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三方会盟

小说:网游之飘渺梦境作者:万俟候更新时间:2019-01-15 22:35字数:315759

  茶盏功夫,我们爬到顶峰上,顿时眼前一亮,原来上面是一个平台,像是人工开凿的一般,山峰被劈下一块来,光滑的石壁上刻着‘翠屏峰’几个大字,平台的另一边是万丈深渊,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我们正好奇,这里虽然人迹罕至,但属于山寨的范畴,展长风肯定知道,没有藏身之所,我们怎么能安全呢?

  这时只见阿四摸索到悬崖旁一个隐蔽处,拖出一捆绳子,大约有百来米长,将其一端栓在平台上的石凳上,然后将绳子抛下深渊。

  “公子,请抓紧绳子,跟着我到下面去。”阿四说完,便抓住绳子,沿着绳子往下滑去。   我们十分好奇,一个接一个地跟了下去……

  滑到绳子的底端,下面又是一个小平台,并在山体上挖了一个山洞,当真别有洞天,藏身这里,不知道其中奥妙的怎么也不会发现了。

  “公子,你们先在这里稍作休息,等我处理完山寨的事情再下来向公子禀报。”

  “您快些上去吧,展长风可能已经知晓我们跑掉的事情,肯定会质问于你,你要小心应付才行。”

  “多谢公子关心,老奴已有计较。洞中有泉水以及山果,公子受伤应多修养调息,老奴很快就回来。”

  只见阿四飞身向上,一手抓住绳子,一手扣住石壁,一边卷手里绳子,瞬间就消失在云雾之中……

  “哇!好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简直就是神仙居住地啊!”带刺玫瑰使劲呼吸着这里新鲜的空气,感叹道。

  “是啊,这种感觉比去氧吧要舒坦百倍,以后占领了翠屏山,可得常来这好地方。”昨夜星辰也附和道。

  现实社会中哪里还有这么美妙的地方啊,难怪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赞美了。

  大约一个时辰左右,阿四飘飘然落在平台上,武功之高,令人叹服!阿四没有理会大家惊讶的眼神,走到我跟前抱拳告罪后开始讲述他这些年的经历……

  “那年飘叶城破,我们几个护卫全都离开了。我在江湖上游荡几年后,觉得报仇的事毫无进展,倒是学到很多旁门左道的功夫,想想这样也不是办法,也没有听到兄弟们的消息,一时心灰意冷,每日与酒作伴,苦不堪言。后来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在狂龙城结识了一位客商,他常年在大陆上作些药材生意,因为交游广阔,所以也过得不错,他这人豪爽大方,喜欢结交江湖上的朋友,我从他的口里,得知狂龙城当初的势力正准备重建,在招兵买马之中,我想反正在江湖上消耗光阴也没有进展,还不如加入当年围攻飘叶的势力,或许能查出那伤害老城主的贼子。至于飘叶城的衰败,这些年我也看得开了,正是: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那您可查出什么端倪?”

  “还没有,吸入的成员很难进入他们势力的决策层,控制这个势力的其实是一个大的家族,重要的位置几乎都是他们家族成员把持,就好比这翠屏山上的寨主展长风,其实是该家族家主的一个侄儿。经过几年的发展和壮大后,该势力在狂龙城脱颖而出,成立了行会,取名‘无极’,之后,无极迅速控制了狂龙城的各行各业,并逐渐向外拓展,渐渐的,无极也有了很雄厚的家底。后来在与南方逍遥行会争夺地盘的时候,我积功升至客卿长老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平日里不用参与行会的大小事物,再后来,我得知行会要对飘叶城下手,我心急如焚,赶回飘叶后看到各位老伙计把曾经破败的飘叶治理的欣欣向荣,这才心里踏实下来,回到行会后我主动提出跟随展长风到飘叶来发展这边的势力,我曾在翠屏山收了一个徒弟,让他占据这翠屏山脉,一则可以注意无极的动向,二则即使有突发事件也能有使唤的人马。展长风对飘叶渗透不理想的情况下,控制了翠屏山,其实也是想控制飘叶的门户,我那徒儿也被赶下山去。”   “等等,”我打断道:“你那徒儿可叫擎天?”   “是啊,公子如何知道?”阿四惊奇地问道。

