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结局 执手相守幸福

小说:婚前试爱,染指恶魔总裁作者:浅紫缤纷更新时间:2018-12-14 15:58字数:341395

本站公告 “你就那么放心让他抱着孩子?”

一边上着楼,看着身侧的女人,欧曜歪着头问道,真是搞不明白,她明明就不是那种对谁都热络的人,可偏偏今天她的热情让人难以接受。

“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你不是也累了吗?上楼我去给你按摩。”

冲着他俏皮的一笑,顾青橙顺势挽上了他的手臂,整个人像是无尾熊一般的挂在他的身上,活像是没骨头似的。

“按摩?”

眉尖挑的老高,欧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放在她腰上的手臂却搂的更紧了,“有没有什么福利?”

“你想要什么?”

红唇微勾,顾青橙不答反问,这个男人能不要时时刻刻的想着那档子事吗?好吧,和他呆的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的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至少现在听起来这话的时候,不会立马羞红了脸,这应该也算是一大进步吧。

“想要你”

将她的身子更往怀里搂了几分,欧曜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你一转身就能看到我。”

看着他,顾青橙面不改色的说道,她想这辈子她都已经中了这个男人的毒,已经无药可解了。

“那不一样,我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你。”

踏上最后一道台阶,欧曜在她的耳边喃喃的说道,温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了她的脖颈,在她含嗔带怒的眼神中,猛地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欧曜”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传来,顾青橙忍不住尖叫出来,突然记起楼下还有人,她又连忙捂住了嘴巴,转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哈哈,有力气的话一会再叫吧。”

湿热的吻落在了她的耳垂上,牙齿轻轻的啃咬着,带着一种酥麻的感觉瞬间如电击一般的席卷全身。

今天阳光普照万里无云,有风吹来,暖暖的,如同情人最温暖的手轻轻的拂过,卧室里正有一幕在如火如荼的上演着。

在最后一次“冲锋”结束之后,欧曜汗流浃背的躺在她的身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只手臂仍然紧紧地环着她的肩膀。

“老婆,我们去马尔代夫结婚吧。”

喘息未定,他轻声说道,因为太爱,所以想给她的每一份回忆都是美好的。

“好,你说了算。”

头枕在他的颈窝,顾青橙少气无力的说道,只感觉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似的,却又感觉到幸福和甜蜜。

“这么听话?本来我想了很多地方的,可是最后还是决定到那里去。”

在她汗湿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欧曜笑着说道,和她相处的越久,就越发现越离不开她,就好像是鱼离不开水,花儿离不开阳光一样。

“其实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无论哪里对我来说都是天堂。”

唇角微扬,顾青橙低声说道,将他的另一只手臂拉过来搭在自己的身上,头更是往他的肩窝里拱了拱,“怎么办?我发现我居然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是不是很没出息?”

“真的?”

很显然,这句话让欧曜很受用,下一刻,他的眉头便微微的蹙了起来,“那怎么办呢?可能明天我就要走了。”

“走?去哪里?”闻言,顾青橙蓦地抬起头看向他。

“我们的婚礼我不想假人之手,所以明天我想亲自去马尔代夫一趟。”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梳理着她的发,欧曜柔声说道,没有说出口的是,他其实比她更没出息,只要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的心里从现在居然就开始思念了。

“不能不去吗?你可以遥控指挥的啊 。”

撅起一张嘴,顾青橙低声说道,双臂环住他的腰更紧的抱住了。

“我想亲力亲为”

下巴不停的摩挲着她的发顶,欧曜轻声说道,温热的手掌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按摩着缓解她身体的不适感,短暂的分别换得一辈子的长相厮守和美好回忆怎么想都是值得的。

“那我和你一起去,我也想亲力亲为。”

看着他,顾青橙一脸哀怨的说道,她不想这么快就要和他分别。

“楚楚还太小,再说了,顾墨还要上幼儿园呢,乖,我真的会很快就回来的。”伸出手,欧曜试图安抚她,却被她一把给推开了。

“哼,不去就不去,你以为我愿意去啊。”

