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结伴出发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6 14:24字数:315759

  摘下游戏头盔,寝室里面一片沉寂,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只是宿舍里面空气不流通,沉淀一晚的浊气让人感觉呼吸不顺畅。探头看看其他几位室友,呼吸均匀,应该还在游戏之中。我没有打扰他们,蹑手蹑脚地起床梳洗,准备到校园活动一番,刚才也在游戏里面约好灵儿一起早餐来着,看现在这样子时间充裕,还可以到校园逛一番。

  刚从洗手间出来,便见室友王浩已经起身穿衣妥当,有些惊讶,看样子我前脚出门,他就起床了。大家会心的一笑,王浩指指门外,好似有话与我说一般,我不虞有他,悄悄走出门外等待他梳洗,只是心中嘀咕,这么早,他找我作甚?

  我们沿着校园闲逛起来,因为地处西南,每年冬天最冷也不会下雪,但是清晨也让人觉得冷飕飕的。我们一边做着舒展运动,一边向前走去,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好似相互熟识般,不愿意打破这份宁静。我虽猜测不出他这般做法的具体目的,但想来这肯定和游戏有关,只是我身上现在也算背负了不少的秘密,决不能轻易透露半点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就快期末考试了,准备的怎么样?冯教授的考试可是很难过的。”待得大家都舒展的差不多了,王浩驻足问道。

  “尽力而为吧,教授不是说过么,只要付出了都会得到收获的,呵呵……”

  “也是,看你平日里功课做的蛮勤快的,人也聪明,我想难不倒你,只是现今大多数人都在游戏、生活两方面进行,时间就好像少了一半似的。”   “还别说,这款游戏做的真不错。”

  “是啊,或许它真能改变人们的生活吧……嗯……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呵呵,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也算同舟共济,你说。”

  “今天在游戏中我看见一个人长得很像你,因为容貌可以调整,所以我一直不敢确认,所以才冒昧一问。”王浩狐疑地看着我道。   “呵呵,人有相似,这并不奇怪啊!”我打着哈哈。

  “可是其中两个女孩也和你的两个朋友很相似,特别是一个叫带刺玫瑰的,嗯,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说到这份上,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于是笑道:“哈哈,那可是美女啊,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关注的,你今天在游戏里面也去过#432新手村?”

  “哈哈,真的是你,想不到啊……想不到……铸造出如此变态属性宝剑的主人真的和我一个寝室,哈哈,再次认识一下吧,我游戏中叫‘天机浩然’,我那同伴李志锋叫‘天慧子’。说来惭愧,我也从事有铁匠这辅助职业,可到如今也是高级而已,没有打造出什么好的东西。”说完王浩伸出右手,很诚挚地看着我。

  我握上他的手说道:“天机、天慧……你们不会用天罡星来取名的吧,也太有个性了,呵呵,就铁匠而言,你也别灰心,我也是机缘巧合在铁匠师傅和朋友们帮助下才饶幸成功的,再说了,术业有专攻,或许我适合做铁匠这行吧。”

  “你这就太小瞧自己了,能打造出这种武器的除了机缘之外,自身的付出才是最重要的,别人不了解,可是自己也是铁匠,其中的酸甜苦辣我是清楚的……对了,看你在游戏中还没有转职,以后有什么打算?刚刚认识的时候,我记得志锋曾向你提过加入我们行会的事情,你的铁匠做的如此出色,我保证在我们逍遥行会里面会有更大的展示空间以及自由度。”说着还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放,好似怕我跑掉一般,汗一个……

  我有些犹豫,阿风曾说过待我转职后去无级行会,虽说我曾拒绝了,但是如果加入别的行会的话,在他面上却不好过,就组建自己势力的问题,我倒是不担心,新手村有几位师傅坐镇,应该能把握分寸,自己加入别的行会隐藏身份也是一个不错的做法,只是……

  “有什么难处么?能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王浩看我犹豫,急切地问道。

  “哦,也不是什么大难事,只是当初朋友邀请我加入无级,我拒绝了,现在如果加入你们的话,可能朋友面上不好看……”我挣脱他的手有些尴尬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哈哈,不好意思,我们也是求才若渴啊!冒昧的问一句,当初你为什么不选择第一大行会的无极呢?”