  “我刚出新手村就遇到擎天他们了,后来不打不相识,他给了我秘道的地图还带我们上山。只是后来不知怎的被展长风给抓住了,打成了重伤,看来得修养一阵子才能好了。”(玩家在游戏中死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能够重生,所以死亡除按照规定受到惩罚外系统默认是重伤。至于NPC死亡,则不能重生,但是系统会自动生成相应的NPC。比如一个40级的NPC死亡后,在该NPC所属的地域生成另外一个30级NPC,各项技能降一级,作为原NPC的后人出现。)

  “好狠的手段,展长风这人阴狠毒辣,是个厉害角色,只怪我来到翠屏山后没有与之相认,我原想他身怀秘道地图,展长风不会下狠手,可谁想到……”阿四伤心地说道。   “相信过阵子就没事了,说说现在山寨的情况吧。”

  “是,公子。来到翠屏山后,因为我知道秘道的情况,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其实就是秘道的入口位置。秘道一共分为两段,一段是从半山腰通往主寨的,然后从主寨到上面的翠屏峰,第二段则是从翠屏峰下来直接出翠屏山脉的。我以客卿长老的身份,向展长风要了翠屏峰下的石屋居住,守住这条秘道的入口。平日里展长风也不让我参与寨中事物,只是昨日逍遥行会与潜龙行会围攻山寨,展长风说有一个重要人物要乘乱逃走,让我截住你们,天见可怜,竟让我遇见公子!只是老奴鲁莽,差点酿成大祸……”说着说着老泪纵横,哽咽不已。

  听完阿四这番话,大家这才明白过来,我忙劝慰这阿四,这样一来我们出翠屏山脉是没有问题了,只是以后进了狂龙城城这无极的大本营后,比较麻烦。

  “阿四师傅,现在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清楚了,只是这翠屏山对我们飘叶非常重要,现如今我们也不能占领这里,您有什么好的意见么?”

  “能遇见公子,那说明我们飘叶不亡,经过这次事件后,行会里面的力量其实也抽调得差不多了,我刚才与展长风说你们被别人救走,展长风不疑有它,还比以前更加看重我,以后这翠屏山上的事务,我会积极参与,展长风只有高兴的份,在无极里面客卿长老是有一定分量的,当初要不是我主动提出到飘叶来,展长风根本无法使唤我,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暗中培养自己的实力,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守护飘叶村。”

  “嗯,这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可是阿四师傅,您留在这可得多加小心,对了,您上次回飘叶的时候没有和村长他们见面么?”

  “这到没有,我出来多年,结果一事无成,怎么有脸见他们……”阿四惭愧地说道。

  “呵呵,其实他们在遇到我之前也是很颓废的,整个飘叶村像一座死地。我离开之前除了村长他们,还见到了阿大师傅和阿三师傅,我的意思是你有空可以回去一趟,一则大家见个面免得相互牵挂,二则他们现在在村里收了不少身家底细比较干净的徒弟,在这翠屏山上,难保不出现奸细,擎天身边我怀疑也有奸细,所以可以让他们匀一些弟子给您,这样您也多些心腹。”

  “多谢公子指点,我定尽快回去办妥这件事情。公子什么时候离开?因为现在还没有出翠屏山,所以还不是很安全。”

  “事情也差不多了,我们立马动身,还请阿四师傅在前面带路。”

  我们来到石洞外面的平台上,云雾还未消散,平台外面又是深不可测的悬崖,路在何处?我们不禁面面相觑。

  “公子请看。”说完飞身跳向了悬崖里。我们一声惊呼,却来不及阻止!谁知片刻后阿四又从悬崖里跃回平台……看来这秘道的玄机竟在这悬崖之内。

  “公子,这里终年云雾缭绕,看不清这深渊的情况,实际上这是两座山峰中间的深涧,一般人在这山峰之间不能跃过,但唯独现在这个位置却可以轻松跃到对面去。”说完又做了两次示范,来回跃的次数多了,能依稀看见两米开外的地方阿四朦胧的身影。

  我们依次跃过后,再回头已经看不见刚才落脚的平台,真是神奇!

