一样。只见被吃掉的蛋壳越来越多,小麒麟也渐渐显露出身形,全身还没有什么毛发,可爱的像刚出生的小狗。当它吃完蛋壳后,小家伙仰头嗷嗷叫了两声,然后舒展身体像是心满意足的样子,最后望了我和灵儿一眼,竟然没有一点做宠物的觉悟,把灵儿的手当做床摆了个舒坦的姿势睡起觉来。

  我和灵儿面面相觑,它也太牛叉了,我没有理会这么多,赶紧催促灵儿咬破手指点一滴鲜血到小麒麟的额头,完成认宠仪式,并将它放入空间袋里面,让它继续睡觉去。

  很容易找到当初留在树干上面的记号,我们顺着记号向遗忘森林外走去。一路走来,眼前的情景不由让我们惊讶,当真是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以前让人难以逾越的遗忘森林,如今已经和其他几面森林一样,很多玩家组队也好、单练也好,在这里打怪升级了,玩家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发展竟这么快。

  回到久别的新手村,再也看不见以前冷清、颓废的景像,护城河拓宽了许多,河边铺上规则的石块,并间距均匀地种上柳树,走之前开垦出来的菜园如今也修建了房屋,几条宽敞的街道从护城河河边往里延伸,要是在河边修上城墙,那么一座古城将横空出世,街道上来来往往许多玩家,有的整装齐备往森林走去,有的步履轻松、闲庭信步,街道两旁隔三岔五地摆着地摊,卖药的、卖剑的……大到兵甲古玩,小到胭脂水粉,真是无奇不有,吆喝四起,与街道两旁的商铺争辉相应,好一片热闹景像。灵儿似乎被四周的叫卖吸引,乐呵呵的,拉着我东瞅瞅、西看看,如鱼得水一般,我这才发现原来女孩子在逛街上都是有天赋的,表现出无穷的体力和精力!

  “这位先生,带女朋友来逛街吧,呵呵,来我这边看看,精美绝伦的水晶饰品,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啧啧,你好福气啊,有个花儿一样的女友,我敢说,佩带上这水晶饰品,那肯定锦上添花……”在一家饰品店,老板看着灵儿有些迷离的眼神,对我说道。

  这些饰品确实很漂亮,耳坠、手镯、戒指、发夹……品种齐全,做工精细。我不由吃惊地问道:“老板,这么多饰品全从怪物身上打落的么?”

  “哪能啊,”老板看出有戏,便滔滔不绝地说道,“我们这里的大部分可是师傅们精心打造出来的,不单外形精美,而且每样都带有一定属性,你看这个手镯,就带有100个储物空间。真正从怪物身上打落的那时少之又少,不过一般都有不错的属性,所以在价格上也非常的昂贵。哇,你女友真有眼光,你看她手中这款手镯就是从一个50级的boss身上打落的,不说这外形,看看这属性:魅力+3,储物空间+200,就非常不错。”

  “老板,你可真能掰,这里的饰品是很不错,可是你这的标价也太离谱了,就这个手镯,居然开价20个金币。”灵儿摆弄着手镯笑嘻嘻地道。

  “您要是真喜欢,价钱还可以商量的不是,再说看你们也是大富大贵的样,哪能缺这两个钱啊!”

  没有理会他们讨价还价,我独自沿着柜台看其他饰品,只见在廉价区一个通体黝黑的手链静静地躺在角落,显得毫不起眼,可是不知为何,这条手链却引起我的注意,用早已跻升的宗师极鉴定术仔细看起来,奇怪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一般来说这链子要么没有属性要么我不能鉴定,凭我的感觉这手链绝对不会连一点属性都没有,难道这链子是宗师极鉴术都无法鉴定出来的宝贝?