  “唉,老实说,我这人喜欢自由,喜欢四处游走,加入行会虽有很多好处,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羁绊,和我玩游戏的心愿不符,所以当初拒绝了。”

  “哈哈,我们都是以这种心态来面对游戏的人,这也是我刚才为什么说会有更大空间和自由度的原因,也许你还不了解我们行会的运作模式,但是我相信一旦你知晓以后,你一定会喜欢上这种模式的。”

  “是啊,我也听说过你们行会的一些情况,不过能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么?”

  “当然可以,我们真心希望你加入,哈哈,不说了,这也到早餐时间了,一起?”

  “呵呵,不了,我约好我女朋友的,实在不好意思,两天之内,我给你明确的答复,可好?”看着校园里面稀稀疏疏的人们,我提出了告辞。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希望能得到你的好消息,再见。”   “再见。”

  遇上这一出,我知道在游戏里这么一闹,出名了也不一定,说不定无极、潜龙行会的人也会来拉我入会,只是这‘天绝神剑’的主人究竟在哪个行会里面呢?还得找灵儿商量一下,看看她有什么思路没有。

  往灵儿的宿舍楼走去,远远看见她早已在门口驻足相盼,穿的跟个树袋熊似的,红彤彤的脸蛋煞是可爱,端着饭盆站在树下不停地晃动,呵呵,看来我迟到了,一会少不得被一顿埋怨……

  灵儿看到我一阵小跑过来,撅着小嘴道:“说好的六点半来叫我的,你都迟到了十分钟了,你就忍心让我在这大冬天的寒风下等你?”

  其实现在还不到六点半,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儿,我恨不得亲上一口,也没有和她争辩,说道:“好灵儿,我怎么会忍心让你在这吹冷风呢,来,到我怀里暖暖,这里可是最最温暖的春天。”说着张开双臂向她抱去。

  灵儿害羞地躲开,嘴里嘀咕着:“想得倒美,你就有本事欺负我。”

  我拿过灵儿手中的饭盆,说道:“好了,灵儿,我们吃饭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灵儿听完我早晨的事,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只要处理的好,不但能隐藏自己的实力,还能交到一些朋友,更有甚者可以拉拢一些势力过来,因为我和灵儿打算待我转职后就去周游游戏世界,这与逍遥会并没有什么大的冲突,但是也同样涉及到无极行会那边一帮同学情面的问题,不好处理。

  “你为什么不选择让你那些好朋友来帮你呢?新手村不是正缺少人手么?”灵儿问道。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后来仔细想想,如果让他们来帮我,那肯定要透露事情的真相给他们听,并非我不信任他们,只是这件事情牵涉太大,说不定会有生命的危险,这是其一;其二是经过这些年的变迁,老实说,我们之间的感情连我都不能准确地把握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家庭等情况,不再是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了;第三,我总隐隐觉得‘天绝神剑’就在无极或者潜龙行会里面,因为这两个行会最近发展壮大得很快,没有一定的实力是不可能有这般速度的。”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可以加入逍遥行会,只需要提出一个附加条件说暂不公布我们是行会会员,等我们在外面流浪一段时间后再找理由就很容易了。”灵儿建议道。

  “嗯,这主意不错,那我回去和他谈谈……嗯,快期末考试了,假期准备怎么过?你和凌老孤孤单单的,要不都上我家去过节,这样也热闹一些,嘻嘻,你也顺便见见未来的公公婆婆。”

  灵儿刹那间羞红了脸,喃呢道:“这种事情能‘顺便’的么?”