  到达这边后,阿四交付于我一个行囊后就匆匆告别,我们也沿着秘道向外走去。

  灵儿拿出秘道地图,大伙仔细研究后按照地图标识与实际路况摸索着前进。秘道因为常年无人问津,所以道路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只能依稀辨别。我和灵儿在遗忘森林里面呆了不少的时间,所以对于在这种深山老林里面行进是较有经验的,我开路,灵儿殿后,两天后我们终于出了翠屏山脉,在最近的一个村落歇脚。其间王浩与钱方孔都来信息询问我们的情况,我答复说因为受了点伤,还在修养之中,等到达狂龙城之后再与大家联系。

  从翠屏山山脉出来,我们几个都像野人似的,带刺玫瑰只嘈嚷着要沐浴洗漱,看看大家,其他人虽然不说,但也是一个意思。我们找了一间客栈住下,等各自收拾的时候我回想这些天的经历,可谓‘世事如棋局局新’,只能有个大致的目标与方向去坚持,具体怎么走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现今的形势复杂,还不清楚无极行会对我们几个人的态度,再加上我身怀秘道地图,他们会放过我么?思来想去不得头绪……

  灵儿来到我房间,依偎在我怀里,看着她刚刚沐浴完娇艳欲滴的模样,不禁邪邪地想把她就地正法。灵儿好似也看出了我的意思,羞红了脸紧张的不能言语。我将她搂过,找到那红唇深深地吻了下去……良久后,我们有些越演越烈的架势,大家喘着粗气,我的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抚mo,而她则搂着我,软弱无力地靠在我的肩头,任我施为。就在这是,房门被打开,带刺玫瑰大大咧咧地走进来,看到这种情况后一声尖叫!

  我无比懊恼地放开灵儿,整了整衣服,淫荡地看着带刺玫瑰,竟然坏我好事!灵儿脸皮薄,低着头不知道怎么才好,像做了错事的孩子玩弄着衣角。

  “玫瑰,今晚这么好兴致,找我什么事情?”我像没事般问道。

  “我没事就不能过来找你么?你们干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关门么?你们做这种事情就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么?哼!”带刺玫瑰像机关枪般一连串的发问弄得我有点晕乎,说完后推开正赶进来的昨夜星辰,摔门而去……

  昨夜星辰傻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突然回过神来,冲我暧mei地点头微笑,一副我明白,你厉害的神色退出了房间,并缓缓地将门拉上。

  他们都出了房间,灵儿才抬起头来,啐道:“都是你,尽害我出丑。”说完飞似地逃出房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亲热一下么,大惊小怪的。经过这么一段小插曲,心情也舒展开来,诸事烦忧,不如心若流水,保持一颗自在心。

  我厚着脸皮挨个房间通知他们,我们今晚上路,就在马车上过夜,想来已经出了翠屏山脉,不至于还被强盗打劫吧。带刺玫瑰正在生闷气,我想到前段时候灵儿给我说的情况,还真有些麻烦,好说歹说才让她骂骂咧咧地上路。

  坐上马车我们的速度快了很多,两天后我们到达了著名的狂龙城。远远望去那巍峨高耸的城墙,气势磅礴。我经和天机浩然(王浩)以及钱方孔联系好,狂龙城内接应的人早已被安排妥当,算起来,我欠别人这么一个天大的人情,虽说大家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但是既损耗人力又损耗物力却不得半分好处,怎么都得对大家有个交待。在路途上我们几个就细细商量过这个问题,加入任何一方都不好办,大伙都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到时见机行事,看看用什么方式来补偿大家的损失。

  进入狂龙城,城里热闹非凡,商家林立,人声鼎沸。这里不是逍遥和潜龙的地头,双方约定的地点在城西的一间酒楼内。进入酒楼就见钱方孔、天机浩然以及天慧子上前招呼我们。

  “兄弟可算来了,唉,让我们久候,知道你受了伤,却不告诉我们具体情况,真让人着急。”天机浩然说道。

  “快快上楼吧,也算为兄弟脱离牢笼洗尘接风,上面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酒菜。”钱方孔贴近我继续小声说道,“我们会长也来了,快请上去吧。”