一边说着,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顾青橙已开始径自穿衣,时间过去的已经够久了,要是再不出现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想到这里,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要是被下面的那个人知道,他在看孩子,上面的两个人却在厮混,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你要干嘛去?不是喊累吗?再休息一会吧。”

见状,欧曜就要拉住她的手却被她一闪身给躲开了,“快点穿衣服下去。”

“我不去”

一听这话,本来已经坐起来的欧曜又倒了下去。

“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

丢给他一记大白眼,顾青橙没好气的说道,穿好衣服后,直接将他拽了进来,“赶紧起来,要不然明天我就带着楚楚和你一起走。”

“老婆”

下一刻,就看见欧曜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没得商量”

二话不说,顾青橙直接将衣服丢给了他,随后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欧曜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服下了楼。

楼下,欧阳晔早已从刚才的激动中平复下来,正在专心致志的逗弄着怀中的小楚楚,听到楼上有脚步声传来,他抬起头然后笑了笑。

“楚楚没闹吧?”

在他的身侧坐下,顾青橙笑着问道,伸出手轻轻地捏了捏女儿粉嘟嘟的小脸。

“没有,这孩子很乖,就跟曜儿小时候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欧阳晔的语气中难掩自豪。

“是吗?他们都说这孩子长的随欧曜。”

看着那个乖巧的有些不像话的女儿,顾青橙的笑更加的上扬,那笑容里有着身为母亲的骄傲。

“像曜儿,可是更像你,我希望她长大后能有你的蕙质兰心,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最后,欧阳晔由衷的说了一句。过去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他从来都不曾想过能求得他的谅解,能像现在这样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都是一家人那么客气做什么,以后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个家的大门二十四小时为您敞开。”

看着短短几天便已经两鬓斑白的老人,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如果他还活着,看着自己如今这么幸福一定会很欣慰吧。

“好”

欧阳晔低低的应了一声,就在抬头的瞬间,一眼便看到了楼梯口那抹白色的身影,心头一震,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曜儿”

看了他一眼,欧曜没有说话,径自走下来来到他面前接过了欧楚楚,随后送到了顾青橙的怀中,“楚楚有点倦了,你带她去睡一会吧。”

“好吧”

知道他们是有话想说,顾青橙抱着孩子站了起来,“叔叔,那你们聊,我们先上去了,中午墨儿就回来了,留在这里吃午饭吧。”

“好”

欧阳晔应了一声,可看了看欧曜,他又缓缓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中午还有别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那好吧”

知道他们之间的解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开的,顾青橙也不再强求,微微的笑了笑,随后抱着小楚楚上了楼。

偌大的客厅里因为那两个人的离去似乎一下子空寂了许多,直到她们的身影在楼梯口消失,欧阳晔才收回目光,一道长长的叹息声就这样逸出唇间。

“她是个好女人”

他低低的说道,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是看他的表情却分明是喜悦的。

“还用你说吗?我挑的女人怎么会差。”

点一支烟,欧曜冷冷的说道,双腿交叠的放在一起,视线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

“是啊,你的眼光一向比我好。”

脸上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欧阳晔缓缓地坐了下来,看向这个让他骄傲却也头疼的儿子,脸上有无奈也有欣慰,“这些年一定恨毒了我吧?那时候你奶奶还活着的时候就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后悔的,我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里早就知道她的话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应验了。”

轻轻地瞟了他一眼,欧曜没有说话,只是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让袅袅青烟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我这辈子欠你妈的永远都还不了了,可是我想用我余生的时间去还对你欠下的债。”

欧阳晔的话刚刚说完,下一刻,就看到欧曜猛地将烟摁在了烟灰缸里,“还债?你拿什么还我?”

