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丞相【改】

小说:别惹冷酷杀手妃作者:淡淡dě忧郁﹎更新时间:2019-01-19 22:41字数:214852

次日清晨,丞相来访。

“浅儿啊,在王府过的还好吧!”丞相一进房门,脸上就带满了笑容。

老奸巨猾。

君陌浅看向进门的老人,心底那厌恶感便无理由的不停滋生,“尊敬的丞相大人,在这没有别人,你我都是熟人,何必在带上面具,让人看了都恶心。你说是吧?”

“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啊!”丞相见她这样惮度,不难免震惊,但毕竟是在朝廷上摸爬打滚的混了那么久,也恢复得比较快。

“我就这样说话了怎么?”君陌浅讽刺的笑道。

“你——”丞相气的说不出话来,那张老脸已经因为气愤而通红。

“我?我拜您所赐,过得挺好。”君陌浅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心里做呕,她最反感这种人,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甚至拿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利用。

不一会,玉丞相说话又圆润起来,他在昨晚就闻言这个原本懦弱的女儿发送的变化,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不禁心中有些没底,讨好起来,“怎么能这样说呢?不是浅儿自己要过来的么?怎么样,王爷最近有什么事么?”

“嗯,当初是这样没错,可惜我反悔了哦。”她妖孽的摆了摆手指,“还有,我和王爷不熟,怎么会知道他有什么事呢?”

“你你你、养你还有什么用!”丞相终于沉不住气,气急败坏的说:“我们玉家没有这种女儿!你给我滚!”

君陌浅看到目的达到,也笑了出来:“当然,这样最好,那我改姓了,我早便不想姓这如此肮脏的姓氏,我姓君。还有,现在你可是在三王爷王府,这个是你滚,不是我滚吧。”

“你——”丞相扬起手就要打人,却被外面的声音制止了。

“丞相大人怎么可以在王府打人呢?”门口传来一不大熟悉的声音,温柔而低沉。

“哼!”丞相停下手中的动作,鼻子发出冷哼,转身发现来人后,赶紧贵了下去。“二王爷!二王爷吉祥!”

“参加二王爷。”君陌浅见状,赶紧摆出姿势,眼睛却看都没有看一下他。

“丞相没事就下去吧。”二王爷招招手,眼神温润。

“是。”丞相退下时,还不忘瞪一眼君陌浅。

二王爷抬起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微微一笑。“不感谢我么?”

“你不来的话,我照样可以制止。是你自己多此一举。”君陌浅冷言冷语,不怎么欢迎来人。

“看来弟媳变了一个人呢!”二王爷倒是不介意,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见他没有离开之意,在这皇宫,到处得罪人也不是什么好事,君陌浅只好往门口一喊,“小叶!上茶!”

又回过神来,端详起眼前人,“嗯,所以,二王爷就不要像以前那样看待我了。”

他的人如同声音一般,高雅而温柔,给人一种放心的安全感。一头毫无杂质的黑色脆发挡住了眉毛,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散发着精光,高挺的鼻子,红润的薄唇。

不一会便接过小叶上的茶,尊敬的给二王爷到了一杯,再给自己到了一杯。

“好。”二王爷对于她的目光毫不在意,抿了一口茶,答应道。

“对了,陌浅有一事相求。”君陌浅眉眼间又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哦?三王子妃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岚空宇一双眸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等着她接下去的话。

“帮我弄一些武林的资料,还有哦,你以后叫我君陌浅吧。”君陌浅也不墨迹,开门见山的说了主要目的。

岚空宇秀气的柳眉一皱,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讨厌‘玉’这个字。”君陌浅无聊的转着茶杯,盯着杯中泛起的涟漪。

“哦?真是不错的理由”岚空宇微微一笑,仿佛春风。

一声尖锐的男生划破天空,“王爷驾到。”

“啊,三弟来了啊。”岚空宇像是早以猜到,放下茶杯,快速的走到门前。

“二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岚空尘眼中有着连他都不明白的淡淡不满。

他心底还是有些小小的不爽的。尽管他很讨厌她,但是毕竟是他的东西,在怎么厌恶无聊,也不能和别人挂上钩。

这就是男人可怕的欲。

岚空宇说,“和三王妃聊领。”

“你们有什么好聊的?”岚空尘踏入大门,口气不自觉的变冷。

见到来人,君陌浅起身,“王爷怎么有空来这里呢?”

“见到我你不请安?”岚空尘眉头微微皱起,不满的看着君陌浅。或者,是他打扰了他们两人的幽会?

“不想。”君陌浅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淡淡的解释,耸了耸肩。

“你!”岚空尘的目光在翻滚,朝门外喊了起来,“来人,将三王妃禁足和打上30大板,一星期不能出来!”

岚空宇诧异于他的决定,感觉有些小题大做,“三弟何必这样呢?30大板……太恐怖了。”

“哼,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不知道谁才是王。二哥,不用帮她求情。”岚空尘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口气之中不知夹杂了什么样的感情。

“其实她挺好的。”岚空宇看着那个消失的倔强背影,无缘无故冒出一句话。

“二哥,你不会看上她了吧?”岚空尘在为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捏了捏拳头。

“……”岚空宇无语。

“这种肮脏的女人,是配不上二哥的。”

“你还是恨她们一家么……”

*

“25、26、27、28、29……30!”拿着木板的侍卫喊声结束,而那沉重的啪啪声视乎还缠绕在每一个人的耳际。

从开头到现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君陌浅,屁股已经血肉模糊。

君陌浅扶着板凳起身,脸上依旧是那玩世不恭的高傲,一个人,缓缓的朝浅水阁走去。

在场的所有人呆了眼——

即使是男人,打上30大板,一声不吭的,没有一个!

更何况,是女人……而且还能打完后独自离开……

顿时,大家对这个传闻经历了重生的女子,心中不由得加了一丝敬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