  我颇为惊讶,想不到名动一方的潜龙行会会长令行天下会冒险来到狂龙城见我,真是受宠若惊。我们一行人来到酒楼的四楼,只见这层已经全部被包了下来,守卫森严。

  进入一个宽敞的包间内,只见一个大圆桌旁或坐或站的两帮人马,像似谈判一般泾渭分明。众人见我们进来,两边的人向外散去,留出中间主位坐着的几位。钱方孔和天机浩然则领着我给我一一介绍,看这架势,逍遥这边来的也是会长。

  “这位是我们的会长常言笑,兄弟的面子大,会长听说兄弟的事后千里迢迢赶来要见上兄弟一面。”天机浩然介绍道。

  我有什么事迹?心里不禁嘀咕着,只见一个三十开外儒生打扮的汉子笑容可掬地说道:“小兄弟年纪轻轻就能铸造出灵器级的宝剑,将铸造术修炼至宗师级,实在令人佩服啊!”

  “会长客气了,逍遥行会在您的手下可发展的有声有色,应该佩服的人是我才对。”

  “呵呵,小兄弟不必妄自菲薄,翠屏山一战,虽说兄弟没有实际参加战斗,可是那份从容与镇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时旁边一位精壮的汉子说道。

  “这位一定是令行天下吧,早就听钱兄提及,只是无缘拜见,想不到能在此地相遇,甚幸,甚幸!”   “大家都入座吧,到桌上慢慢谈。”常言笑说道。

  寒暄着入座后,我端起酒杯说道:“小子何德何能?得两位会长青眼有加,实在是我的荣幸,在此我借花献佛敬各位一杯。”说完举杯一饮而尽,待大家喝完杯中酒后我继续说道,“翠屏山上发生的事情,各位费心劳力,说句心里话,我非常过意不去,在此,再饮三杯,以表达我对各位的谢意!”

  “小兄弟可千万别这么说,翠屏山一战,即使不是因为小兄弟深陷其中,早晚也会发生,只是这一战我们因没有确切的情报、调集人员时间仓促、后勤补给不能到位等因素造成失败的结果,再者,这也是我们潜龙行会与逍遥行会之间的第一次协同作战,在配合上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所以失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怨不得兄弟,只要兄弟能逃出来就行了,来,我陪你共饮三杯。”令行天下道。

  真是个厉害的人物,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将这局势分析的透彻明了,着实强悍。

  “呵呵,既然令老弟陪着,我没有不喝的道理。”常言笑附和道。

  喝完三杯酒,喉咙里像炭烧一般。这时常言笑递过几页书页给我,说道:“不知小兄弟看过没有?”

  我接过书页,看见书页顶端印着《异界周报》的字样,原来是游戏中的报刊,还真是神奇。报刊首页被常言笑标注的小标题为:三方联手,清除翠屏山强盗,重现朗朗乾坤,清平世界。里面的内容较为详细地描述了现今青龙大陆三个行会:无极、潜龙以及逍遥联合行动,对常在翠屏山出没的一伙强盗团伙进行打击的过程,下面还有相应的截图……看到这里,我脸色不禁微微一变,其间的把戏我们都清楚,看来这份报刊是无极发出来的,反应速度好快,财大气粗,居然动用传媒误导玩家。   “小兄弟觉得如何?”常言笑问道。

  “他们到会利用一切有利资源,婊子也做了,还立了牌坊,这招实在高明。”

  “是啊,我们只能‘哑巴吞黄莲,有苦难言’,这次我们冒险来见小兄弟,其实也知道你不可能加入我们任何一方,而来此的目的是想和小兄弟合作的。”令行天下意味深长地说道。   “合作?”我疑惑地问道。

  “是的,合作。这次我们吃了哑巴亏,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想小兄弟也在他们手下吃了些亏,所以我们逍遥和潜龙的意思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也希望小兄弟也能参与进来。”常言笑肯定地说道。

