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终章 结局

小说:大内供奉在现代作者:钱鬼更新时间:2018-12-14 15:41字数:499889

连续三天,风平浪静,自从那次伏击后,再没有翻起任何波澜,李文直好似忘记了叶飞的存在,始终没有动手。

但是,风平浪静并不代表安全,叶飞心底的那份危险的预兆更加强烈了,他觉得,冥冥中,好似有一只眼睛,在紧盯着自己,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行动,都更加的小心了。他相信,那雷霆一击即将到来。

除了那种危险的感觉,再没有任何让他不愉快的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叶父叶母前些天已经出国治病了,老大那几个也躲进了黑豹酒吧,童话兄妹和林泉甚至比老大他们去的还早。林诗儿不用叶飞说,已经被她老爸勒令在家,不许出门,不许上学,至于原因,没跟她说。而张玲,第二天就被林诗儿抓去作伴儿了,同去的还有***小玉这个叶飞的地下情人——叶飞就弄不明白,她怎么也跟去了?

到现在,可以用来威胁叶飞的人,都已经处相对安全的状况下,李文直就算想对这些人下手,也无处下手。而叶飞自己,则没事人一样,在学校乱晃。

陈刀的秘书小琳,在被伏击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滨海,去向不明。身边的朋友都走了,宿舍里到了晚上就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也不想回去,趁着夜色明朗,一个人溜到星星湖畔的凉亭小坐。

正在想着心事,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传来。叶飞心生警觉。眉头紧皱,凝神戒备。

来人脚步轻巧,显然不是普通人,只是踩到满地落叶枯枝时,发出地声响虽小,却也不似刻意隐瞒。

应该不是敌人。叶飞心里想着,却不肯放松。这种关键时刻。任何大意都要不得。

一个曼妙的人影出现。来人在树荫处站定,没再前进。

黑色的人影让叶飞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究竟是谁。直到那人从树荫下走出,在漫天的月光下,叶飞才认出她来。

李娜!那个曾经和李玉一起陷害叶飞,害他差点儿死在山上,又和他共御强敌的的美女骑士。

此时地李娜,依然是那身紧身的皮衣服。把她火辣地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蜂腰翘臀,一切都和叶飞记忆中那个身影完美重合。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叶飞疑惑地看着李娜。

李娜面无表情,一路走到叶飞身前一米处停下,神色有些憔悴。

“你,嗯,你来找我?”叶飞不太确定地问道。

“嗯。”李娜点点头。

“有事?”

“嗯,有事。”

“什么事?”

“跟我走一趟吧,找个酒吧。喝一杯慢慢说。”

叶飞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仔细地看着李娜,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点头,“好吧,找个地方喝一杯也好。”

李娜依然是骑着那辆大摩托。在月光下,闪烁着迷人的金属光泽。叶飞坐在李娜的后面,双手抱在她地腰间,感受着女人肌肤惊人的弹性,鼻间缭绕着那熟悉的香味儿。

“坐好。”李娜说了一声后,摩托车慢慢启动。

两个人一路来到一家酒吧。酒吧很大,不过,却没几个客人,三三两两的散落着。酒吧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很轻柔。很有情调。

叶飞两个人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那些人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

李娜带着叶飞,经过一个回旋楼梯。来到了酒吧二楼。在上楼梯地时候,她似乎有些犹豫。

酒吧的二楼都是一个挨一个的包厢,此时,所有的包厢都关闭着,也没有一丝声音。叶飞嘴角微微一笑。

一直来到二楼最里面的包厢,李娜终于停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叶飞,犹豫着,“叶飞,我……”

叶飞忽然竖起中指在她唇边,感受着她柔软的双唇,说道:“不用说,我明白。”说完,便在李娜担忧地目光中,推开门走了进去。推门的一瞬间,他的嘴角还露出来一丝得意的微笑。

这里仍然是个包厢,很大的那种,有近百平方,还附带了一个小小的舞池。此时,在包厢中,正坐着三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都化着浓妆,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调笑着。这个男人,就是李向。此时,李向正抱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调笑着,一双禄山之爪在那两个女人的胸前活动着。在他的对面,坐着两个神色冰冷,浑身散发着冷冽气势地中年男人。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对李向露出不满地神色。

当叶飞推门进来后,李向稍稍一愣,一把推开两个女人,嚣张地大笑起来:“叶飞啊叶飞,没想到,你还真敢来啊,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警惕一点儿,没想到啊没想到,哈哈哈哈……难道,我那位亲爱的,吃里爬外地妹妹没警告你么?哈哈哈哈。”

叶飞心里一惊,他是怎么知道李玉给自己通风报讯的?李玉现在怎么样了?

