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下药【改】

小说:别惹冷酷杀手妃作者:淡淡dě忧郁﹎更新时间:2019-01-19 23:29字数:214852

君陌浅一人默默的走到卧室。屁股上帝痛那般强烈,毕竟这具身体不算自己的,只不过在精神上她有足够的毅力去支撑。

双腿一放,慵懒的倒在床上。带着一股妖艳的冷艳。

她要出去,一定要出去。在这种地方,不被闷死都要被气死!

三宫六院,妻妾成群,一大堆女人,谁不是谁的眼中钉,你争我斗更是家常,在这种地方,太累了吧。

但是,怎么逃出去呢?君陌浅用手撑着头,暗想。

大脑内拟定一个计划,笑意不经意间从嘴角蔓延开来。

“我的王妃,在笑什么呢?”欠扁的声音传来,君陌浅面无表情的转了过去。

“那我最亲爱的王爷,你过来干什么呢?”君陌浅没有回答,反问过去。

岚空尘看着眼前的冷艳女子,开口笑道,“玉陌浅!你什么时候和二哥弄上关系了!”

“……”君陌浅三条黑线划下。好吧,当他有病就算了,智商敢不敢不要这么低啊。

“说话!”岚空尘以激动,揪住君陌浅的领子,往上提起来。

“岚空尘,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君陌浅顿了顿:“玉陌浅?死了。我叫君陌浅,你懂么?”说完戏谑的附上眼前人的面庞,微微的着,带着一丝挑逗。

岚空尘怔住了,看着一双玉手在自己脸上,吓了一跳,拍掉脸上的手,语气还是那般讽刺,“名字是说改就改的么?”

“恩……”她也顿了顿,拿起一旁的手帕细细擦了擦手,像是刚刚触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丞相大人已经不认我了,我肯定要遵循他的意思呀。你是是不是?”君陌浅一双深邃的眸子之中,透露出那么一丝的玩笑,令人猜不透。

看着不动如山的君陌浅,岚空尘瞬间感觉眼前的女人是真的变了,变得更强,更加美艳,更加不可一世,更加猜不透。

“对了。”君陌浅调皮一笑,“既然我和丞相没有了任何关系,我们的婚姻,是不是可以作废?别忘了,三王妃,可是那个叫玉陌浅的女人。”

岚空尘看着那个女子唇角的幅度,怔住了。

好温暖的感觉……

“喂——”君陌浅看着没有反应的岚空尘,皱起眉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可……等下,你说什么。”岚空尘沉醉在那抹幅度之中,后来才反映过来。

“既然王爷没有听到,我就当答应了咯。”君陌浅淡淡的说,听不出她的感情。

她一向都是如此吧,不会把心里表现出来。或者,没有什么能牵动得了她的东西。

这世间,唯我独尊!

岚空尘想到什么,妖孽的眼睛眯了起来,“不行。”

“你别想逃离这个王府,逃离我身边。”他说完,感到视乎有种挽留的成分,继续解释:“我现在对你这个玩具感兴趣了,不好好玩玩,怎会放手?”

君陌浅没有回答,姿势还是和之前一样,一动不动。

皎洁的月光照进窗内,在干净的地上留下了两个长短不一的黑色影子。

君陌浅见时间不早,开始打发人了:“王爷,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恩?”岚空尘忽然想到什么。

“那你来待寝吧!”岚空尘蹦出一句让某人想割掉舌头的话。

君陌浅又开始冷笑,“我等肮脏的女人,你不屑碰。忘了?”

岚空尘默。

“王爷,请走。”君陌浅眼神指示他该离开了。

“确实,我不屑。”岚空尘眼中闪过一丝算计,毫不在意的转身离开。

眼看眼前之人离开,君陌浅却发现了之前那种一闪而过的神情,心底暗暗不安。

“小叶,帮我去弄水,我要沐浴。”君陌浅命令到。伸了个懒腰,走向浴室。

“好。”小叶走了进来,将一大桶的热水往里面倒着。白白的透明的气体,一丝一缕的往上升,随后消失在这片空气之中。

“浅姐姐为什么要赶王爷走呢?”小叶边倒着水,边不解的问。

“不喜欢。”君陌浅视乎不喜欢一个下人问这种问题,眉头皱起。

那么爽朗的离开,肯定有蹊跷。

“小叶记得浅姐姐很喜欢王爷的。”小叶不依不饶,继续问。

“那个时候我脑残。”君陌浅冒出了现代语言,有些蛋疼。

暗处,某人的嘴角一抽。

“浅姐姐,水放好了,小叶给您……”小叶边要脱下君陌浅的衣服,却被君陌浅的话打断了。

“不用了,以后都是我自己洗。你也累了,先下去吧。”

“是,小叶就在外面,有事叫奴婢。”小叶面对着她,一步一步退下。

君陌浅看着身上如此繁重的衣服,不禁有些懊恼。最终还是很牛逼的全部脱光了,慢慢的走进水中。

这里不是澡盆,而是浴池。

君陌浅暗想:这完全就是现代的做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洗完澡,嫌古代服饰的麻烦,随便穿了件衣服就走了出去。

头发低下的水渍铺满了一路,仿佛一个又一个的记号。

君陌浅看着身上长长的衣服,一阵郁闷,“有空还是自己做一件吧。”

尽管在难受,也只能将就。她侧躺在床上,思索着最近的事。可不知为何,身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燥热,让人难以入眠。

知道那股燥热开始侵蚀她的意识,她才意识到事态的眼中性。

这不是***吗?!她看过别人喝过这东西,就是她现在这样的反映啊!

君陌浅思忖着刚才碰过了什么东西,直到视线停到眼前的茶杯上。凤眼危险的一眯,拿起茶杯,闻了闻。

果然是这样。

那现在怎么办!君陌浅已经有些站不住脚。方法只有两个——第一个,找男人。第二个,找解药!

该死的!半夜三更哪里找解药!君陌浅的额头已经出了细细的一层汗,密密麻麻。

踉跄的跑向浴室,放了冷水——暂且先不管这冷水是从哪里来的。

连着衣服,整个人跳了下去。

唯一的衣物贴近着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原本未干的头发更加湿漉漉。整个人,带着一种男人绝不忍受得了的。

一双红唇已经被她咬出点点血迹,沉重的呼吸一阵又是一阵。

她大吸一口气,整个人潜到水里面,这样刺骨的冰冷却给她带来一丝快感。

现在可是深冬。

“扑通——”落水声响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