  “算我说错,终身大事自然不能‘顺便’的,到时候可得穿上大红嫁衣,你要不原意,我可要捉住你穿的哦!”   “讨厌……”灵儿轻啐了一下,说完露出幸福的笑容。

  再次登录游戏,已是游戏中的黄昏时候,夕阳西下,余晖将整个新手村笼罩其中,显得安静祥和,街道上来往的人流也渐渐减少,很多都住进了客栈或者酒楼,更有打算长期在此定居的玩家,租有房子,炊烟缭绕,多少有了现实中村镇的味道……

  灵儿是和玫瑰一起上线的,都在铁匠师傅的屋里,两个丫头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谈得兴高采烈,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玫瑰今天收到求爱者999朵玫瑰花,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以前也常有送花的,只是今天这求爱者非常特别,一则是送的花数量太大,二则是这求爱者是在游戏中看到玫瑰的,一时惊为天人,便在游戏里面死缠烂打,玫瑰看着也有些心动,于是就告诉了他真实的姓名和地址,谁知这家伙第二天便捧着999朵玫瑰花从异地坐飞机到玫瑰寝室当众求爱,就这样玫瑰还犹豫不决的,把那家伙打发走后,玫瑰和灵儿居然抱着鲜花到闹市给处理掉了……汗一个,时常在报纸或网络媒体上看到这种有勇气大张旗鼓求爱的,女方一般都感动的稀里糊涂,成功率也相当高,谁想到玫瑰眼光也忒高了!

  “我说叶知秋,我们灵儿可是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尽了,结过你一点表示都没有,是不是太不厚道了,要真是这样,改明我就给灵儿介绍男朋友去。”带刺玫瑰好像很有兴致,拿我打趣道。

  “我说姑奶奶呐,你刚宰别人一笔还没有舒坦么?您可得手下留情啊!你看我现在可是穷光蛋一个,您说吧,要我怎么放血,只要是能力范围内的,为了美女我在所不惜。”

  “哈……可得说清楚,为了哪位美女啊?我们可都是美女,小心灵儿阉了你。”

  “你们当然都是美女了,你和灵儿这么要好,我要娶了灵儿,还不得过你这关啊!”我轻轻拥着灵儿说道。   “萍姐,不要和这家伙瞎扯蛋了,他狡猾狡猾的。”

  “哼,还没有过门呢,就学会帮着他说话了,嘻嘻,不过你可得记好了,今天你可是答应姑奶奶放血的,先记在帐上,到时候别说话不算话。”带刺玫瑰最后狠狠地对我说道。   “您就放心好呐。”

  “知秋,你准备到哪个城市转职?北方玄武城太远,中间的狂龙城和南方的朱雀城倒是不错,不过去朱雀城也必须从狂龙城中转,也比较麻烦。”灵儿问道。

  进入游戏也有一段时间了,对游戏也越来越了解了。新手村出去的新手可以结伴同行进入城市,在初期系统提供驿站接送服务,有专门的NPC用马车接送那些来往于城市和各个村镇之间的玩家,等到玩家实力增强,能够建立自己的城镇的时候,可以由玩家来做这项生意。接送过程中会遇到怪物或者打劫的强盗等,有可能是玩家,也有可能是NPC,总之一切都可能存在,玩家出了新手村到进入城市之间,有很多种发展方向,有可能成为盗贼或是强盗,也可能进入城市转职成为其他职业,更快捷的方法是学会更高级的技能,比如一个修仙的玩家练至御剑千里的境界,那通向别的城镇也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再者获得一些辅助装备、好的马匹等,这些都能达到更好的效果,至于像国外的玩家高级以后可以设立传送阵,这也是为什么系统将玩家的初始值计算后分成不同难度新手村的原因,难度级别低的一般都在城市附近,容易到达,难度级别高的一般远离城市,甚至会有其他难度因素。