“没想到什么?”尽管心里并不平静,可他还是淡淡地笑着,眼神却在那两个沉默的男子身上扫视。这两个男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没想到他竟然会笑出来,李向很是不爽地吼道:“别他妈跟老子装糊涂!我在这里等你,你难道不觉得意外?”

“有什么好意外的?”叶飞仍然淡淡地笑着,“我记得。你废掉的,可不是两条腿,在这里见到你,有什么好意外地?对了,李兄,看样子,你的病好了吧?”叶飞的眼角在那两个女人身上扫了一圈儿。嘴角挂着戏虐的笑。

李向惊呆了,叶飞这句话。就像一把利剑,直击他的要害,脸色连续变换。一个没用的男人,这是他最痛苦的事,甚至比被人***还要痛苦。他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把这个坑害自己的家伙干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千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可是,他不敢。叶飞地厉害,他早就见识过了,就这么冲上去,他相信,自己肯定会死的很难看。不过,他并不打算示弱。

“叶飞,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会加倍奉还!”

那两个冷漠的男人也觉得叶飞很过分,李向已经被折腾成这样了,他却还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两人一起站起来,来到李向身后。

有他们两人站在后面,李向的胆气足了许多,他现在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冲上去狠揍叶飞一顿。当然,这种事他是不会干的。他得意地笑着,往后退了几步,躲到那两个男人身后,大笑道:“叶飞,你地确很厉害!不但抢走了我的诗儿,连李玉那臭丫头都被你勾引!还设计陷害,把我弄成这样。我早就发过誓,一定要报仇,要把你加到我身上的一切。都乘以一百倍一千倍还给你!叶飞。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向的声音不小,不过。叶飞根本没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面前这两人身上了。这两个人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种真正的武林高手地凛冽气势。

到了现代,叶飞还从没在任何人身上感受过这种气势,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和他以前见到的那些人都不同。他一直以为,在现代,已经没有几百年前的那种武林高手了,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两个。

很头疼啊!叶飞发现,自己过去想的简单了。他只是很奇怪,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呢?李家又是从哪里找来的?

不用他想了,李向直接给了他答案,“叶飞,你不用再想了,今天你是插翅难逃。这两位,可是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找来地高手,真正的高手!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或许,老子一高兴,能赏你条全尸也说不定。”

“李向,你把李玉怎么样了?”叶飞忽然问道。

李向一愣,“你还在关心那个臭丫头?叶飞,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吧?你自己都离死不远了,还在想别人?哼哼,老子今天心情好,就告诉你吧。那个臭丫头已经被关起来了,怎么样?满意了吧?不过,你放心,她毕竟是我妹妹,只要你死了,她自然没事!”

只是关起来么?叶飞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万一李玉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他会内疚一辈子。

既然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叶飞也不打算再等下去了。这两个男人都是高手,如果等他们主动出手,就太被动了,他可不想这样。所以,他出手了。

太阴指闪电般出手,罩住右边那个男人上半身七处死穴,左腿猛地踢出,直本左边那个男人的下阴处。一招双攻!

两个人显然早有准备,右边那个突然闪到叶飞侧面,双掌平推,波澜不惊地拍向叶飞的侧胸。左边那个却抬腿,迎向叶飞的腿,而且还暗藏变招,如果叶飞收腿躲避,他就变防为攻。

两个人配合默契,一出手,就把叶飞封住。

这个时候,叶飞如果躲开,就会把主动权交到对方手里,如果硬拼一下,就算能拼掉一个,可自己也会被右边男人的双掌拍中。虽然他的这一章掌波澜不惊,可是,叶飞知道,真正的高手,越是这样悄无声息,却是威力越大!