  我不动声色,继续听灵儿和老板砍价,这时手镯的价格已经降到14个金币。我拉了拉灵儿道:“你既然喜欢就买下吧。”老板一听乐开了花,谁知我继续道,“不过,老板你得在廉价区搭配一件饰品给我们。”

  灵儿惊奇地看着我付钱买下手镯和那个通体黝黑的手链,出来后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怎么就答应了,这么贵搭配了一条没有属性的链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链子给了我奇怪的感觉,你说怎么可能会一点属性都没有呢?可是用我的鉴定术反复几次都看不出来,不管了,既然买了就买了,以后找时间再仔细看看吧。”

  灵儿听后也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说什么,挽着我继续兴高采烈地逛街。好不容易回到猎人的住所,刚进屋便听见猎人师傅惊讶道:“公……徒儿,这段时间你上哪里去了?可让我们好找,都担心你遇上什么麻烦了。”说完有些好奇地看着灵儿。

  “师傅,不必担心。这段时间我们被困在一个地方修炼,不能与外界联系。还没有给您介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叫灵儿。”灵儿听到我的介绍后,颔首微微,看的猎人师傅大为满意。

  “哈哈,原来是公子的女友,那到是老朽多虑了。你们先进去休息一下,我去通知他们几个老家伙,今晚为公子和这位灵儿姑娘接风。”说着笑呵呵的引我们向内堂走去。

  我以前的住所,现在也被修葺一番,弄的有模有样的,就像一个大院的内宅。进屋后,我将那条不起眼的手链拿出来仔细端详,费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条链子才显现出它的本来面目。

  魔力源泉:上品神器、装配等级:30、魅力:20、耐久度:∞、体力+5、魅力+5、自动回复法力+30%、受伤害40%转换为法力。

  这时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散宜生,鉴定术突破宗师极升级为‘灵鉴术’,是本游戏第一个突破宗师极技能的玩家,声望加1000。

  这太让人惊喜了,不但便宜得到一件神器级的宝贝,还升级了一个非常好用的技能。再看看魔力源泉的属性,我不禁乐的再一次张大了嘴。灵儿看着我的表情,也忍不住拿过手链仔细看起来,结果也和我一样,有些目瞪口呆。好阵子我们才回过神来,没有想到今天回来就捡到一个宝,放在饰品店居然无人问津。佩带上魔力源泉,查看自己的各项属性,已经鸟枪换大炮,今非昔比了。

  等级:32级,生命:1820,攻击:354,速度:358,防御:549,力量:81,体力:90,敏捷:87,内力:321,法力:510,悟性:隐藏(24),魅力:隐藏(26),幸运:隐藏(19),负重:∞,饥饿度:12(达到60强制下线),疲劳度:23(达到100将无法移动),声望:7500。装配:乾坤锦囊、无字天书、魔力源泉(只记录仙器以上),技能:陷阱术(高级3/5)、伪装术(高级2/5)、弓箭术(高级1/5)、攀爬术(高级4/5)、采集术(高级4/5)、灵鉴术(初级1/5)、辩药术(高级1/5)、制药术(高级2/5)、探矿术(高级1/5)、锻造术(高级3/5)、伐木术(高级4/5)、建造术(高级1/5)、解剖术(高级3/5)、烹饪术(高级1/5)、裁剪术(中级4/5)、管理术(初级2/5)、经营术(初级1/5)、制器术(高级2/5)、奇门遁甲术(初级4/5);基本剑术(20级)、寒冰装甲(20级)、霜之新星(18级)、静态磁场(19级)、雷云风暴(20级)、温暖(20级)、火墙(20级)等。

  除了修炼无字天书增长了内力以外,我还是一个以辅助技能及西方法术攻击为主的玩家,也不知道自己在同等级中这样的属性算不算厉害,不过想想在遗忘森林里面呆的日子,应该是差不多的了。因为在遗忘森林里面只能练习技能,但不能得到钱币或物品,所以现在身上的钱财不是很多,只剩下50多个金币,进入游戏至今都是埋头苦干,以修习技能为主,很少与外界交流,赚钱的机会是少了,但现今我有这样的实力,也该四处周游一番,见识一下世面。

  我们休息一阵后,猎人师傅带我们来到村长的府邸。进到内院,就听见几位师傅爽朗的笑声,我远远的向他们招呼道:“几位师傅可好?呵呵,听到大家谈论的这么开心,我也替你们高兴。”

  “是公子过来了,呵呵……”几位听见我的声音,都起身出来迎我。只见除原本熟识的七位外,又有两位新面孔,一个刚武不凡,一个温文儒雅。我不动声色,一一与各位师傅道好,完后,来到他们面前,笑盈盈地打量着他们。