  “这样吧,我的意思是等等我的一个朋友,然后一起组队离开新手村。对了玫瑰,对你穷追不舍的那位也应该在新手村吧,大家一起走怎么样?”基于上面的因素,我提出了我的建议。

  “哼!那个臭家伙,像个苍蝇似的,以为是个什么公司经理就好了不起,老娘就是不尿他那壶。”

  晕啊,带刺玫瑰还真敢说,作为女孩子一点的顾虑都没有,神经估计是粗线条的。

  “萍姐,你好歹注意一下,要是以后没人要我可不依,看看现在多少人狂追你,人家又没有做错啊,要是知秋对我这样,我都幸福的要死过去。”灵儿羞红了脸笑骂道。

  “有钱了不起么?还得看我乐不乐意呢,呵呵,我答应就是了,看你紧张的,我又没有和你抢老公。”   “尽瞎说……”灵儿轻啐道。

  就这样闹腾一阵后,昨夜星辰和玫瑰那位追求者也陆续上线来到铁匠铺。寒暄过后,大家都认识了。昨夜星辰机缘巧合地转职成为了道士,而玫瑰那追求者游戏名字叫‘钱方孔’,对做生意极有一套,在游戏中也转职成为了职业商人。带刺玫瑰杀伤力确实够强的,昨夜星辰一经介绍就对我叫嚷着太不够意思,有这么漂亮的妹妹都不早些介绍认识,然后立即对玫瑰展开攻势,惹得旁边的钱方孔瞪着双眼像头发qing的狮子,玫瑰呢,却悠然自得般毫不理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这两个人的骚扰,令人称奇。

  我转念一想,这两家伙就这般为了玫瑰像死对头一样可对我们即将的行程不利,看看灵儿,她似乎也意识到这种情况,这怨的谁呢,总不可能怪玫瑰的吸引力太强了吧,看来得想办法把他们理顺才行,要不会造成大麻烦的。

  “星辰,怎么像没有见过美女似的,看看你那样儿,大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再把你那两手放在胸前,那这造型绝对有型。”

  昨夜星辰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过火了,顿时给弄了个大红脸,咯咯地对着我憨笑,看来星辰这家伙还是个纯情少男呢……

  我拉过昨夜星辰到一旁低声说道:“你小子,见到美女跟没形似的,告诉你吧,要是就你这样子,我敢说你没戏。”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我继续说道,“知道那钱方孔么,就像你这样子死缠烂打地跟着玫瑰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玫瑰花都送了999朵,结果怎样呢,到现在玫瑰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知道这说明什么不,说明玫瑰这女孩子不喜欢像苍蝇一样的追求者,要风度,知道不?风度,男人的风度……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测,可是我敢说你这种方法肯定行不通。”

  “嗯,老大,你说的不错,还有你家那口子不是和玫瑰关系不错么,帮我打听打听玫瑰喜欢什么类型的啊,哈哈……”昨夜星辰点头说道,忽又摇头道,“不对啊,你家那口子很明显没有玫瑰漂亮啊,怎么老大你?难道是容貌调低了?哦,天!老大你的艳福太好了……昨天又打出了一把灵器级别的宝剑,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给遇到了呢?”

  “你知道个屁,这叫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还想不想追求玫瑰了?尽说些没用的,要是还想要到内部独家秘密,那你就得听我的。”   “听,怎么能不听呢……哈哈……”

  钱方孔侧头倾听着我们这边的动静,虽说没有听到什么,但却感觉绝对对他不是好事,赶紧站到玫瑰前面,挡住了星辰到玫瑰之间的路,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我看着好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钱兄,虽然我们以前不认识,但是听到你和玫瑰之间的事情,老实说,就这份心意,我也不得不佩服你,以后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了,还希望大家能精诚合作,你觉得呢?”   “我当然没有问题了,只不过一些后来者不讲规矩。”

  “扑哧……”这话引得大伙都忍不住有饭喷的感觉,够强悍啊!