  我双手抱胸,细细地看着常言笑和令行天下,脑子里却在飞快地思索我拿什么给他们合作,片刻之后忽然恍然大悟,地图!那份通往翠屏山的秘密地图,才是他们两方想得到的,那要不要合作呢?合作对我们飘叶有意味着什么呢?一时间不禁千头万绪……

  大厅里面的情形变得诡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老实说因为阿四师傅的关系,我现在反倒不想他们在翠屏山上插一脚了,既然无极敢在媒体上大势宣扬,表明他们不会放弃翠屏山这块肥肉,无极定会在山上发展他们可控的暗中势力,而阿四师傅得到重用的机率就越大,安插培养自己势力就越容易,再者说,翠屏山的秘道对于飘叶来说至关重要,决不能轻易说出去。

  想到这些,我不禁装傻道:“各位真的太看得起我了,我想不出我用什么给大家合作。”

  “呵呵,小兄弟何必妄自菲薄?你先听完我们的建议再做决定如何?我想绝对少不了小兄弟的好处就是了。”常言笑说道。

  “呵呵,不怕二位笑话,要不是机缘巧合之下铸造出一把灵器,到现在我还是默默无闻的一个人,承蒙各位看得起,在翠屏山上鼎立相助,我无以为报,惭愧的紧,两位没有找我麻烦,反而与我合作,我真受宠若惊!再加上我这人生性疏懒,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合作的,既然常哥哥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洗耳恭听,能帮上两位哥哥的,在下一定在所不辞。”我诚挚地说道。

  令行天下微笑着开口不语,似乎在我来之前两方已经达成共识。常言笑说道:“哈哈,这就对了嘛,我就知道小兄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我和令会长琢磨着,无极对着这么大一块肥肉想独吞了,不让别人染指,虽说他现在势力强一些,但是也架不住我们两方面联手对付他,而且这份报纸……”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异界周报》,意味深长地说道,“虽说是抢占先机,收拢人心,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暗示、一种让步,三方联手……哼……深层的意思就是,翠屏山可以由我们三家来做了,这份报纸实际上是在向我们抛出了示好的橄榄枝,小兄弟你认为呢?”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一想来确实有哥哥说的味道。”

  “呵呵,这也是我和令老弟琢磨出来的,既然是这样,那么这次合作由谁牵头联络?以后翠屏山上的事务由哪家领头?得到的利益该如何划分?这必将成为我们三方合作的大问题,由一家独大,利益分配不均衡,那肯定会出现矛盾,到最后谁都得不到好。所以我和令老弟商议,决定让你来做这领头人,把你推向这翠屏山山寨寨主的位置,均衡个方面的利益。”

  听到这我差点惊呼出来,心理狂跳不止,但表面上却很平静地推脱道:“这怎么行?你们太看得起我了。”

  “怎么不行呢,选择小兄弟是有这样几方面的考虑的:其一,小兄弟现在身家干净,刚从新手村出来,不属于任何势力,听浩然说他当初邀请你入会的时候,无极也曾邀请你入会,你怕在无极行会的老同学情面上过不去才推脱开来,由此看来三方面你都有不错的关系,就这次翠屏山的事,我想无极也怪不到你的头上;其二,小兄弟个人能力我们大家都看好的,在新手村专心铸剑,这份恒心就非常人所有,出来后在翠屏山的表现也让人毋庸置疑,沉着冷静,观察形势入微,实有大将之风,最关键的一点,据我了解,你还想陪着这位风灵儿姑娘周游大陆,哈哈,英雄美人少不了成为佳话,也少了一份利欲之心,让你来牵头翠屏山的事情,我们两家都比较放心;其三,据说你还掌握了翠屏山上的秘道,呵呵,别怪老哥揭你的底,这么重要的情报我们自然要了解清楚,而且我相信你到现在还没有交给任何一个势力,至于那山寨下的强盗擎天,落到如此地步我想他也没有透露给无极的人知晓,但是却只告诉给你知道,这也不得不说小兄弟的人格魅力是让人相信的;第四,小兄弟是#432号新手村出来的,在新手村人缘很不错,现在那个新手村我想你也知道,一帮老人把他搞的有模有样的,再加上那里特殊的地理位置,由小老弟去平衡这之间的关系也是上上之选……”常言笑说完,喝了一口茶笑眯眯地看这我。