  “公子,这两位均是我等生死之交,几月前回到这里。公子猜猜,看能不能知道他们大概地身份?”村长说道。

  “嗯,这位应当是当初飘叶破城后幸免的侍卫之一,但这一位,难道也是那场劫难的幸存者?”说完,我疑惑地望着村长,还真不知道除了以前飘叶的老同僚外,还有谁能和他们够得上生死之交的。

  “公子果真不凡,我等皆是当初幸免遇难的侍卫。”刚武不凡的那位说道,“我叫阿三,旁边这位别看他温文儒雅,却是我们侍卫统领,名叫阿大。阿大(阿三)见过公子。”说完两人竟抱拳向我鞠躬起来。

  “呵呵,不用这么多礼数,和其它几位一样,叫我公子或徒儿就可以了。走,我们进去再聊,能见到你们我真高兴。”

  来到内堂,推脱不过,坐在了堂中位置,其它人依次落座。想不到的是还有丫鬟上茶,呵呵,看来村长等人渐渐放开胸怀,过上了以前的生活。

  “公子,您和这位灵儿小姐这大半年都在一起么?还未请教,小姐师出何门?怎样与我家公子相识?”村长看似问我,实是探问灵儿底细。

  灵儿一愣,这话虽问的有些咄咄逼人,但也谨慎,随即一笑,拿出随身携带的轩辕剑递到村长面前道:“家师名号,晚辈不敢提及。但家师曾吩咐过,遇到故人,以此轩辕剑为凭,自见分晓。”

  村长等人接过宝剑,看过后不禁大惊失色,唯唯诺诺恭敬地将宝剑交还灵儿,口中还喃喃道:“原来如此,小姐竟出自雁荡,失敬!失敬!”

  关于灵儿的师门,我是知道的,灵儿她师傅乃是雁荡山了尘仙子,之所以称之为仙子,是因为她容貌绝美,可是却清心寡欲,武功深不可测,当年曾和飘叶城主有过数面之缘,而灵儿则是她唯一的弟子。灵儿当初登录游戏的时候就拜入其门下,这也是特殊头盔带来的结果。

  待灵儿身份被确认后,村长显得有些兴奋,或许是因为灵儿的关系使的我们实力大增的缘故吧,接着对我道:“公子,现在新手村的变化我想您也看到了,已经基本恢复了以前飘叶城的规模,只是护城河边还未建城墙,而城外也按照公子吩咐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反五行迷踪阵,城内划分出了商业区与住宅区。现今从别的城镇过来的人正逐渐增加,基本人口保持在10万左右,每月都有不菲的收入。”

  我深吸了一口气,几月时间,竟会发展到有这么多人,难道都是玩家?想到这里不禁问道:“这10万人口中有多少是像你们这样的?”

  “很多村庄因为居住人口减少,渐渐衰落,所以别村里的住户都迁居到此,还有一些是城里过来做生意的,大概占了总人口的六成。其它的流动性很大,大多都是有组织进山杀怪或练习技能。我们在住宅区前端修建了大量简易小屋,专门针对这些流动性大来此租赁房屋的人。”

  原来是从别处迁来的NPC占了多数,这样还好,容易管理。我继续问道:“村里的护卫力量怎样?收入怎样存放及再投入?嗯,还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

  村长喝了口茶继续道:“纯收入我们留下5成作为将来建城的起始资金,剩余的分为以下几个方面:1、现有设施扩建;2、招收及训练村里的护卫,大部分是在这里定居的人;3、收购一些稀有的药材、矿石、装备等;4、发展自己的商铺,比如酒楼、客栈、杂货铺、药铺等。至于收入的存放除必要的现金外,其余都存入青龙大陆银号里面,而且我们写的是公子的名字,所以只要公子没事就好。现在我们的护卫力量有3000多人,都是由刚回来的阿大、阿三统领并负责训练。”村长略作沉思后道,“异常现象应该是有的,最近大陆上最火的无极行会派了一股力量到我们村发展,要不是我们的商铺占据了有利条件,还真难拿他们怎么样。”