  “唉,你可真逗,哪有这么严重啊,即使以后你娶了玫瑰,难道还不让她交朋友?你既然喜欢她,就应该尊重她、该相信她才对。”

  “呵呵,真不好意思,让大家笑话了,其实我是真的喜欢玫瑰,唉,看来一切随缘吧,不过我得首先申明,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你这鬼家伙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在说姑奶奶坏话?还走不走了?”带刺玫瑰看我在这边低声细语的,对我提出了抗议。

  “怎么不走呢,哈哈,现在大家都熟络了,我们去告别铁匠师傅上路吧。”

  就这样,我们五人组成的小队在告别铁匠师傅后开始了新的旅程。

  坐上由NPC驾驶的四轮马车,我们向狂龙城进发。因为上线时已经是黄昏,在铁匠铺闹腾一阵子后已是夜晚,看来今晚得赶夜路,在马车上度过了。我回想起拜别铁匠师傅的情景,不由感到身上的担子不轻,或许这就是一种代入感吧,明知道不是真实的,可是自己在虚幻与现实之间已经分辨不出了。坐车的经历是非常无聊的,不过我们这组合还好,一行人有两个美女在并不觉得孤单,再加上除我之外的人都是在新手村之间跑过几次的,大家说些外面世界的见闻趣事,这一路上倒不显得枯燥乏味。

  “狂龙城现今是青龙大陆第一大城市,定居的人口上亿,每天的流动人口也非常庞大,城市里面的各种设施齐备,很多地方只要你有金币,就能享受到星级服务,所以在狂龙城的消费是非常高的,做生意所要缴纳的税收也很高,按理商家的机遇也多很多,但是现在大部分的行业都被无极行会霸占着,外面的商家是针都插不进……”钱方孔饶有兴致地介绍着狂龙城的情况。

  “是啊,在狂龙城里面可是有很多青楼的哦,哈哈……”昨夜星辰在熟络之后也慢慢显出本性,痞的可爱。

  “看看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见到漂亮的就想上,满嘴甜言蜜语,满脑子想得却是去逛窑子,哼!”带刺玫瑰狠狠地瞪着昨夜星辰说道。

  这话说的昨夜星辰尴尬不已,涨红了脸手足无措,我替他解围道:“玫瑰,这你就只看到表面现象了,所谓食***也,男人在漂亮女人面前不用下半shen思考那还叫男人么?我觉得用下半shen思考的男人可比那些用上半身思考下半shen行动的伪君子要强得多,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中规中矩,实际做事非常龌龊不堪,哈哈,你要是遇到一个用下半shen思考的男人,那你应该高兴才对。”

  “灵儿,你可得注意了,听到没?这家伙满嘴的歪理谬论,还什么我遇到一个用下半shen思考的男人应该感到高兴,我还不如祈求上天赐我一个精壮的男人,哼!”

  “扑哧……”听完这话,大伙又一次感受到玫瑰的独特之处了。灵儿也羞红了脸连声啐我们越说越离谱,而另外两个却不自觉地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似乎在比较谁比谁更精壮一般。

  正在这时,马车突然急停了下来,马匹被拉住缰绳嘶鸣不已,只听外面嘈杂声一片,马蹄声、脚步声、刀剑声、人声在四周迅速传开,火把将暗夜照的通明,我们已经被包围了……车夫掀开车帘紧张地说道:“客官,不好了,我们遇到打劫的强盗了……怎么办?他们人好多……”

  “车上的人统统给我下来,把身上的钱币以及值钱的物品全放在车前,站到一边一字排好,大爷我们只为求财,但是哪个要是不长眼睛的话,那别怪我手上的刀不留情面。”顺着车夫掀开帘子的空隙,瞅见马匹上坐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对我们嚷着,眼神里不时闪出凶恶的寒光,旁边簇拥着一群小啰喽,各自抽出刀剑气势汹汹地看着马车。