“曜儿”

似是没有料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强烈,欧阳晔一下子愣住了。

“知道吗?我最讨厌你现在这副样子,明明很讨厌我的,不是吗?何必又要装出一副慈父的模样来,你知道吗?有时候看着你我都觉得很恶心,是你,毁了我妈的一辈子,却还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说你有苦衷。”

说到这里,欧曜突然笑了起来,“苦衷?你知道吗?这两个字有时候就是和自私联系在一起的,因为你,我妈这一辈子都是过的生不如死,临了临了,却是以那样的一种方式离开,如果你真的觉得愧疚的话,你就给她报仇吧。”

“报仇?”

听到他的话,欧阳晔一下子愣住了。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妈真的是车祸吧?”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欧曜一脸嘲讽的说道。

“曜儿,她已经疯了。”半晌,欧阳晔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疯了?”

像是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似的,欧曜的笑更加的上扬,“你是觉得我是三岁孩子还是觉得我是个傻子?疯了?这么蹩脚的理由你都能想得出来?”

“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我不是想为她开脱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如今疯了对她来说也算是惩罚了。”

欧阳晔低声说道,一种从内心深处涌上的疲惫就这样狂卷而来。

“这样就算是惩罚?”

欧曜一脸嘲讽的笑了,“那我妈算什么?我妈死了,被她给亲手杀死了,你要让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这些年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就是现在这副模样,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圣人模样自居,在你的眼里,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你看似对谁都好,可是你却比任何人都残忍。”

“我……”

看着他,欧阳晔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说的没错,这些年他的确辜负了唐晏,可是对于那个女人,他也是有愧的,如果不是他,她又怎么会变成如今的这副模样。

“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她的,永远都不会原谅,而你,就带着对我妈的忏悔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吧。”

说完,起身,欧曜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

楼上,在听到开门的那一刹那,顾青橙便坐了起来,看到他一脸铁青的进来,连忙起身下了床,“怎么了?不是让你好好说话的吗?”

“我没法和他好好说”

说完,欧曜便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直到现在,那胸口依然是不停的起伏着,明显的是被气的不轻。他是一个鲜少动怒的人,因为能让他动怒的人都在动怒之前便被他给了结了,那一刻,他的心头竟然真的涌上了一阵想要杀了他的念头。

“出什么事了?”

双臂环搂住他的腰,顾青橙又问了一句,还以为会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呢,谁知道又弄成了这样。

“他告诉我,杜月玲疯了,让我放过她,他还说冤冤相报何时了,疯了已经算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可是我妈呢,我妈死了,从今以后,阴阳两隔,我就是想喊一声妈,她都听不到了,如今,他居然告诉我,要让我放了那个罪魁祸首,我……”

欧曜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顾青橙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别说了,来,躺下休息一会吧,我去给你倒杯咖啡。”

说话间,挣开他的怀抱,顾青橙转身就要往外走,却又被他一把给拉了回来,“哪里都不要去,在这里陪我。”

看着他,半晌,顾青橙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那天后,第二天欧曜便只身飞往马尔代夫,亲自去布置他们的婚礼,顾青橙则是安心的在家里带着孩子,偶尔米莎和南风会过来陪她说说话,更多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对着孩子自言自语,和那个懵懂无所知的孩子絮絮叨叨的说着她和那个男人的相识相知相爱相恋相守,每每这个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或许,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幸福的模式都是一样的,不幸却是各不相同。

一个月后,在马尔代夫那片金黄色的海滩上,一场让世人瞩目的婚礼缓缓的拉开了序幕——

鲜花和气球将整片沙滩都装点得美轮美奂,远处是海浪拍打海滩发出的哗啦啦的响声,深吸一口气,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浓浓的花香味道。

新娘休息室里,顾青橙一身婚纱惊艳绝伦,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间有点恍惚,也直到现在,她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是真的要嫁给那个男人了,从此以后,和他相携一生,直至终老。

“喂,新娘子,感觉如何?”

