爻森是个永远处在视线中央的闪耀、魅力的人,喜欢上他这件事邵涵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邵涵也是个普通人,大家都喜欢的人,他也偷偷地喜欢。邵涵一怔,眼里出现了几分困惑:“记得,怎么了?”这双觊觎多时的嘴唇和想象中一样柔软青涩,爻森托着邵涵下巴的手指忍不住微微用力,迫使邵涵张开了嘴唇。邵涵没想到爻森第一次吻他就这么大胆,却也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任凭他探了进去。“他说一个选手最重要的品质是学会观察。”爻森嘴角带着些许的弧度,并不逼人,但却让人无端紧张,“邵涵,你的观察能力怎么样?”“……那你为什么不说?”爻森回头看了白悦一眼,沉默了片刻,道:“老白,老王喊你回去,说有事儿。”而此时此刻邵涵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不确定的惊慌和紧张,这让爻森觉得,有些事确实等不下去了,他也不需要再等了。“那你为什么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呢?”爻森冷不丁地丢下一颗炸弹,直接把邵涵的脑子给搅得天翻地覆。不等懵懵的邵涵做出什么反应,爻森又微微靠近了他,继续道,“还是说你其实看出来了,只是不肯相信?”爻森靠在邵涵的肩头轻轻地笑了一声,闭上眼睛道:“放心吧,开个玩笑,只是想抱抱你。当然如果你同意我亲你的话,我就亲。我不想强吻你,但是你愿意的话就不是强吻了。”

邵涵轻轻拽下爻森的手臂,微微移开视线:“爻森,说实话我的确没打算和你告白。理性上,这件事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因为我毕竟是个男生,而且我是天生的同性恋,有些事你可能……没那么了解。”“……那你为什么不说?”“他说一个选手最重要的品质是学会观察。”爻森嘴角带着些许的弧度,并不逼人,但却让人无端紧张,“邵涵,你的观察能力怎么样?”爻森:“你还记得那天凯哥跟我们说的话吗?”邵涵越发觉得一头雾水,但他还是顺着爻森回答了下去:“……大概还行吧。”而此时此刻邵涵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不确定的惊慌和紧张,这让爻森觉得,有些事确实等不下去了,他也不需要再等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邵涵被他问得有些羞恼,胡乱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唇角,不太好意思抬头直面爻森的视线:“……是。”爻森的话一遍一遍在他脑海中回响,他说的其实一点没错,邵涵的确有察觉出爻森对他的与众不同。可是,他也确实没有底气往那方面想。爻森靠近邵涵的嘴唇,后者紧张地往后退了一步,后背却抵上了栏杆。邵涵知道爻森要吻他,耳朵一下发红,嘴唇抿得紧紧的,手抓紧了爻森的胳膊肘,迟疑了一阵,却没有把他推开。爻森却在即将触碰到邵涵嘴唇的前一刻停下了,邵涵微微睁开眼睛,心里有些隐隐地感觉爻森是否还在犹豫能不能接受和男生的亲密举动。他顿了顿,才道:“既然你也喜欢我,那就应该同意。”邵涵一怔,眼里出现了几分困惑:“记得,怎么了?”邵涵的声音少见地带了几分紧迫和急切,脸颊也紧张得发红:“……爻森!”可是当大家都喜欢的人说喜欢自己的时候,这件事就不那么容易被人相信了。邵涵的声音少见地带了几分紧迫和急切,脸颊也紧张得发红:“……爻森!”爻森的话一遍一遍在他脑海中回响,他说的其实一点没错,邵涵的确有察觉出爻森对他的与众不同。可是,他也确实没有底气往那方面想。“是不是?”

上一篇:港媒:中国的机器人“晓医”经由过程医师资格测验

下一篇:北京市教委:减强幼女教师准进天分检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