他不敢大意,也不敢硬接,他只能躲。被动就被动吧,总好过被人一掌拍死地好。

他一旋身地功夫,和对方闪电般对了一脚,同时也躲过右边男人的攻击。

这两个人,都是李文直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地高手,代价付了不少。让李向这样地公子哥听了都会觉得肉痛。不过,他们的功夫的确非常强悍。他们刚到的时候试手,把李文直的二十个保镖,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收拾了精光。那过程,看的李向心惊胆战,也信心大涨。这一次,带着这个两个人对付叶飞。他觉得是十拿九稳了。而其间过程也和他想地差不多。那两个人攻势凌厉,招招不离叶飞要害。而叶飞。则像一叶在风雨中飘摇的扁舟,好像随时都会倾覆沉默。几乎一面倒地形势,让他兴奋极了,在一边大声地叫好呼喝。看到兴奋处,还把那两个浓妆女人拉过来一顿狠揉。

外行看热闹,真实情况,却完全不像他看到的那样。虽然叶飞被两人压制。处于下风,却也守的稳稳当当,那两个人虽然攻势凌厉,却始终无法给叶飞造成实质性伤害。而叶飞的反击却往往让他们手忙脚乱。

太阴指的指风始终不离两人身前大穴,只要被点中一下,不说当场毙命,也要丧失战力。所以,那两人不得不谨慎应对。很多绝好机会都不得不在叶飞的反击下放弃。

三个人,就在这个大包厢中陷入了僵持,两个人始终拿叶飞没办法,叶飞一时间也找不到脱身的机会。

时间长了,李向就看出问题了。和他原本地预期似乎不太一样,他以为。以这两个人的功夫,只要一出手,叶飞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这都打了半天,人家还是活蹦乱跳的。李向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对这两个李文直请回来的高手,也越发的不满意了——来之前,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牛,可真一伸手,打了这么半天却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其实。若单论功夫。那两个人也不算弱,比叶飞不如。单个不是叶飞的对手,合力却稳胜叶飞。只是,他们地打斗经验太少了。两个人虽然都是一把年纪了,可平时也就是和师兄弟交流切磋,现代社会,哪儿那么多武林人士让他们打?可叶飞不同,他几十年来,杀的人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打斗经验是他们比不了的。所以,两个人虽然明知道对方不是自己对手,却始终一筹莫展。不过,他们也不担心,时间越长叶飞就越不利。

叶飞的局面越发地凶险,胜利的天平开始渐渐倾斜,他有点儿撑不住了。

李向笑了,这个家伙虽然不会功夫,可眼力还是有的,已经很敏锐地发现,叶飞地情况不太妙了。他哈哈大笑起来,一双手在身边女人肥硕的屁股上捏弄着,“哈哈哈,叶飞,不行了吧?王八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话还没说完,却被一声“砰”的巨响打断,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李向吓了一跳,往外一看,竟然发现李娜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冲了进来。

“你想干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滚出去!”李向大怒。自从那天晚上被叶飞吓了一次,他的胆子就小了好多,刚才李娜的一脚踹门,把他吓了一跳。他以为李娜是进来帮自己的,所以,很不爽地骂了起来。

李娜却没听他的话,对着天花板就是一枪,砰地一声枪响,又把李向吓了一跳,他很是恼怒地准备骂人,却被李娜抢在前面。

李娜吼道:“都给我住手,再不停手,我开枪了!”

这一嗓子完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叶飞三人依然缠斗不休。不是他们不想停,而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谁要是率先停手,保不齐,就会被对手伤到,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李娜,你他妈想干什么?给老子滚出去!”李向气坏了,大骂道。

李娜冷冷看他一眼,没理他。见三个人仍然打个不停,对着叶飞地一个对手开了一枪,枪声过后,那个可怜的家伙直挺挺摔到在地,打腿上了。

这一枪,比刚才那一嗓子可好用多了,还在打斗地两个人瞬间分开。叶飞闪开到一旁,看着李娜。

李娜和他对了一眼,没说话。

见她一枪伤了自己的人,李向怒了,“李娜,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他隐约的觉着。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

“我要带叶飞走。”李娜冷冷地说了一句,也不管李向同不同意,招手对叶飞说道:“叶飞,你过来。”

事情变地有点儿突然,叶飞想了想,往李娜走去。李文直请来的,那个没有受伤的高手下意识地想去拦截。却被李娜用枪一指,顿时停住脚步。他恨恨地瞪着李娜。眼中冒火。和他同来的那个兄弟冲李向骂道:“李向,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李娜,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叶飞是我们李家的仇人吗?”他气坏了,眼看着就要得手,却被李娜个破坏了,还打伤了一个高手。现在,就算没有李娜。他也没把握留下叶飞了。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李家没有关系!”李娜冷冰冰地驳斥道:“叶飞,是小姐的心上人,我有责任保护他!现在,我要带他走,谁敢阻拦,我手里地枪不会客气!”