用手碰了碰她的胳膊,米莎兴致勃勃的看着她,那眸子里隐隐的有一丝羡慕,“哎,真是可惜,不能当你的伴娘。”

摸着那已经高高隆起的小腹,她的脸瞬间便垮了下来。

“到时候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斜睨了她一眼,顾青橙笑着说道,“喂,折腾的差不多就得了,史蒂芬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当心过了这村可就真没那店了。”

“去,姐们十八还一枝花呢,少给我说这些,我可不想过早的迈入黄脸婆的行列,再说了,姐现在一个人过的也挺好,一个吃饱全家不饿,多好啊。”

米莎一脸不屑的看着他,那个呆头鹅,她才懒得理他。

“你就口是心非吧,反正鞋子合不合脚穿的人自己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史蒂芬远比你想象中的要抢手很多,你好自为之吧。”

言尽于此,顾青橙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行了,女人,我发现你还真是一个爱操心的命呢,怪不得老的这么快,你看姐比你大如今还是一枝花。”

摸摸自己毫无瑕疵的脸,米莎很骄傲的笑了。

“是,你是一枝花,我是黄脸婆,只是一枝花,你是不是也该为孩子考虑一下,你难道想让她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烦不烦人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丢给她一记大白眼,米莎没好气的说道,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顾青橙无奈的笑了笑,煮熟的鸭子嘴硬吧,不过看她那个样子对史蒂芬也不是全无感觉,否则就依她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将孩子留下来。

“你啊,明知道那是她的痛处你还偏偏往上踩,也难怪她会恼羞成怒。”一旁的南风走了过来,看看时间,重新给她理了理婚纱。

“痛了才会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这些年啊,她独来独往惯了,也是时候该找个人好好管管她了,对了”

一边说着,顾青橙转头看向她,“一会我扔捧花的时候你记得接住啊。”

“为什么?”

南风一脸狐疑的问道,她一向不喜欢花花草草的,接那玩意干嘛。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我听有人说如果接住了新娘的捧花,那么下一个结婚的就会是你。”

顾青橙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实话,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喂 ,我说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最近太闲了还是当媒婆当上瘾了,我什么时候说想要结婚了?再说了,就算是我想结也得先找到人不是?你果真就像米莎说的是个操心的命。”

就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南风也怒了。

“好好好,我鸡婆行了吧,真是一个个的急不死你们倒是急死了我。”

无奈的一瞥后,未免引起众怒,顾青橙索性住嘴了。

其实,她也只是觉得自己幸福了,所以想让身边的人全都幸福罢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开心,便想着让全世界的人都陪着她笑一样,有些快乐是需要和大家一起分享的。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不知为何,眼眶突地一热,一滴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

“喂,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可没招惹你啊。”

南风连忙抽出纸巾拭去了她脸上的泪痕,要是让老大知道她居然敢惹哭他的女人,还不把她大卸八块啊。

“没什么,今天的风特别大。”

哭着的时候,顾青橙又笑了。

“真受不了你,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出去了。”

说完,小心翼翼的给她把婚纱理好,南风扶着她向门口走去,却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愣在了那里。

门外,欧阳晔静静的站在那里,看到她出来后随即笑了,“我没有女儿,所以我有那个荣幸能将你送到那里去吗?”

短暂的呆愣过后,顾青橙淡淡的笑了,“好”

说完,挽上他的手臂,在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中缓缓地走了出去。

人群的尽头,欧曜一身白衣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始终带着一种幸福的微笑,只是当看到那一方出现的那抹身影时,脸上的笑登时僵在了那里。

“谁让他来的?”

微侧过头,他沉声问着程枫。

“好像是夫人请的”程枫小声的说道。

无声的呼出一口气,再转过头的时候,欧曜的脸上又露出了那抹幸福的笑,也感动于那个女子的善解人意。

唇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他静静的看着她向自己越走越近,最后来到了他的身边。

“从今以后,我把她交给你,好好待她。”

将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中,欧阳晔轻声说道,也不等他答话便缓缓地退了下去。

看了他一眼,欧曜握着她的手面向神父,视线交汇的那一刻,嘴角的笑更加上扬。

“新郎欧曜先生,请问你愿意娶顾青橙小姐为妻,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一生守护她、安慰她吗?”

“我愿意”

“新娘顾青橙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欧曜先生为妻吗?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一生爱护他,安慰他吗?”

“我愿意”

……

(全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