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末章。

小说:白骨夫人养成记作者:珏尘々燚寒更新时间:2019-01-15 22:14字数:193747

神祖出世,天地混沌重分,又是一片新气象,万物欣欣向荣。没人说得出神祖是怎么出世的,也没人知道众神到底有没有归来,只晓得那个普渡众生的三清神君殁了。

时光轮盘疯转,纵是被仅存的远古之神下了封印,人间一年等于仙界妖界一天也等于神界一小时。魔界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启元站在自己的父神面前,眉头微皱,自勿月对父神说节哀后,父神就似是没了魂灵,每日沉浸在美酒之中,今日天不孤若非以王位相逼,硬是让自己来看父神,他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父神。”启元开口。

君北漠睁眼,看着孟姜眉目有着八分相似的眉宇,有再多的怒意,都平复了下来,他问:“何事?”

“天不孤要见你。”启元不知道君北漠法力如何,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君北漠。就算是天不孤,也斗不过君北漠。

君北漠站起来,淡漠的眼光看着启元,启元顿时觉得自己浑身被看了个通透,君北漠道:“你出身便身份尊重,不知尘世疾苦,如今时光轮盘疯转,这样的场景再好不过,去历劫吧,若想强大,就历劫。”

启元怔了怔,问:“如父神一般强大么?”

君北漠笑了笑:“也许会比父神还要强大。”

也许还会遇到他应该的长兄,他错过最大的孩子,孟浪。

启元点了点头,这些年,都是勿月在辅导他,勿月那个女人,他打,打不过,耍赖,耍不过。他想要强大。

还有天不孤,那个人,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简直就是流氓里的斯文人,斯文败类之中的极品!

君北漠放下手中的金樽美酒,走了出去,天不孤是世中万事万物之源,他让启元过来找自己,必是孟姜有了结果,虽然勿月秉性怪异,然而勿月不会随便骗人。

朝圣殿内,烟从青铜香兽口中吐出,盘龙柱鼎天而立,一片辉煌之中,只听勿月字句漠然:“你让君北漠过来,是想让他再绝望一次?”

天不孤低笑:“恩,挺想的。”

君北漠唇微抿,面无表情的走入里面,只见床榻上锦被干净,再一细看,如孟姜的轮廓,容上皱纹横生。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墨沉的眼珠亘古荒凉。

“荒古已走,十方没了古禁制,能催动荒古古禁制的,除了你,谁都不行。”天不孤开口。

“启元呢?他身承混沌之力。”

“那是归墟的法术,源自日月星辰,传承自荒古,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混沌。”

“归墟。”君北漠将手收回来,“我知道了。”

勿月看着君北漠走出神殿,直到君北漠走出,侧目看向天不孤,拿手支撑的额头,挑眉嘲笑:“真不愧是万灵之长,幻术都使的看不出半点破绽。”

天不孤看向勿月,沉默不言。只是将术法收了回来。

“只是真没想到,君北漠会选择相信。”说着,勿月懒懒散散的打了个哈欠,边走边说:“最近怎么动不动就这么困……”

“你怀了。”天不孤看着红色的背影,神色认真,“我的。”

勿月不为所动,依旧自顾自的走路,自言自语道:“也许是太累了,我去睡一会儿。”

天不孤低头,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按太阳穴,垂下眉目。

君北漠从神殿中出去后,便直奔妖魔裂缝之中,深不见底的一条缝,凭空出现在空中,周边被撕扯的草木枯荣迅速,他想起哪些他为北君的岁月,极长的昼与夜,沉睡或者醒来,都是一场盛大的戏。

他的阿姜命丧于此,他却只顾着喝酒沉静于故年的幻境,可是幻境看多了也厌恶。天不孤给了他一个理由。

天边悲歌又开始击筑,他恍惚中看见他的孟姜容色安宁,唇畔微起,一片祥和。

君北漠跨入裂缝之中,入目的从相遇,到相爱,再到想杀,最后到相合,画卷一样的故事,他伸手,万千的光华集入他的手中,一切被撕扯,万物开始幻化。

陡然他看见孟姜被放在伏魔台上奄奄一息,又看见她化身魔神的那一时刻。

温热的东西抚过他的脸颊,孟姜将头凑上他的脖颈,她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十方将我与它绑缚一起,我误催古禁制,现在,我与十方一损即损。”

孟姜的形象陡然破裂,君北漠站在唇角带血的男子面前,口中开始吟唱,万千的光华流入,黑衣古袍的男子面色扭曲。

最终,他跪下。

君北漠站在他的面前,手中幻出混沌神剑,周边烈火熊熊,一剑,风起,云消。

“幻术,只能是幻术。”

“她怎么都传承了我的血,代我受过,有何不可。”

“阿姜更是荒古后裔,荒古的身世便是日月星辰都不可攀比,怎么是你可以攀折的?”

“呵,那你更是一介凡人!”

君北漠眉头微皱,十方败局已定,古禁制催起,地上古印缓缓出现,一瞬间金光流转,瞬间将十方包围。

漫无边际的黑暗消失,初升的朝阳自地平线上出现,容色妙美的女君手持天谕,自天中踏云而来:“归墟北君君北漠,凡世功德圆满,晋位真神,执掌光阴。”

“阿姜!”君北漠大喜。

“恩,我在。”她将天谕递给君北漠,低下眉,声音极低:“荒古的一滴血保住了我的命,现在我寄居在她的宫殿之中,你……和我走么?我的命只能在她的宫殿中生存……”

“我和你走。”君北漠拉上她的手,声音低沉温和,“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可……”

“没有那么多可是。”他吻上她的额头,“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孟姜笑了出来,眼睛弯似月牙,握紧了君北漠的手,默念古咒,瞬间万千风华退却,四周竖起金碧辉煌的宫殿。

荒古坐在主位上,金眸淡漠,撇过去的时候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意:“千亿年来这个宫殿从来只有我一个,孟姜,君北漠,你们可算得头筹。”

孟姜开口:“你放心,房租我是不会付的。”

完。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