  “玫瑰,这下老天可不止赐你一个精壮的男人,而是赐你了一群精壮的男人,呵呵!”   “你去死……”带刺玫瑰一脚把我踹下了马车。

  我被踹下车,着地姿势可有些不雅观,整一个‘平沙落雁式’,引得强盗们哈哈大笑……

  “头,这就一个腊头,哈哈,肯定一听到打劫就吓的屁滚尿流的。”

  “你懂什么,刚才没有听到车里女人叫‘你去死’么,我看啊,他是一个小白脸儿,不中用的,我说车里的,下来给大爷看看,爷们可比这小白脸强多了。”一个强盗说着吹起了口哨……

  强盗们越说越难听,我起身拍了拍裤腿,细细地打量着这伙打劫的强盗。只见他们大约二十个人,坐在马匹上的有五人,其中那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应该是他们的头,用灵鉴术乍一看,这家伙等级还不低,48级的样子,各项基本属性也属中等,职业是强盗。官道两边都是茂密的山林,他们大概就是埋伏在那里,堵截我们马车的,按照车夫预先告知的线路和落脚村落的位置,我们今晚的行程大约一半左右,也就是说这伙强盗选择的时机与地点都很不错,他们应该是惯犯了。

  车上的同伴都陆续下车了,车夫瑟缩地躲回了马车里。灵儿挽着我的胳膊,埋怨地看着带刺玫瑰,她却大大咧咧地调戏灵儿道:“我的小美人儿,心疼了,哼,这还是轻的,他居然敢这样说我。”完全没有把这群打劫的当回事。   “我们正被打劫呢。”灵儿推推带刺玫瑰小声说道。

  “不就是强盗么,大不了降级重来。”带刺玫瑰不服气地说道。(游戏对人物死亡有相当严厉的规定,死亡人物等级在20级以下,等级清零重来,人物48小时现实时间后在出生的新手村重生;等级在20级以上,人物等级降10级,随机掉落可遗失物品1~2件,人物48小时现实时间后在死亡地点最近的城市或村镇复活)

  昨夜星辰与钱方孔警惕地看着强盗,双手紧握着武器,看那架势也是熟悉打架斗殴的主,只要一有点不对就能开仗,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哪不对劲却一时说不出来。

  “哈哈,这小皮娘虽说细皮嫩肉的,但也有几分豪气,等干完这票跟我回去作个压寨夫人如何?保证你穿金戴银享用不尽……”那满脸络腮的汉子对玫瑰调笑道。

  “压寨夫人很了不起么,不如你跟了我,作个端茶送水挑担的随从,老娘一样不会亏待你的。”

  “不知死活的东西,兄弟们,上,解决掉这帮人,把那西皮娘给我留下,我要让她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哈哈……”络腮汉子一边淫笑着,一边招呼着小啰喽们向我们杀来。

  第一次干群仗还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把灵儿护在身后,然后一圈火墙将我们与强盗隔开,加持上雷云风暴,一个个冰箭向强盗撒去,因为装配了‘魔力源泉’,所以发这种低级魔法可以做到完全瞬发还不用间断,伤害力虽小,却能给他们意想不到的效果,只看到我双手挥舞着,冰箭便源源不断地飚射而出,整个场景诡异而好看。一时间强盗有些愣住了,靠近的不是被火墙烧到身上,就是被冰弹弹开,就连那头目都有点晕,这还刚开始打劫呢,怎么又是火又是冰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点子硬手,闪开……”满脸胡子的强盗头双腿在马上一夹,凌空向我跃来,手举那开山大板刀,凌厉地向我劈下。另外四个坐在马背上的看着头已经越向火圈,便也勒马冲向了我们。