  “其它行会到这里来发展很正常,不过我们一定要保证我们在这里的主导地位,控制其它行会的发展空间,虽不至于我们完全垄断,但是规矩应该由我们定,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个体商人来这里,而不是一些大的行会进驻,给大家一个较宽松、较自由的环境,因此,我们的防护力量应该加强,对于长期定居于此的居民来说,给予较优惠的条件,例如降低各种税收、提供一些免费的服务等,刚开始赚的少些不要紧,重要的是吸引一批真正把这里当做家园的人,其它的,就由你们自己商议决定吧。呵呵,我还是做我的甩手掌柜,准备在这里修整一下便四处周游一番,而这里就交给各位了。”

  “公子,你这一走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现在人越来越多,我们的人手也捉襟见肘,再说到时候我们这里的居民和税收一旦达到城市要求,没有城主怎么行?”村长见我又要走,有些急切地问道。

  “呵呵,你做城主就好了,这里能有今天,全是各位努力的结果,其实我根本没有出什么力,当然我不是什么都不管,重建飘叶以及给老城主报仇,还有很长很难的路要走,我的想法是我们不要把全部家底暴露出来,盯死在一处,我这次出游的目的之一便是结交朋友,招些人才回来,而其它的就得各位想办法了,你们存在银号里面的钱,我也不会动用分毫,你们斟酌着使用。”

  村长想想有些无奈道:“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也不阻挠了。在我的密室,收购了一些物品,我想公子要出游,不妨到里面看看,说不定有用。”

  “好的,我抽时间去看看。嗯,你们还有什么要讲的么?”

  这时阿大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道:“公子,当初离开的侍卫一共有6个,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块这样的牌子,只是上面的标记不尽相同,我这块留给公子,如果以后在别的地方遇见,也好有个确认身份的东西。”

  我接过来,握手生温,两寸见方的玉面上精致地雕画着一条小龙,右下角刻着一个壹字,整块玉也看不出什么属性,看来这单单是他们侍卫的身份标志,小心收好后道:“我会留意的。”

  看看大家都没有什么要讲的了,我起身拉着灵儿和他们一一道别,我知道从进入游戏至今,我并没有和大家呆在一起多少时间,看看今天村子的变化,他们每一位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让我有些歉疚,只希望大家的付出有得到回报的那一天。

  第二天我和灵儿上线后,侍卫阿三找到我,说是要请教我的武功。我知他是想摸摸我的底,看看我有没有实力做他的主人,但说句实话,我不是很有底气,因为我除了基本剑法之外,根本没有学过一招半式,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不过也不想落了面子,在猎人师傅的内院摆开阵势准备切磋一番。

  只见他缓缓从后背抽出一柄宽大的大剑,斜斜往地上一指,瞳孔微缩,顿时整个人像一座山一般给人压迫感,单这份气势便不简单,我亦集中精神,拿出平常用的一柄宝剑,并在身上加附上寒冰装甲和雷云风暴,这时在身边形成一圈无形的冰甲,冰气与四周的空气交融在一起,呈螺旋形盘旋而上,而头顶仿佛一团乌云盘踞,不时有闪电交织一闪而过,看起来异常诡异。

  阿三一惊,‘咦’了一声,道:“想不到公子竟是魔法运用的高手,小心了!”说着举起大剑急速向我劈来。我见来势凶猛,不敢大意,双脚分错,一手举剑挡住来剑,一手发出火球向阿三眼睛射去,只听见‘哐’的一声巨响,我的宝剑被劈成两节,自己也被震开几步才稳住身形,右手也因为受力过大而有些颤抖。我不由惊异万分,自己的力道自己是知道的,在遗忘森林再凶猛的怪兽也能抗住一击,可才和阿三交手一招便有些脱力。看来不能和他硬拼力道了,得游走四方寻找机会才行。这些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脚下却没有停留,快速向旁边滑去。阿三也因为火球和雷云风暴得缘故稍稍一滞,便寻我再次攻来。

  原本以为凭借我的敏捷和对方游斗,可是一会后我才发现魁梧高大的阿三速度也慢不了多少,如影随形般跟在我身后,如果不是自动防御的雷云风暴对他还有一些阻碍作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无奈之下,我顺势往地上一滚,反手用半截宝剑向身后的阿三砍去。剑至一半已受大剑所阻,剑被荡开后,我转变剑向,向他的腿扫去。阿三见势不好,向后一跃,我见到空隙,一道火墙脱手而出,顿时在我们之间燃起一丈多高的烈火,阿三亦无奈,在火墙后喘着粗气,看来刚才在后面追赶急了,也有些吃不消。