  被他这么一捧,我被弄得晕乎乎的,但是我心里清楚,这是关键时候,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要把握住就千万不能透露半点欣喜的意思,露出马脚来,于是平静地说道:“常老哥可把我捧上天了,呵呵,不过你也知道,你们三家对翠屏山的争夺,我并不感兴趣,也与我陪同灵儿周游大陆的意愿向左,而且混在翠屏山上,要平衡几方面的利益,实在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再者我觉得无极也不会像你说的那样让我来牵头……”

  “呵呵,小兄弟这个就不必担心,我和令老弟商量了,给小兄弟两个行会客卿的身份,而且等翠屏山上的事情定下来后,小兄弟可以将山寨日常的事务交于信得过的人来打理,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做的,只需要划分好利益由小兄弟坐镇就,到那时小兄弟该去哪里逍遥就去哪里逍遥,有我们两个行会客卿的身份,走到哪里都会免去很多麻烦不是?”

  “呵呵,两位大哥想得周到,话都说道这份上了,那我就勉励去做一回中间人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我出力一则是为了弥补上次翠屏山上各位劳心劳力却损失惨重,二则我希望大家在利益划分的时候能将新手村算进去,就我的那份我也愿意放弃留给新手村,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把那里看做我的故乡,师傅看作我的长辈,所以我希望新手村能越来越好。”

  “哈哈……”常言笑与令行天下都大笑起来,一阵后常言笑对令行天下说道,“令老弟,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然后起身看着我说道,“早在小兄弟来之前,我就和令老弟打赌,说小兄弟到底要不要自己的那份?呵呵,这就是小老弟的可爱之处了,我们当然要考虑新手村的利益了,按理说是我们在人家的地盘上发财,要是不考虑进去那怎么行。”

  我突然觉得有点卑鄙的意味,不知道以后他们了解真相后会是什么表情?表面却晒道:“常老哥就别夸我了,说说你们的计划吧,看看该如何操作。”

  “好,我们的意思是由小兄弟出面联络无极里面的老友,争取能和他们的高层见面,既然他们抛出橄榄枝来,那么我认为他们也在等候联络的人。翠屏山西南面是新手村,新手村以北以及以西都是延绵的群山,以南是大海。到时翠屏山由我们三方派出人马驻守并开设堂口,新手村那面也派出人手过来,当然不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我们将联合对新手村三面群山以及沿海进行开发,包括矿藏、木材、药材、渔业等各个方面的整合利用。开发出来的价值,我们四方均分九成,小兄弟占一成。至于有些非常昂贵的稀有物品不能分配的,那么交由各大城市拍卖行进行拍卖,价高者得,所得来的钱也同样按照刚才的比例分配。小兄弟的那份,处置权在你,你愿意吧他交给新手村我们无话可说。驻扎在翠屏山上的队伍,也要求由小兄弟统一指挥,每方派出一位代表来协助小兄弟。嗯,这是我和令老弟商议的计划书,详细的细节都在这里面了。”常言笑说着交与我一份计划书。

  我大致翻看了一下,写的非常详细,于是递给灵儿他们传阅,并试探性地问:“嗯,你们准备派哪两位来协助我啊?”

  “呵呵,这点小兄弟不必担心,都是一些旧人。我们逍遥会派浩然去,潜龙那边由钱老弟去,你们大伙都熟悉过的,也有一定的配合经验,至于无极那边,就得看你能要来什么人了。”

  “呵呵,我尽力而为就是了。”说着转头看这灵儿,用眼神询问他们的意见,灵儿放下计划书,微微点头,昨夜星辰与带刺玫瑰也点头同意。

  “呵呵,看着你们这对神仙眷侣真是羡煞旁人,好了,正事说完,大伙肚子都饿了吧,我们边吃边聊……”常言笑打趣道。

  说着大家伙都开始喝酒聊天,我心里窃喜,事情变化的太出乎意料了。

  吃完饭,我带着两个行会客卿的身份,以及那份西南开发计划书出了酒楼。灵儿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显得十分激动。是啊,我们处于劣势,进入游戏以来处处受别人压制,还隐瞒的辛苦,如今这个大好的机会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虽说飘叶附近那广袤的区域都应该由飘叶来控制,但是我们现在的实力确实做不到,白白分出去一大半可惜啊!带刺玫瑰和昨夜星辰看这我一本正经的样子,神色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后,便被狂龙城的繁华吸引住了。