  灵儿和带刺玫瑰双双举剑想抗住那凌厉地一劈,但是力道上始终不如蓄势的一刀,刀势减缓下落,我赶紧抓住她们两人往后撤去,这一撤,使得强盗头子的那一刀改变了方向,身体在半空使不上劲,急速向下落去。我拉过两人后,看准机会,上前狠狠的一脚,踹到了强盗头子彪悍的身上,只听‘砰’的一声,强盗头子被我踹了老远。

  再看看昨夜星辰与钱方孔的战况,两人一人对两个刚才的骑马强盗,还要顺便解决小啰喽,自身都没有负伤,显得很轻松。只是钱方孔刀下从未留下活口,能致人死命的全都成为亡魂重生去了,相反昨夜星辰都是一些不致死的伤害,只是限制强盗的行动而已……一刹那间,我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对劲了,钱方孔握住兵器的气势与商人的身份相去太远,原来是个嗜杀的主啊!

  就在思维转瞬之间,强盗头子忍住疼痛,爬起身来,‘嗷嗷’叫嚷着又杀向我们。我抽出子母剑,和强盗头子拼杀起来,灵儿和玫瑰解决外围,时不时骚扰一下,搞的对方苦不堪言,那强盗头子原本以为我只不过是个旁门左道的法师而已,刚才失利因为丧失先机,被陌生的魔法打了个措手不及,谁想到我使用刀剑也能与他斗的旗鼓相当,额头不禁冒出了汗珠。

  一阵子过后,我对子母剑的运用也逐渐熟悉,再加上这些小啰喽死伤过半,整个局面已经颠倒过来,强盗形势不利,在苦苦撑下去。我并没有打算赶尽杀绝,所以一剑将强盗头子逼开后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灵儿守在我身边以防反扑,玫瑰则架开了另外一边二对四的打斗。

  强盗头子将伤兵残将聚拢后,看着我狠狠地说道:“今天兄弟们踢到铁板,认栽了,多谢刚才手下留情,这份‘恩情’他日再报。”说着就准备带领部下离开。

  就在强盗们准备离开之际,我笑盈盈地对那头子说道:“呵呵,我说那个大汉,说走就走么?”

  “那你想怎样?我们眼浊自认倒霉,但是你们毫发不损,而我的弟兄死伤过半,难道各位还要把我们全撂在这里么?”

  “想要把你们都交待在这,我刚才也不会停手了。呵呵,刀剑无情,损伤在所难免,我只不过想给你们做笔交易而已,”我慢悠悠地说道,“你们的性命可以说是在我们手上的,就这么离开了怎么也说不过去,你明白的,用钱来换取你们的命,因为毕竟是你曾经打劫过我们,要是我们不如你们,或许人财两空呢。”

  那头儿咬牙切齿,双眼瞪的似铜铃般,半响才从喉咙里低沉地吼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消消气,嗯,这要求呢确实有些强人所难,看你也算一条铁铮铮的汉子,不用钱来赎命也行,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若我们悄悄跟着到你们老巢抢点盘缠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呢,你回答的问题应该具有真实性,怎么样?两条路给你选,你那受伤的兄弟可是等着治疗哦。”   “你问吧。”权衡之后,强盗头子很容易作出了选择。

  “那好,就问三个问题,第一,这条路上你知道有几伙强盗?实力怎样?”

  “这两边的山叫翠屏山,骑居于这狭窄的官道上有得天独厚的打劫优势,我们这伙人只是这山上最下层的散兵游勇,对一些落单的或者人数不多的过客下手,山上有一伙实力庞大的团伙,他们的头领本领高强,我想依你们的能力或许有逃生的份。他们已经形成有组织,有地方势力渗透的专业打劫团伙,来往的过客资料他们能摸得清楚透彻,今晚的行动也是由他们不愿意接单才有我们的份的,即使这样,我们还得每月上缴一部分收入供奉着,所以打劫也不容易,作强盗也是很艰难的。像我们这样的强盗这一路还有几伙,但都是依附于山上强盗拾点牙慧的,对你们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过了这个翠屏山脉就基本上进入平坦地势,隔不了多久就有村庄落脚,一路都比较太平,我所知道的就这些。”