  我还好,就是样子显得有些狼狈,不过形势对我十分不利,当阿三回过气来,我又得像刚才那样逃窜,却也知不会像刚才那样幸运,想到这里,我握紧宝剑,奋力向阿三攻去。

  “来的好,”阿三不退反进,举起大剑迎了上来。因为我的宝剑只有半截,所以遇上长兵器可想而知,靠着自己的敏捷和反应,几次在大剑下脱身,我使剑没有什么招式可言,都是直接往对方空隙或要害上招呼,往往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阿三当然不能这样,虽剑招凌厉,变化多端,可一时间也不能拿我怎样,反倒蹩手蹩脚。三十多回合后,我感到自己的内力消耗很快,每与对方碰一次,手臂便酸软一分,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额头也渗出汗珠来。

  又过了二十回合,就在我想弃剑认输时,阿三向后跃开叫道:“停!”然后站在一旁,略作调息。而我也因为脱力摇摇欲坠,灵儿见势不好,赶紧上前搀扶着我。我靠着灵儿,大口地喘着粗气。

  “公子,你没有什么大碍吧?属下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恕罪。”阿三见到我的模样,赶紧上前请罪。

  我摆摆手,道:“没什么事,呵呵,阿三师傅果真厉害,若不与你较量一番,我还以为自己工夫不错呢!”

  “公子的工夫确实不错,只是所学太杂,每样都没有到达至高境界,所以不能发挥巨大威力,我猜想以前公子和这位灵儿姑娘配合时,一般不会和怪兽硬拼吧!”阿三说道。

  “是啊,对敌时我的攻击比较取巧,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不太多,可是你怎么好似不受我魔法攻击的影响呢?”

  “看公子出招,都是一些基本剑法,好像将内力运用于打斗上也不得法门,呵呵,空有宝山却不知怎么运用。至于在魔法的使用上,已经非常不凡,可惜不能使出高级魔法,这样只能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攻击给对方的伤害却很少。公子也不用泄气,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没有趁手的兵器情况下,你能和我对招五十多回合,已经值得骄傲了。”

  “呵呵,你说的很对,不用安慰我,即使我有好的兵器也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没有关系啦,这次我们出游,有大把的机会让我训练这方面的能力,只是刚才你说我内力的运用上不得法门,难道有什么诀窍?”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公子能拼斗这么久,内力应该不俗,在攻击时候每出一招,都要凝聚内劲,根据凝聚的内劲来改变攻击的效果,比如石块和树叶。”说着阿三用脚尖勾起一块石块,左手握住,右手出拳,‘嘣’的一声,石块断成两节,然后用一颗石粒向院中树枝弹去,只见石粒击中树枝,飘落几片树叶,阿三待树叶飘落身前时候,轻轻抬手用指尖向树叶划去,树叶也被划为两片。

  阿三继续说道:“内劲可大可小,有时要凝聚在一点,有时要充斥局部,使剑也是一样,要练到内劲收发自如,若隐若现,全力时犹如狮子搏兔,微小时已能四两拨千斤。”

  我细细回味阿三刚才说的话,以及刚才示范的动作,一时也想不出什么门道,看来非要自己实际操练才行,于是道:“多谢阿三师傅教诲。”

  “公子不用着急,这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成就的事情,再说我对内力的了解也没有多深,当初老城主曾指点过我们,在以后的实战经验中得到的一些感悟,唉!要是老城主在就好了,有他亲自指点,我想公子的成就一定不止于此。”无形间,他们都把我当做老城主的弟子或后人来看,这让我很感动,也知道背负的更多了。

  “阿三师傅不必介怀,既然天公不作美,我们也是无可奈何,再说我想由你们调教出来的弟子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公子能这么想最好不过,在出门前不妨打造一柄好的兵器,这样也多一分胜算,江湖险恶,以后还望公子多多小心,我就不打搅公子休息了。”说着抱拳转身走出内院。

  看着阿三苍劲的背影,我感触良多,当初破城一战,鼎盛一时的飘叶城不复存在,剩下的十多人并没有作鸟兽散,而是坚守着老城主的遗言苦苦等待又或飘荡异乡寻找凶手,单凭这种信念就让人敬佩!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灵儿见我默默无声,询问道。

  我将刚才的想法告诉她,只见她悠悠地望着天空,不一会两颗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   “怎么了?”我轻轻地道。

  “我想到了我的父母、外公,有时我真的不懂,为什么人们总沉迷于恩怨情仇当中,就不能和平相处么?”