“李玉,难道是李玉?”李向气疯了。“那个臭丫头,竟然敢坏我的事,我,我……”

“我们之间地事没完。”叶飞冷冷地说道。

李娜侧身让开房门,让叶飞先走。那个没有受伤的高手心有不甘,还想反扑。却被李娜的用枪一指,立刻吓了回去。

************************************************************

这一次形势还是很危险的,从酒吧出来,叶飞还是一身的汗水,刚才动手,体力消耗挺大。如果不是李娜突然出现,结果还真不好说。不过,也算是给他提了个醒,这个时代,不是没有真正的高手。只是平时难得一见罢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心里突然对应对李文直的报复,产生了一丝疑虑。

李娜没有用她地那辆大摩托。而是开出来一辆宝莱。两人一上车,立刻发动车子,飞速离开。也是李向自信太强,认为凭那两个高手,一定可以留下叶飞,没做什么额外的安排,这才让两个人安全离开。

李娜带着叶飞在滨海市区里一通乱转,甚至还跑了很多叶飞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最后,停在一片普通的民宅里,钻进了一间平房。

房子不大,大概四十多平房的样子,不过,东西很全,该有的东西都有。两个人一进房,李娜就一屁股坐在床上,一言不发,脸色很差,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两个人一路上谁都没说话,叶飞本想让她送自己去黑豹酒吧,可仔细一想,最后又放弃了。现在,他肯定已经被盯上了,还是不要去黑豹酒吧的好。甚至李娜的这个地方,肯定都已经不安全了。还是得尽快转移。

等了一会儿,叶飞有些着急。现在可不是发呆地时候,他搬个凳子,坐在李娜对面,没等开口,李娜先轻叹一声,欲言又止。

叶飞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李娜抬头看看他,又是轻叹一声,“是李玉,李玉让我救你的。”说完,她的神色突然转厉,瞪着叶飞,“你知道李玉为你付出了多少么?叶飞,如果你敢对不起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李玉?叶飞心里一惊,这个女孩儿,对自己还真是……他也是轻叹一声,问道:“那也要看能不能活下去了。你打算怎么办?你救了我,李向肯定也把你恨上了,咱们不能在这里待着,得赶快走!”

“我知道,我就是想歇歇,我好累。”李娜神情萎顿,靠在床头。

叶飞知道,她是被刚刚自己做的事刺激了。毕竟,她刚才也算是背叛了家族,虽然她并不是李家的人,可毕竟从小被李文直抚养长大,也算是李家的一份子了,做出这种事,心里一时间过不去也很正常。

两个人待了一会儿,叶飞地电话突然响了。拿出电话一看,是陈刀。

接通电话,陈刀只说了一句话:“马上到我家来,快。”说完,电话就挂了。

叶飞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既然找自己,肯定是有事了。

等他和李娜赶到陈刀那里的时候,却是吓了一跳,他竟然在陈刀家里看到了罗语枚!那个和飘雪相貌一样地美女!

这是怎么回事?叶飞一脑子的问号。

除了罗语枚,还有陈刀的那个女秘书小琳。

小琳会在这里叶飞不吃惊,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而罗语枚竟然在这里。那就太奇怪了。难道,她和陈刀也有什么关系么?

陈刀几个人对于李娜的出现。却没有丝毫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样。

罗语枚为什么在这里,叶飞没问。这不关他事,他随意地问道:“找我来干什么?”

陈刀笑了笑,和罗语枚对视一眼,站起来往楼上走,“你跟我来一下。”

叶飞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好当着李娜说。便站起来跟着去了。李娜在后面哼了一声,也就当没听见,毕竟她的身份挺尴尬的。

陈刀地书房里,他拿出一张滨海市地地图。地图上地一个地方,被画了一个红圈儿,叶飞看了一下,红圈的位置在滨海地南部郊区,叶飞记得。那里好像是一片小型的别墅区。

“这里。”陈刀点着那个红圈儿,对叶飞说道:“这个地方,是李文直的一个重要据点。”

“他家么?”叶飞问。

“不是。”陈刀摇头,“是李文直存放重要文件的一个地方。”

叶飞不知道他的意思,看着他。

“我们需要你,去这里拿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一份文件!”

“什么文件?”

“对付李文直地重要文件。”陈刀解释道:“只要拿到了这份文件。李文直就必死无疑!”

叶飞明白了。看来,陈刀,或者说陈刀后面的人,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只是,他想不通,为什么之前陈刀一副坚决不能和李文直撕破脸的架势,可没几天却改变初衷了呢?