  “好的,第二个问题,这山上可有秘道么?”我一问完,大家都惊奇地看向我。

  强盗头子狐疑一阵后说道:“早知道我该让你去我的老窝抢劫的,你不觉得这种信息很值钱么?”   “当然,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我没有逼迫你。”

  “那好,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说完一条信息发送过来,原来这强盗头子名叫‘擎天’,信息大致如下:早在山上那伙强盗来之前,擎天出新手村在翠屏山遇到一个强盗NPC,转职成为了强盗,那时#432号新手村来往的玩家并不多,整个翠屏山大寨由擎天管理,生意比较萧条,后来进出#432号新手村的人多了,就来了一伙专业的强盗团队,本想兼并他们,擎天却没有答应,这才被赶下山来。山上的强盗平日里对擎天百般欺压,目的就是想要从擎天口中探出山上秘道所在,谁知擎天迟迟没有松口,领着这帮兄弟苦苦支撑。后面还附带了一份地图,用红色的线勾勒出秘道的详细信息。   “最后一个问题,我如何相信你这份地图的真实性?”

  “验证的方法很简单,将地图拷贝到一张卷轴上形成地图实物,当打开地图后,如果是真的图,系统会有提示,如果是假的,将不会有提示,当初我也是这么得到的。”   “咦,车夫不见了。”这时钱方孔惊叫道。

  大伙惊讶地看向马车,发现车厢内空空如也,四周也不见车夫踪影,难道车夫跑掉了?

  “不必大惊小怪,那车夫多半是山上那伙强盗的外线,不见了说明你们也暴露了,你们要尽快离开才行,要不会遇到大麻烦。”擎天说道。

  我对擎天报以微笑,问道:“你为什么将地图交与我,还要帮助我们,我觉得你应该很恨我们才对。”

  “受够了,也觉得你这人是个可交的朋友,也许你能替我们帮山上的强盗赶走也不一定。”说完就发送了一个请求好友的信息。

  我加上他后,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翠屏山脉从地图上看来延绵深远,我们现在在源头位置,如若擎天说的是真话,那么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很快将被山上的强盗堵截,而且他们头领的武功不是我们现在能抗衡的。如若擎天说的是假的,那么这说明擎天这人的心机非常深,在我几个问题之间就能设计好圈套将我们骗进去。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前一种可能性较大,那么要想躲过这次危机,逃跑不是办法,想到此处,我向擎天密聊说道:“朋友,既然加了,我喜欢这样来称呼。很冒昧的,我想我们可能会和你们一起上山,麻烦你在一路留下标记,我们将沿着标记行走,具体怎么躲过这次山上强盗的堵截,到时我们保持联系怎样?”

  擎天犹豫一阵后还是答应了,和我约定好暗号后搀扶着伤员便离去。我聚拢大伙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了出来,灵儿、带刺玫瑰以及星辰都没有意见,只是钱方孔有些犹豫,但是最后也同意了我的方案。关于钱方孔这人,应该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商人,也决不像表面上那样为情冲动的类型,就一个职业商人,怎么可能有很好的武技,骨子里面视生命如草芥,想来其背景不简单,当然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对于他加入我们团队有什么目的现在还说不清楚,我也不说,免得大家面上尴尬,慢慢观察他,定能发现破绽。

  擎天一行人走后,周围变得静悄悄的,还好月光皎洁,大地像洒了一层银粉般,不至于影响大家辨路行走。我拿出卷轴,将信息中的地图生成实物地图卷轴,一阵白光过后,系统提示:玩家散宜生得到翠屏山秘道地图,声望加100。看来擎天给的地图是真实的。还没有等大家细看,我就将地图交与灵儿保管了。之后我们赶紧收拾行囊,朝着擎天等离开的方向尾随而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