  大城市绝非现今的飘叶可以比拟的,尽管已是傍晚,但人流川流不息,街道宽敞平整,两旁各种酒楼商铺林立,华灯初上,沿街两旁叫卖声不息,东一簇,西一簇,商品琳琅满目。我们逛的这条街有点现实中步行街的味道,让人觉得新鲜,好奇。

  “看看你的样子,就像个农民似的,想不到吧,狂龙城会这么繁华?呵呵,灵儿我们走,这下可得好好地逛一番了。”带刺玫瑰说着拖过灵儿的手向前冲去,还不忘回头叮嘱,“你们两个跟紧了,保护美女以及提东西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   我和昨夜星辰对望一眼,无奈地笑笑,随后跟了上去。

  我真不知道女人在逛街的时候居然能爆发出如此大的潜力,要是有谁说女人的体力不行我坚决反对,那些原本不相干的她们都能驻足留恋很久,有的甚至还和小贩们讨价还价半天才肯善罢甘休,结果到最后也不要,更不要说那些她们感兴趣的饰品以及服装了,她们能够一件件地挑来选去半天都没有定论。

  转眼我们已经逛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我和昨夜星辰刚开始还为自己口袋里面阵亡的金币默哀着,到了后来,看着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发展到最后,我们是能够靠着就决不站着,能够坐着就不想靠着,恨不得把口袋里面的金币全都给她们,然后能找地方歇着,只是,看看她们的样子好像还未尽兴……   ※※※

  酒楼里一间雅间内,常言笑和令行天下正喝茶下棋,都还没有离开。这时一声通报打断了两人,只见一对相貌平常的男女获准进来后,说道:“会长,我们跟了他们一行人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一出酒楼,两个女孩子就被狂龙城给吸引住去逛街了。那兴致之高,我们离开的时候还在继续,而那两个男的正苦这脸跟在两女的后面当搬运工,看那表情真是精彩,恨不得找床躺下一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好的,你们下去吧。”常言笑说着挥了挥手,端起棋盘旁边的茶杯深思一阵,接着对令行天下道:“令老弟,你怎么看?”

  “我是军人,打仗我是内行,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是外行,呵呵,再说父亲也曾交待过,这些事情都交给你处理的。”

  “呵呵,老弟可推脱的干净,你们部队里面勾心斗角的事情还少了么?”

  “别生气啊,那我说说我的看法,对于散宜生这个人,老实说,我看不透,至于交付他关于翠屏山的事情,我认为他有能力处理好,只是等局势稳定下来后,还要多留心这个人。”

  “大智若愚啊,从他只字不提秘道的事情就可见一斑……‘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古人诚不我欺,这天下,以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常言笑有些沧凉地说道。

  “老哥也就比我大了七八岁,怎么就说老了呢?正是壮年,人生中的黄金时段。”

  “呵呵,你到会宽我心。好了不说了,现今这局势也不是我们能预料的,既然选择了他,那就把监视的人暂时给撤回来吧,万一被他知晓,这事就更难预料了……唉,说来搞笑,我还有些害怕这年轻人,真是越老这胆量越小了。”

  “老哥作主就好。这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就散去吧,在这狂龙城呆着,心里老是不踏实,还是早些回到自己的地头为妙。”

  “好的,有空代我向老爷子问声好,这也有阵子没有见着了……”

  狂龙城无极总部内,一个中年人也正在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启禀会长,那一行四个人的身份我们查清楚了,就是在翠屏山被高手救走的散宜生、风灵儿、带刺玫瑰以及昨夜星辰,他们在酒楼里面一直谈到傍晚时候才离开,而潜龙以及逍遥会的两个会长却没有离开,并且派人跟踪这他们,直到刚才跟踪的人回报后两方面人才陆续撤离,应该是回自己的地盘去了。散宜生一行人出了酒楼,带刺玫瑰与风灵儿就开始疯狂的逛街,两个男人一直陪伴这她们,没有什么异样。”

  中年男子听完后挥挥手示意那探子下去后陷入了沉思,这时从里堂走出一个汉子,说道:“强哥,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到狂龙城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高手还能在在狂龙城救走他们,哼!”