陈刀笑了起来,他知道叶飞在想什么,解释道:“因为小琳。”

叶飞不明白。

“那天遇袭,她的爷爷非常生气。所以……”陈刀摊开手。没继续往下说。不过,叶飞也明白了。看来。这个女人的来头还真的不小,仅仅是因为她殃及池鱼的被人袭击,竟然就能够让某些大人物决定收拾李文直!那么,她的爷爷,肯定不是一般人了,而且,看来非常宠爱她。

陈刀笑了,“我早说过,她会帮上你不少忙地。”

“那,罗语枚是怎么回事?她来滨海不是找人的么?”叶飞又问。

陈刀坐在大椅子上,往后一躺,“她的确是来找人的,和李文直没有关系,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而且,这件事,跟她还有她的家族也刚好有关系,所以……呵呵,你明白的。”

叶飞当然明白了,这种东西,当年他可是见了不少。那些朝廷大臣哪一个不是整天在干这种事?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完成自己地本来任务?

“她找到要找到的人了么?”其实,叶飞一直想不通,柳叶在滨海似乎并没有刻意躲藏。从自己和她接触的那两天看,这丫头还是满嚣张的。罗语枚怎么会找不到?而且竟然还摆脱自己帮忙?

“找到了。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罗语枚找柳叶,只是想问些事情罢了。”陈刀的表情有些古怪,“她们的身上,似乎都隐藏着一些秘密,而两个人的秘密,又好像互相关联。”

“什么秘密?”叶飞心中一动,难道是……

陈刀耸耸肩,“不知道。”

“什么时候动手?”

“越快越好!现在就去!”

*********

失败了?我靠,这他妈也太变态了吧?叶飞恨恨地从那片别墅区逃了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别墅区,竟然让李文直经营的铁通一般。他拿出了全部实力,却依然被满院子地大狗和各种监视仪器以及。一群一群地保镖击败了。他甚至都没办法靠近那栋目标小楼。那些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大狗,在他刚刚靠近别墅围墙地时候,就警惕地发现了侵入者。一阵剧烈的犬吠声,吸引了院子里众多的安全监视器和大批的保镖。结果,他只能灰溜溜地逃离。

失败,太失败了,为什么不能小心点儿呢?叶飞一路摸爬滚打地远离目标。心里气地要死。不过,那种程度的保安力量。估计就是再怎么小心也不可能拿出里面地东西吧?

叶飞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安慰,一边钻进一辆早已守候在路边的汽车里。司机早已发动了车子,叶飞甚至没有坐稳,汽车便轰然开走。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叶飞在一个晚上里,第二次走进陈刀的家。

依然守候在客厅里的三个人见他两手空空地回来,就知道他没有成功。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陈刀和小琳,罗语枚却好似并不在意,摆弄着手里的酒杯。

“我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罗语枚轻轻把玩手里的杯子,说道:“叶飞地功夫是不错,不过。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拿到?我早就说话,这么干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小琳怒气冲天,“如果不是你说非要搞到足够的东西,我们也不用非要弄这样的计划!”

“不是我说的,是……”罗语枚丝毫不受她的怒火影响。用手指向上捅了捅,“我们罗家跟你们不一样,李文直虽然只是一个商人,可他背后的人物,可不是这么好惹的。用强地话,虽然不敢说不会成功,可是,代价太大了,而且影响非常不好。”

“罗小姐,这是令尊的意思么?”陈刀忽然问道。

“是的。”罗语枚点点头。补充了一句:“这是底线!”

“底线?什么底线?现在我们拿不到那个东西。难道就什么都不做么?”小琳愤怒地盯着罗语枚。

“没办法,对不起。帮不到你们。”罗语枚站起来,“很晚了,我要回去了。陈总,谢谢你的酒。”

罗语枚走了,陈刀和小琳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都很无奈。

过了一会儿,小琳突然问道:“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陈刀也没办法,“我不知道。如果没有罗家的帮助,李文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有什么难地?一个商人而已!”小琳不屑地说道。

“没错,一个商人而已。可是,他可不仅仅是个商人!”