  我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珠,道:“前人不是说过这样的话么,有人就有恩怨。我想人类是yu望的动物吧,各种需求来得比其它生灵更迫切一些,所以争斗在所难免。”

  “呼……都是你引起的啦,要不人家怎么想起悲伤的往事!好了,大哥,咱们不要在这里长吁短叹了,刚才见你虚脱一样,不要紧吧!”

  “呵呵,再要紧靠在你怀里也没有关系了,这么舒服!”   “色狼,”灵儿猛地推开了我,“叫你使坏……”

  “好灵儿,最多我不讲就是了。嘻嘻,不闹了,咱们去村长的密室看看有什么宝贝!”

  我和灵儿来到村长的密室,这里一共有四间屋子,每间分别整齐地罗列着各种收购会来的物资。第一间是药材房、第二间是矿石房、第三间是杂物房、第四间是成品房以及钱币。大致浏览了四间房屋的情况,里面的收藏颇为丰富,我让灵儿自己去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东西后,便走进矿石房仔细翻看起来,房内材料虽多,但是好材料却极少,除了一块巴掌大的陨铁之外,大部分都是含碳较高的生铁,少部分钢,还有像锰矿等少量矿材。现今我的铸造术是高级,看着这一堆堆材料,不禁思索起来,自己想要怎样的一把兵器呢?进入游戏以来,自己一直都是用剑的,用起来顺手飘逸,感觉很不错,可是现阶段对我来说杀伤力较小,因为我还只是掌握一些基本的剑术,内力也无法在剑法上发挥作用,就凭我的铸造术等级铸造出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简直是痴人说梦,只是浪费材料而已。思来想去没有定论,突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里出现雏形,为何不将两把剑合铸成为一把子母剑!将大剑一侧铸造一个侧槽,作为小剑的剑鞘,这样在打斗的时候能够出其不意地抽出小剑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对所要铸造的兵器大致思路清晰了,剩下的是制作流程以及准备工作,挑选了需要的材料后走出矿石房,约上灵儿,直奔铁匠师傅而去……

  铁匠师傅在听完我的想法后觉得可行,不过提出了几点建议,一则是两剑结合部位设计的精准度,二则是对大剑刚硬度以及小剑柔韧度的要求,这样对材料的要求相应的要高许多,并推荐我大剑使用百炼钢来铸造。所谓的百炼钢,就是将材料反复加热,折叠锻打一百次,使杂质尽出的最精纯的钢。而小剑最好铸造成为柔韧性非常强的软剑形式,这样在大剑上开侧槽的位置不必太厚,不影响大剑本身的强度。听完铁匠师傅的建议后,我开始了精心的铸剑工作。

  设计好图纸及模具后,我几乎上线的时候都是在枯燥的打铁中度过,单是百炼钢这一块,就几乎花费了我一个月的现实时间,其间灵儿时不时来铁匠铺看剑铸造的情况,有时也会呆上一阵子,就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在铁匠铺呆着确实惹眼得很,引得四周铁匠学徒们大叫我好福气,倒是灵儿来的次数多了,也和这帮学徒们熟络起来。

  经过一个半月的铁匠生涯,我所构思的子母剑也将大功告成,这里面包含了铁匠师傅和我的太多的心血,所以也引来大家伙的关注,就连一向不曾露面的带刺玫瑰都随灵儿一起来到铁匠铺,还有像已经转职的昨夜星辰也相约回到新手村。铁匠铺外面的街道也驻足围观了很多人,人们喜欢看热闹,都想来看看这捶打了一个多月现实时间的宝剑到底是个什么样儿。我也有些激动,自己耗费精力打造出来的宝剑不知能不能有预想的那么好,子母剑的外形加工工艺都已经完成,今天需要做的是最后的淬火和回火以及局部打磨的事情了。