  “长风,不是我说你,老爷子对你在山寨上的做法已经很不满意了,要是拉人都像你那么拉,估摸着我们的人都要跑了,再者,这次在翠屏山我们的损失还少么?老爷子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合作,现在我们还没有能力掌控西南地区,其他方面的人手也抽调不过来,即使霸着翠屏山也是作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倒不如大家一起做,承担的风险小,还能获得利益,等我们能够抽出身了,再慢慢控制那边,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出建城令以及那些身怀神器的人。”

  汉子阴冷地笑道:“我知道又触了老爷子的霉头,不过我咽不下这口气,两个行会的人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好了,我想你也看得清形势,现在发展的越来越捉摸不透了,你刚回来,下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中年人挥手道。   ※※※

  逛了将近三个小时我们终于回到客栈,客栈是逍遥会安排的,就在酒楼的旁边。带刺玫瑰和灵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和昨夜星辰则苦这脸,每人都提着大袋小袋的苦不堪言,对着两位美女还只能赔笑着。到了房间,我什么也不想理会了,袋子散落地上,来到床上直接倒了下去……真舒服啊!这时灵儿猫着身子来到床前,调皮地一笑,顺势倒在我的怀里,皎洁的大眼睛直盯着我。

  我心里一乐,向门口一看,搂住她问道:“这次该锁门了吧?”说着向她吻去。

  灵儿轻巧地躲过了我,嘟囔道:“想得美,今天看你陪着逛街辛苦,特地来犒劳你的,嘻嘻!”说着在我脸上轻轻一吻,就起身拾起口袋溜掉了……   唉,这是什么事啊!

  躺在床上好一阵子一动不动,细细回想这来到狂龙城的诸般事情,看来事情又有了变化,幸运的是事态正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对于将来的计划又得有所改变才行,于是给他们三个发去信息,准备直接用多人信息会话功能交流一下意见。两个美女都已经收拾妥当,昨夜星辰和我一样躺在床上不想动弹,刚一联通他就埋怨上了。

  “老大,这以后我们要走的路还长啊,今天才走了三个多小时,我就快不行了,是不是我们没有加强锻炼,身子骨变虚弱了?”

  “陪老娘逛街,你们不乐意么?哼,别人想陪我还不乐意呢,你还挑肥拣瘦的。”带刺玫瑰叫骂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说说今后的打算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我阻止道。

  “哈哈,我老早就想笑了,你这种人他们居然还说你可爱,真是笑死老娘了,哈哈,要我说你这是阴险、卑鄙!灵儿,我现在都开始为你担心了,怕你以后被他卖了还跟着数钱呢。”   “老大这叫强悍,哈哈,在饭桌上真是精彩!”

  “我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局势对我们有利,我会尽量去完成这个计划,所以我的考虑是等翠屏山的事情差不多妥当了,你们两人至少要留下一人来做这山大王……”我没有让他们胡扯下去,直接说出了我的想法。

  一时大家都沉默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我的私心是带刺玫瑰和昨夜星辰都留下,这样既能避免灵儿给我说的问题,还能很好地撮合他们两个,日久生情的事情不是没有过的,再者带刺玫瑰这人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男人之间穿花舞蝶般游移却是拿手好戏,让她去平衡各个方面的势力最好不过,但是她会同意么?

  灵儿始终都保持着沉默,这时只见昨夜星辰发言道:“我留下吧,虽然我很想跟着老大学点泡妞的本事,但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体肤’,再说这也给老大创造浪漫的独处机会……哈哈。”晕,这话也不知道是给我说的,还是跟带刺玫瑰说的,听着让人别扭。

  “我也留下,困了,先睡了。”带刺玫瑰发完信息就切断了通讯。

  殷萍摘下游戏头盔,抱过身边的娃娃,无力地倒在床头,一时间已经泪流满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