叶飞静静的坐着,慢慢地想着。陈刀他们的烦恼他并不在乎,他在意的,是那两个高手。今天晚上被李向伏击,那两个高手差点儿就让自己回不来。如果再来一次,他可不敢保证还会有人帮自己。他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如果继续这样任凭李文直出招,可太被动了。

“妈的,干脆,我们直接弄死他算了。就像当年他对付刘烨那样。他既然能做出那种事来,咱们还在乎什么?他可以做,我们一样可以做!”小琳狠狠地说道。看的出来,她真的快恨死李文直了。

“不行不行。”陈刀摇头,“当年他之所以敢那么做,是因为有人愿意给他擦屁股,而且,刘烨的背景比起他来可差得远了,不然也不会落了这个下场。如果我们也这么干……”

“干了又怎样?难道他还能吃了我们?只要我们手脚干净点,别留下实实在在的证据,谁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哼,他有人擦屁股,难道我们就没有么?到时候,事情也做了,人也死了,我就不信那些老头子会为了个死人拼命!”

叶飞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的目地很简单,就是想出那口气,那口被人伏击地气。所以,做事有些不管不顾的。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反正人都死了,还在乎什么?而且,这样做等于是替他彻底解决了李家地威胁,剩下一个李向。翻不起多大浪花儿来。

“嗯……这样不行吧……”陈刀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行地?只要没有证据,那些老头子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你别看刚才姓罗的说的那么坚决,哼哼,到时候只要我们做到了,罗家还不是一样的最终受益人?而且……”小琳眼珠儿一转,瞄了瞄叶飞,嘿嘿一笑。“而且,以叶飞和林家的关系。以林家和罗家的关系,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叶飞没想到竟然扯到自己身上了。

小琳狠瞪他一眼,“花心鬼!”

“可是,怎么才能做到不留一丝痕迹呢?”陈刀有些犹豫。

“不留痕迹?且。”小琳嗤笑道:“陈刀,我看你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当年的勇气哪儿去了?这种事,想不留一丝痕迹。可能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干地。我们要做的,只是不要留下直接证据,明白么?只要没有直接证据,你管他们怎么想?怎么看?难道谁还敢抓你不成?”

陈刀想了很久,低着头,不说话,闷头沉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飞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才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我同意!不过,有两点。第一,不论怎么做,一定要保证成功。如果不能成功就宁可不做。第二,一定不能留下丝毫证据。只要做到这两点。我就答应。你觉得,谁做比较合适?”

“还是我来吧。”叶飞缓缓说道。既然他们下定了决心,叶飞也不想躲了,反正成与不成就这一下子了,他可不想继续和李文直捉迷藏了。

“你有把握么?”两个人同时看向他。

“试试吧,不过,我要一个机会!如果有一个机会,我想,应该能成。”

“这个没问题,机会有。”陈刀一拍巴掌站了起来。“但是。你一定不能留下任何证据,明白么?”

叶飞看了他一眼。“你怕什么?就算出了什么事,也跟你们没关系!”

叶飞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去的,他带了个帮手,林芸。只不过,林芸对于这种事情的熟练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而她的手段,也让叶飞忽然发现,自己真的落后了。

一把射程超过一千两百米的狙击枪,让李文直在她地瞄准镜下,无所遁形。看到她稳稳地握着枪托,瞄准。

专业的架势,让叶飞知道,如果李文直真的出现在她的瞄准镜下,必死无疑!

叶飞手里的对讲机响了,他现在扮演的,是狙击手助手的角色。对讲机里传来陈刀的声音:“李文直要出现了。”

果然,李文直出现在了叶飞地望远镜里。只是,他的眼睛刚刚眨了一下,就看到李文直的脑袋上,爆出一团血花儿,他的身体直挺挺地摔倒在地,周围一片混乱。

叶飞愣了一下,却被林芸猛地拉了一把,“快走,他们马上就会上来搜索,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看着林芸熟练敏捷的动作,还有平静的表情,叶飞越发觉得,这个女孩儿地可怕。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叶飞一边和林芸飞速离开现场,一边问。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不止一次,只是,每次都很委婉,而林芸和就很委婉地顶了回去。直到他准备找林芸的哥哥出面帮忙的时候,这个女孩儿才提出可以帮他。他还以为开玩笑,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任务。只要两个人从这里逃离,就算彻底完成了陈刀的那两点。

“杀手!”这一次,林芸没有搪塞,叶飞问的直接,她也答的干脆。

只是,这个答案,似乎有点儿太惊人了,叶飞差点儿摔一跟头,吼道:“你说什么?杀手?”他有些不太相信,这么漂亮的女孩儿,竟然是杀手?虽然她的枪法很好,可,可杀手?这也太惊人了吧?

两个人一路狂奔,终于,在李文直保镖冲过来之前安全转移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两个人迅速钻进车子,在李文直地人追上来之前,逃离了。只是在空气中,留下了林芸地声音:“我过去,是世界排名前十的杀手……”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