  “徒儿,看着你能坚持完成这把宝剑,我甚感欣慰!宝剑要出炉了,最后这次急速冷却剑身的水里加入这瓶里的东西吧。”见我正聚精会神盯着炉子,铁匠师傅递过一瓶小瓶说道。   我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

  “据给我这东西的高人称,这是‘天外玄精’,对铸造有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呈黏稠状,冰凉却似乎具有生命力,但是我得到前从来没有见过,得到后也没有在实际的铸造中使用过,所以也不能告诉你加入这东西后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我想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怎么用?直接加到冷却水里么?有什么要求没有?”我接过瓶子,顿时一股透心的冰凉从手上蔓延开去,打开瓶子,用灵鉴术鉴别瓶里那晶莹剔透的黏稠液体时居然没有什么反应。   “不用看了,你那鉴定师傅都没有办法的。”

  我大为惊讶,但也顾不得许多,这东西定非凡品。心思又回到炉子上,子母剑在炉子里兹兹作响,整个剑身已经红的通透,蔓延在上面的火苗诡异异常。我知道是时候淬火了,赶紧将小瓶里面的液体倒入冷却水中,只见那‘天外玄精’入水即溶,但是又好像是水融入其中的样子,冷却水的体积在慢慢减少。   “快将宝剑放进去。”铁匠师傅叫道。

  我不再犹豫,用夹子将子母剑迅速放到加有‘天外玄精’的冷却水中,顿时冒起阵阵白烟,弥漫空中,让人睁不开眼,随着‘滋滋’声响后,白烟散去,眼前的事情让大家惊讶不已,只见冷却水一滴不剩,冷却槽中只有子母剑了,再看剑身,似乎黏附了一层晶体一般,而这表面层好似活物似的,在剑身上流转,神奇异常!大家看后,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子母剑完成后的真实属性。

  再次将子母剑放入炉子加温,分别对大剑以及小剑进行不同程度的回火处理,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可是没有一个人离开,大家脸上都透着兴奋与紧张!我想在游戏里面掉宝率如此低的情况下,要出一把自己适合的兵器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自己铸造兵器能获得很不错的等级和属性的话,那么铁匠将会成为继药师之后非常流行的辅助职业,个人兵器的获得也将减少难度。我拿着铁锤对大小剑做最后的局部修正,但老实说这种动作几乎徒劳了,一阵子后,只听‘叮’的一声响起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散宜生,铸造灵器成功,铸造等级升为宗师极,声望奖励1000点,请为宝剑命名。

  兴奋之余,细细把玩着手中的宝剑,大剑剑峰三尺七寸,寒光逼人,小剑剑峰二尺三寸,柔软灵动,整体属性为:上品灵器,耐久度1000/1000,装配等级:30,装配力量:50,装配敏捷:62,力量+4,攻击+150,伤害+100%,冰冻伤害+100,降低对方冰冻防御10%,使敌人胆寒,可成长,认主。前面的属性已经非常让我意外了,这可成长以及认主的属性真让人大吃一惊!轻轻将手指在剑峰上滑过,留下一道血珠顺着剑峰向剑身渗去,宝剑似乎能吸血一般,待血迹完全消失在在剑身上,留下了诡异的暗红图文。这时系统提示我认主形式完成,请为宝剑命名。我望望铁匠师傅,一股感激之情在心头油然而生,遂给宝剑起名为:教导之子母剑。

  这时周遭的朋友们都眼巴巴地看着我,急切地想知道子母剑的属性,我微笑着将剑递给铁匠师傅,让他们传阅,这也是一种愉悦心情的分享,待大家看过后都报以希嘘声,属性称得上变态了,一个个都是一幅意犹未尽和羡慕的神色……

  最后铁匠师傅语重心长的讲道:“徒儿,能铸造出这般兵器我亦为你感到高兴,但是却不能太过依赖装备的力量,很多时候还得靠自身修为的增长,这样宝剑也好,个人也好,才能体现出更多的价值。”   “多谢师傅教诲,我记下了。”我说道。

  铁匠师傅露出欣慰的笑容,等大家散去,和灵儿约好后我也下线了,我知道自己即将走出新手村,走出各位师傅的羽翼,去开创新的世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